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讀者來稿:沒有田地的部落

立報/本報訊 2013.05.08 00:00
■黃榮墩我在台北賣崩盤的蔬菜已經一年多了,這項助農的好人運動包括企業高麗菜日、青年街頭叫賣與社區好人菜攤三個部分。在生產端,包括進入果菜批發市場購買崩盤蔬菜拉抬菜價,或者推動家長種菜計畫的弱勢農民直接契作,建立農民與「吃飯部隊」(社會大眾)之間的互助模式。前者具有加速配送、拉抬菜價的作用。後者則是用保證收購的方式直接讓農民穩定生產。這一年來,經常在往返花蓮與台北時,將物資送往蘇拉颱風的受災區和平鄉和中村,來往日久,漸漸獲得村民的信任。我經常向他們提起:「你們這裡可以種什麼,我來幫忙賣」、「養雞可以嗎?」、「還是來種玉米?」太魯閣族的楊大哥說:「沒有地怎麼種!」這次送家具到和中,族人姑目告訴我,地都是國家的怎麼種?部落裡的老太太則跟我說,颱風的土石流蓋住田地,就算偷種,砂石地也種不出東西。原來,政府在推動水泥專業區時將原住民土地徵收。然而,隨著現實情形的改變,許多土地並未積極利用,成為閒置土地。這些土地不是屬於政府的,就是屬於企業的。原住民生產資源的土地,並不屬於他們。他們成了沒有田地的部落。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秀林鄉其他地區。20多年前以及最近一次的蘇花高速公路徵收,讓這些原本耕地稀少的部落讓出了更大比率的土地資源,加速也加劇部落對農田以外的經濟生活的依賴。然而經濟政策更不上時代需求,原本推動徵收的原因甚至已經消失,土地卻荒廢了十幾年。蘇花高速公路也已經修改為蘇花改善道路,但是為了公共利益受到徵收的土地卻沒有較為積極的使用計畫。政府慢吞吞的行動,完成徵收後就沒有時間壓力。被徵收、失去土地的原住民部落,則是看著土地不屬於部落之後,一年又一年的荒置。唉,真想去偷種菜。政府以及台泥公司,趕快將未使用或不使用的土地還給人民,讓居民用他們熟悉的方式生活。5月初反美麗灣的原住民族人從台東走路走到台北來了,他們的情形不也是一樣嗎?當企業和地方政府結合推動開發案,住民隨著依賴生產的土地流失,只能成為開發案當中的基層工人和外籍勞工一起工作。違法偷跑的美麗灣度假村還直挺挺的站在那裡,族人們怎麼不擔心?土地是部落賴以生存的資源,在官員的眼中卻是領了錢、誰也不欠誰,完成徵收的土地,就算閒置也沒你的事情。我在賣菜,許多人也發現買菜是幫助部落生活的一種方法;一直幫下去卻意外的發現:原來有些部落沒有地、連耕種也不被允許。這是多麼畸形的結果。(花蓮縣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理事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