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旅遊策展人/Loca的冒險旅行 驚險有如電影情節

對滑雪教練、專業領隊、部落客Loca來說,人生是由一連串的冒險所組成,過去Loca也曾依循主流社會價值,準備投入資訊科技產業工作,當名上班族,但在經過澳洲打工度假、三年流浪40個國家的冒險旅程之後,他對人生有了截然不同的見解與看法。

Loca喜歡滑雪、潛水,夢想從事最新鮮、最刺激的極限運動,在旅行中,當過沙發客、搭便車族,不過大學念資訊工程的他,原來應該是每天守在電腦前的宅男,因為大學畢業後英文檢測失敗,進不了外商公司工作,所以後來到了澳洲打工度假,在滑雪場打工學會滑雪,愛上旅行與冒險,改變了他的人生道路。

你能想像電影《血鑽石》中非洲地區戰亂的情節,在真實生活中上演嗎?所謂冒險,就是在旅途中會遇到恐懼的時刻,Loca在三年的環遊世界流浪歷程中,在非洲肯亞遇到暴動,子彈、坦克車就在旁邊飛竄穿越,在印度被非法集團軟禁過,在紐約被黑人用槍抵著搶劫,有如電影的情節成為真實發生事件,在經歷有可能喪命或傷殘的種種險境之後,及一連串冥冥中安排的人生轉戾點,Loca不禁開始相信,他至今還存活在世界上,必然還負有某種天命,現在的他把每天都當成人生最後一天來生活,真正活在當下,他想要把他的旅遊經歷,與別人分享。

有些人把及時行樂當成活在當下,Loca卻不這樣認為,他覺得活在當下,是珍惜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時刻,想做的事把握機會去做,想說的話也不要埋在心裡,現在的他不樂觀也不悲觀,就是隨遇而安,接受生命帶來的學習與挑戰。

在Loca的流浪旅行中,印度改變他最大,埃及是他待最久的地方,現在若有人想不開,他會建議對方去印度走一趟,印度對他的內心衝擊很大,原來他是物質慾望強烈的人,因為旅行讓他學會以低限方式生存。

原來根本不喜歡寫文字的Loca,強迫自己花了一年時間,把旅行經歷寫成部落格文章,也到處演講、上電視,他目前也正把旅行冒險經歷寫成書,預計年底出版,打算到大專院校巡迴演講,並計畫把出書獲得的版稅捐出來,成立一個基金,贊助別人去國外旅行、到第三世界當國際志工。

Loca認為,冒險除了是具挑戰性的運動之外,更是讓自己去完全陌生的地方。現在年輕人會冠冕堂皇地說要改變世界,但如果不能先改變自己,要怎麼改變世界?若一直在做自己熟悉的事,就沒法有所改變。

「冒險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你去嘗試你會恐懼的事物,然後你有了機會去突破自己,在從事這些冒險時,你有機會去看到另一個自己,重新去檢視自己,也可以說是重生,每次重生就會獲得新的思緒,去思考自己,若不如此,你的思考就會一直囿限於舊有的模式中。」這就是Loca喜愛冒險的原因。

其實Loca也不建議一般人去危險的地方旅行,不鼓勵大家和他一樣,重點是自己要去評估個人能承受的程度,承受度低的人,不妨就參考外交部公布的旅遊警戒度。

「恐懼不會要你的命,慌張才會要你的命。」恐懼的人會害怕,但他還有理智可判斷,慌張的人是已經喪失理智。Loca舉他在肯亞的例子,當時大家急著逃,但他第一時間是找東西掩護,看一下狀況思考如何走,而不是跟著跑。

不過Loca自承擁有兩極雙重性格,別人覺得他很陽光、健談,但他也有完全相反的另外一面,他至今還是個宅男,若沒出國他就只想待在家裡、不想和人說話,他覺得也就是因為有這樣很衝突的個性,所以他喜歡嘗試新事物、大膽冒險。

旅行對Loca來說,是無時不刻都存在的生命狀態,即時在台灣,他也覺得像在旅行,他已過了六、七年的背包客生活,在台北,他也像背包客,常常在走路,例如半夜一個人步行一小時走回家。

Loca現在除了帶團之外,也成立自己的公司,從事文創、電子商務與人道救援的國際志工等業務內容,他覺得去當國際志工,其實不是我們去幫助別人,我們只是把力量帶去,是對方在幫助我們修補自己,我們可能從受殘的人、純真孩童的一滴淚或笑容,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所謂的天命。

【延伸資訊】http://loco-loca.blogspot.tw/

更多相關資訊,請上欣旅遊:http://solomo.xinmedia.com/travel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