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新舞台別搬家 3藝文大師聲援

立報/本報訊 2013.05.13 00:00
【記者黃文鈴台北報導】「劇院不是一個房子而已。」台北東區的新舞台成立16年來,儼然成為台北人的集體記憶。由於贊助企業中信銀總部將搬遷至南港,雲門創辦人林懷民、文學大師白先勇與文化學者林谷芳13日召開記者會,呼籲新舞台原址保留,因為「一座劇院在城市的文化價值,不能夠重新開始。」歷史地位不容忽視林懷民提及,新舞台的歷史可追溯至1916年,當年辜顯榮從日本人手上買下位於大稻埕的劇院「淡水戲館」,改建為「台灣新舞台」。當中演過許多戲劇,其中最重要的台灣劇場根基便是顧正秋率領的顧劇團。直到顧劇團解散後,台灣各軍隊的京劇根苗擴散開來,直至二戰遭美軍炸燬。而後等到1992年辜振甫與辜濂松透過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文教基金會,在信義計畫區新址重生。林懷民說,儘管它的歷史曾經斷過,最難得的是這座劇院能夠重新站起來。他指出,每個受邀來台表演的國際團隊都會稱讚新舞台是以藝術家為重、提供最多協助的戲院。幾乎每個團隊都會問他:「為什麼你們有這樣世界一流的觀眾?」林懷民強調,劇場經營文化不是一兩天速成的,包括觀戲態度都需慢慢培養。「我擔心就算搬到南港,人的文化是要斷掉的。」他指出,新舞台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劇院,也是台灣唯一一座民間經營的劇院。儘管有兩廳院和城市舞台,但新舞台是台北最精緻的中型劇院,地位難以比擬。林懷民說,有次在街上遇到香港朋友,對方特地來台北度週末,去了誠品信義店之後,再去新舞台看戲,第二天就回香港了。由此可見兩座相鄰建築物「文化標的的高度」,「到了南港去,這個呼應就缺了。」 ▲林懷民表示,新舞臺是台灣劇場歷史最久的劇院,也是唯一的中型、精緻、民間劇場,一流的軟硬體設施,如果搬到南港,擔心無法回復昔日劇院風采而被迫熄燈。(圖文/姜林佑)大陸拚命蓋劇場 台灣呢?白先勇則說,到新舞台不光是去看戲,而是去參加一場文化儀式。提倡崑曲多年的他認為,能容納9百餘名觀眾的新舞台是全台最適合崑曲演出的場所,對於中小型演出的地位無可取代,因為大型演出已經有國家戲劇院與國父紀念館。他提及,日前在上海推廣崑曲,預計將《永遠的尹雪艷》改編成舞台劇。而這齣戲將於上海新落成的文化廣場演出。林懷民搭腔:「這座劇院嚇死人了。」不僅擁有1,949個座位,更座落於浦西最黃金的地段,劇院請德國人設計,不論音響或舞台都非常豪華。白先勇發現,近來大陸「拚命蓋」劇院,上海極力恢復舊日榮景。因為過去老上海是演藝中心,如今結合3座大劇院、東方藝術中心與文化廣場。「我剛剛在那裡(文化廣場)看完戲,我相信走進劇院的上海市民,心中是相當驕傲的。」他也認為,一座城市的發展若少了文化,就僅只是座商業城而已。林懷民也指出,大陸10幾年來建造近百家劇院,最小的規模也有國家劇院大。未來更預計在二線城市興建8百家至1千家劇院。反觀國家戲劇院即將在2015年翻修,屆時若少了新舞台,台北就只剩城市舞台了。 ▲白先勇認為,台北市為「設計之都、創意城市」,市區土地價格昂貴,將展演廳往郊區移動是與「文化之都」背道而馳的做法,而企業應多為都市的文化建設努力。(圖文/姜林佑)盼文化部居中斡旋白先勇希望喚起企業家對文化的使命感,就如紐約歌劇院也是靠企業家的支持才得以延續。林懷民也贊同,他認為中信銀每年貼上千萬元經費維繫新舞台,對文化推展不遺餘力,讓他非常感動。他相信辜仲諒對新舞台關心仍在,希望新舞台不要搬家。但他也強調,辜家並沒有欠社會,外界不應強加道德責任在企業上,一切需尊重中信的意願。林谷芳也認為,不應對中信構成道德壓力。若外界以自以為的道德高度評斷這件事,「我們就是不道德的。」他與白先勇都呼籲,希望同樣關心文化的人站出來,表達原址保留的心聲,讓企業和政府都聽得到。白先勇呼籲,政府應該有積極作為,希望文化部居中斡旋。林懷民則說,再3年就是新舞台成立百週年,希望能在東區現址慶祝新舞台百週年生日。 ▲林谷芳表示,新舞台具有其歷史定位,少見由私人經營,地處信義商圈有一種標竿及象徵意義,讓商業和文化藝術產生關聯,如同台北書院位在西門町商圈,吸引國外遊客造訪,新舞台也具備相似特色。(圖文/姜林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