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一只耳環 串起無血緣的母女緣

愛在雲南的女兒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陳清芳台北11日電)歐麗惠將40年從不取下的耳環,用顫抖的雙手,戴在和珍珠的耳上,這一刻,終身未嫁的她和雲南的孤女,結下超越2500公里的母女緣。

歐麗惠是學生口中的「小小老師」,退休後,投入公益平台、至善基金會的攝影志工,每週固定新竹縣尖石鄉擔任多元社團課程的義工老師,今年4月,她隨著至善基金會,去探望她在雲南認養的女孩,用鏡頭捕捉她在那裡的「女兒」。

出發之前,歐麗惠只知道女孩名叫和珍珠,「被父母遺棄,與舅舅相依為命」的蒼白資訊,到了麗江的學校,和珍珠的形象活了起來,有著開朗的笑容,她欣慰:「我的珍珠,就像我想像中的樣子」,等到拜訪和珍珠的家,她感到不捨又難過「怎麼連個牆壁、門都沒有」,又一直想著「我能給她什麼」。

和珍珠就像許多生長在玉龍納西族自治縣的大山女孩一樣,因為家貧路遠,就學之路艱難,耽誤上學,現在讀國三。她住在沒有牆壁的二層板房裡,連家徒四壁都稱不上,沒水沒電,住樓下的舅舅用塑膠布,隔開灶房和雜物間。

二樓有個房間,勉強有個門,房裡糊著報紙,卻打理得乾乾淨淨,這是和珍珠的房間,房間透風不冷嗎?和珍珠笑著回答:「樓下灶上燒著火,不冷」。拼湊的樓板有縫,和珍珠小時候曾一覺睡醒才發現自己跌到樓下,在些許乾草、核桃散落的角落,有張矮方桌,那是和珍珠就著自然光做功課的地方。

房裡唯一掛著東西引起歐麗惠的注意,那是一串藥瓶子,和珍珠說,用外婆的藥瓶做的許願瓶,裡面裝的願望是希望見面媽媽。一談到媽媽,這個愛笑的女孩,一向彎彎上揚的眼角和嘴角,下垂了,內心的矛盾,浮在臉上。

和珍珠對父親沒印象,5個月大時,母親把她送回娘家就不聞不問,等到她長大再次見到母親,是去年外婆過世時由鄰居通知母親回來奔喪。她說,舅舅本來有機會成家,都是為了照顧她才放棄,「媽媽要把我帶走,我捨不得舅舅」。

那次的母女相會,和珍珠頂嘴:「我不是妳養大的」,母親斥責「我養了一隻白眼狼」的吵架收尾,母親怒得再次不告而別。直到歐麗惠的到訪,稍稍彌補她對母愛的思慕 。

看到壁上貼著「難得糊塗」的小海報,那是和珍珠用零用錢買來僅有心愛小物,歐麗惠忍不住會心一笑,原來「我們看法一致」。她拍拍珍珠肩,輕輕擁著,擁著珍珠,忍不住輕輕擁著她,拍拍她的肩,拿著自己舊毛衣,叮嚀著「這有媽媽的味道,想我的時候,穿上吧!」

在為珍珠戴上耳環時,歐麗惠說,看到珍珠有穿耳洞,當地老人家說這樣能治弱視,她想都沒想,也不知為何,取下自己的一只耳環,那是她18歲離開故鄉馬來西亞前,母親送的禮物,她戴在耳上從未取下。

珍珠先前被問到希望認養人帶來何種禮物時,她回答「沒有」。是巧合也是緣分,她在18歲收到滿懷母愛的耳環,除了愛,她別無所求。1020511

(中央社記者陳清芳雲南攝 102年5月11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