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貓眼的世界:分裂

立報/本報訊 2013.05.09 00:00
■黃懷軒生活在這樣的時代這樣的社會,我時常都有精神分裂的感覺。彷彿自己不是一個完整的個體,時時刻刻分裂著。處在一個矛盾的環境,為了保護自己,得準備許多不同的「我」,好在不同的分裂時刻拿出來放在對方面前。設計是個務實的行業,追求的是處理問題的美好方式,不論是何種設計領域。可台灣設計業不來這套,江湖走跳全靠一張嘴,說得好比做的好重要,反正遇到腦子清楚的業主有幾多?大部分都只要設計師提供一種足以炫耀的虛華。這裡的人們不習慣買賣看不見的想法、創意、觀念,只想交易實質的虛榮。這社會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但絕大多數的人總是令我感覺缺乏真實感。台灣的人們總是好像被一種薄膜或是殼一樣的東西罩住一般,遠看隔座山,近看隔層紗,通常最能夠準確判斷其所作所為所思所想念茲在茲的標準,大概都是利益,不論是金錢、權力或是名氣皆是。利益的硬殼把人們的靈魂全困在鼻屎大的丁點地方,密不透風,悶不透氣。了不得的是即便殼也還是有等級的分別。硬殼軟殼、金殼銀殼、雕花鑲鑽各有特色,人們以殼自豪,顧盼自雄。各級別之間還會相互較勁,想方設法把殼弄得華麗亮閃閃,好像不逼迫別人注意到自己是種罪行一般。台灣的設計產業數十年來的進程中,製造出的問題比解決的還多。好大喜功的設計思維自政府、學校到民間連成一氣,社會的集體風氣造就出一堆精神分裂的設計師,口若懸河說得好聽洋洋自得,但蓋出來的建築、室內、展場卻是這麼的不堪入目草草了事;喊了多年的文創,只扶植出一堆唯利是圖的財團及廠商。其實不止設計師,一大堆需要深究的專業工作大都早沒了專業的堅持,看來只得不斷精神分裂迎合業主的要求。但是時代氣氛只是一種社會現象,再怎麼變化,改變的也只是道德感、社會規則這種表象,終究不是塑造人的唯一條件。人性豈是這麼容易改變的一種東西,如果不是我們本性如此貪婪浮誇,又如何會造就這樣的產業環境?進入業界也已十年,始終覺得自己適應不良。但是這種適應不良其實比較像是水土不服。日子久了,通常這種時候,我就開始分裂了,面對各種不同業主或廠商,就會有不同的我出現,為了糊口,覺得自己開始一磚一瓦地建造自己的牢籠,即使我的殼和其他人比起來大概顯得單薄,但我仍舊為了這個令我人格分裂的殼感到惆悵。絲毫無法顧盼自雄,得意洋洋,反倒羞愧得不得了。 (展示設計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