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颱風 LINE 行政院

世界傳真:經濟危機肆虐 希臘學童常餓肚子

立報/本報訊 2013.05.12 00:00
譯寫■葉興台作為小學校長,李奧尼達斯.尼卡斯(Leonidas Nikas)習慣看到小學生玩耍、歡笑和對未來充滿夢想,如今情況已完全不同,他看到希臘過去不可能發生的情況:小學生從學校垃圾筒裡翻找食物,肚子很餓的小學生懇求同伴留點剩飯給他們,11歲的男孩潘提利斯.佩卓基斯(Pantelis Petrakis)甚至因為肚子餓而痛到彎腰。尼卡斯在狹小的學校辦公室裡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操場上不時傳來學童玩跳繩的聲音。這所小學靠近雅典郊區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居住了很多勞工階級。尼卡斯指出:「佩卓基斯在家裡幾乎沒有進食。」他找過佩卓基斯的家長,兩夫婦既慚愧又尷尬,但也坦承她們已經好幾個月找不到工作,存款也已用光,現在靠配給的麵團和調味番茄醬過活。尼卡斯表示:「我過去有很多瘋狂的夢想,卻從未預期過我們今天會面臨這種情況,即很多希臘兒童餓著肚子上學。今天很多希臘家庭不僅面臨到就業困難,更面臨到生存問題。」糧食不安全等同非洲希臘經濟宛如自由落體,過去5年萎縮了20%,失業率超過27%,為歐洲最高,每10名求職者中就有6名表示,失業已超過1年。這些統計數字正在改變育有子女的希臘家庭生活,根據民間團體和希臘政府的報告,這些孩子經常在餓肚子或沒吃飽的情況下上學,甚至出現營養不良的情況。根據雅典大學醫學院教授雅典娜.里諾斯(Athena Linos)的統計,去年10%的希臘中小學學生蒙受公衛專家所稱的「糧食不安全」之苦,意味了他們面臨了飢餓或飢餓的風險。里諾斯目前擔任非政府健康組織Prolepsis糧食援助計畫的負責人,她指出:「談到糧食不安全,希臘目前已經落到與若干非洲國家同樣的水準。」▲希臘貧童在排隊領取食物,圖攝於2012年4月24日。(圖文/路透)不像美國的中小學,希臘中小學並未提供營養午餐,學生得自備午餐或去福利社買,但對收入減少或完全沒有收入的希臘家庭而言,已越來越無法承擔小孩的午餐費用。加上國際債權人要求希臘政府實施新的撙節措施,包括提高電費和降低對大家庭的補貼,失去工作的家長只能眼睜睜看著存款和各項補貼快速消失。在阿查尼斯(Acharnes)就讀第九中學的15歲學生伊凡吉莉雅.卡拉卡克夏(Evangelia Karakaxa)表示:「我聽到周遭的小孩說:『我爸媽沒有半毛錢,我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阿查尼斯是一個位於阿提卡(Attica)山麓的中產階級城鎮,過去的進口活動非常暢旺,但在希臘爆發經濟危機後,數千名在工廠上班的工人遭到解雇。卡拉卡克夏的幾個同學經常感到飢餓,其中1位男同學最近還餓到暈倒,有些小孩開始偷食物。儘管卡拉卡克夏不想為他們辯解,卻了解他們的痛苦,她說:「那些吃得飽的同學永遠不了解吃不飽的人。」卡拉卡克夏落寞地說:「我們的夢破碎了!他們說,當你溺死的時候,生命中的浮光掠影會在眼前閃過,但我覺得希臘人好像是慢慢窒息而死。」卡拉卡克夏的父母雖然失業,但家裡的情況還不像同學那樣糟。惡化速度讓人措手不及在第九中學任教的亞歷珊卓.裴利(Alexandra Perri)表示,該校280名學生中至少有60人出現營養不良的情況,過去吹噓吃了多少甜食和肉類的學生,現在說每天都吃煮通心麵、扁豆、米飯或馬鈴薯,都是一些便宜的東西。今年營養不良的學生人數大幅增加。裴利強忍住眼淚指出:「1年前,情況不像如此,令人震驚的是惡化的速度。」希臘政府起初駁斥這些報導過於誇大,最近卻坦承必須處理學生營養不良的問題。但由於希臘政府目前最優先的工作在於償還紓困金,希臘國庫已沒有多餘的資金。尼卡司指出,他知道希臘政府正竭盡所能修復經濟,有關希臘退出歐元區的說法已無人再提,對國際社會而言,希臘的情勢似乎正在好轉。但尼卡斯說:「但把這點告訴佩卓基斯一家人,他們都不覺得自己的生活有所改善。」在佩卓基斯漆黑的公寓裡,他的母親瑟米琳娜.佩卓基斯(Themelina Petrakis)在最近的一個週末打開冰箱和廚櫃,裡頭只有調味番茄醬和其他調味品的罐子、通心麵和她從市中心要到的一點剩飯。佩卓基斯家起先還過得去,租得起了一間有液晶電視和電玩的寬敞公寓,甚至有能力幫助別人。但去年12月當41歲的大家長麥克利斯.佩卓基斯(Michalis Petrakis)丟掉造船廠的工作後,情況就完全不同了,他說公司已5個月未發薪水。兩夫婦因此負擔不起房租,今年2月連存款都花光。36歲的佩卓基斯太太邊輕撫兒子的頭邊說:「當校長打電話來時,我得告訴他:『我們沒有食物。』」佩卓基斯先生說,一再找不到新工作後,他覺得自己很無用,當家裡的食物越來越少時,他開始不吃飽,體重很快就降下來。佩卓基斯先生流著淚說:「去年夏天我還有工作的時候,我甚至得丟掉過剩的麵包,現在我坐困家中,絞盡腦汁地試圖想出未來將如何過活。」感覺飢餓時,佩卓基斯太太的解決之道很簡單,她說:「當你餓到發暈,睡一覺就忘記飢餓了。」政府與組織竭力救濟根據2012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報告,育有子女的希臘最貧困家庭中,超過26%的伙食很差。移民家庭遭到的衝擊最大,但正快速擴大到都會地區的希臘家庭,因其中一個家長面臨到永久性失業。在鄉下地區,希臘人至少還可以種點菜或養些家禽來養活自己,但這不足以解決問題。在離雅典西北方1個小時車程的工業城鎮阿斯普洛普里哥斯(Aspropyrgos),42歲的家長尼可斯.曹法爾(Nicos Tsoufar)坐在3個小孩就讀的學校裡,神情茫然地瞪著前方。在非政府健康組織Prolepsis的資助下,該校獲得免費的午餐,曹法爾說,他的3個小孩很需要這些午餐。曹法爾已3年找不到工作,他說,現在他和家人只能靠吃青菜過活,並在附近的田裡找蝸牛來補充營養。曹法爾痛苦地說:「你不能靠青菜來取得營養,抓蝸牛是不得已的選擇,我沒有其他替代方案。」希臘政府和像Prolepsis的組織正竭盡所能地讓窮苦學生吃飯。去年Prolepsis啟動一個試驗性計畫,在34所公立學校提供三明治、水果和牛奶,參與的6千4百個家庭中,超過一半表示,都曾經歷過中度至嚴重的飢餓。在這個計畫實施後,這個比例下降至41%。國際慈善組織史塔若斯.尼亞克斯(Stavros Niarchos)基金會資助這個計畫800萬美元(台幣2.4億元),今年這項計畫擴大至希臘120所公立學校,受惠的孩子達2萬人。希臘教育部長康斯坦丁諾斯.阿爾瓦尼托普洛斯(Konstantinos Arvanitopoulos)表示,希臘政府已爭取到歐盟資金,將在學校提供水果和牛奶,以及發放麵包券和乳酪兌換券。希臘政府還與希臘東正教會合作,提供數千個愛心包裹。他說:「在當前財政困難的情況下,這是我們至少能做的事。」小學校長尼卡斯也視此問題為己任,他正在該校籌組食品捐贈活動。他認為歐盟對希臘的問題根本不聞不問,並對此感到憤怒。尼卡斯說:「我不是說我們應該等著別人援助,但除非歐盟像我們學校一樣採取行動,像一個大家庭一樣彼此互助,我們肯定會完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