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富丞 皇蛾 席多藍恩

原視野:歐洲原住民議題的國際連結

立報/本報訊 2013.05.06 00:00
■王雅萍明年2014年是聯合國即將邁入第3個原住民10年,全世界各國的原住民族都在檢討其國家對原住民族政策的執行率。自從一次世界大戰後,在現代民族國家的建構過程中,少數民族往往面臨想在民族國家保持民族純正的優勢族群,不同程度的滅種、驅逐出境、強迫或自然同化的政策壓迫。台灣過去有關原住民議題的國際連結,比較關注美加紐澳原住民政策,較少注意歐盟境內的少數民族情況。今天很難得地透過政大斯拉夫語系林蒔慧教授介紹,接待來自捷克布拉格Charles大學民族學系(etnologie)的Leos Satava教授,前來政大原民中心交流台灣原住民族族語復振的情況。 Satava教授的研究專長,就是歐洲少數民族的民族史及族語復振。他寫過歐洲少數民族小百科介紹,他說歐盟約有4、50個少數民族,他在Charles大學民族學系也任教世界少數民族的課程。這位捷克教授特別介紹索勃人(Sorbian),居住在現今德國千年以上的少數民族的族語復振情況。索勃人的民族現況如何?根據從德國法蘭克福大學文化人類學暨歐洲民族學研究所留學返國的蔡芬芳博士(目前任教中央大學客家社會文化研究所)的研究,索勃人操西斯拉夫語系,據統計其人口總數約6萬人,散居於今日德國東部勞席茨地區(Luzica/Luzyca/Lausitz/Lusatia),該地區又分上勞席茨(Oberlausitz/Upper Lusatia)及下勞席茨(Niederlausitz/Lower Lusatia),在行政區域的劃分上,則分屬薩克森邦(Sachsen/Saxony)東部與勃蘭登堡邦(Brandenburg)南部。語言又分上索勃語(Obersorbisch/Upper Sorbian,接近捷克語)及下索勃語(Niedersorbisch/Lower Sorbian,接近波蘭語)。索勃人於西元6至7世紀因斯拉夫部族遷徙擴張運動,從原始棲息地喀爾巴阡山北方的普里佩特沼澤區,向西遷徙至今日德國境內易北河(die Elbe)及其支流薩勒河(die Saale)一帶。自西元10世紀初開始,德意志王國及其後帝王的「東向政策」(Die Ostpolitik)推行下,索勃人開始承受「德意志化」的壓力,不僅面臨被迫皈依基督教,甚至遭到強大的德意志民族同化壓力。經歷千年之後,僅剩一點索勃語勉強殘存下來。1933年至1945年,納粹掌權期間的索勃民族史最為悲慘,被全面打壓,索勃語言遭全面禁止,無數的索勃菁英、領袖與教會人士被迫害,致使索勃文化幾乎被摧殘殆盡。Satava教授也去過紐西蘭和舊蘇聯境內的蒙古喀爾梅克共和國做過族語復振研究。他說捷克在二次大戰期間跟越南是同盟國,因此捷克境內有蠻多越南移民,有非常特別的越南語幼稚園與一貫的越南移民教育。他也提到北歐撒米人在民族運動上表現很傑出,有強烈的民族意識,但是撒米人他們直接跟紐西蘭毛利人與澳洲原住民做國際連結,反而很少關注也在歐陸歷史最古老的原住民族索勃的議題。Satava教授提到,這個民族人口目前約6萬人,但是會講流利母語的不到2萬人。但是20歲以下會流利講索勃語的大約2千人。當地有索勃族的專屬電台,沒有電視台,有一所完全族語教學的民族中學。也有專屬研究中心(Sorbian Institute),該研究中心有文史研究人員近40名。想像一下如果我們也有一個阿美學中心、排灣學中心、布農學中心和泰雅學中心,各有40名專職研究工作人員,那該有多好。(政大民族系副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