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找自由的路(完):看見彼此世界的價值

立報/本報訊 2013.05.06 00:00
【記者呂淑姮雲南報導】這個季節在雲南已經是晚春初夏,天色暗得慢,晚間8點才會全暗。野玫瑰和多種不知名的小花在缺水的土地上展現強韌的生命力,妍麗且清香。至善基金會雲南工作站主任、納西族的和金妮以自己為例,談對於金錢的價值:「上一個工作在汽車經銷商,由於是歐洲知名品牌,待遇不錯。」雖然大廠牌人人都聽過,但她心裡總覺得少了甚麼;直到運用自己語言和企劃以及整合資源的能力專業協助少數民族學生。「現在即使忙碌,也能每天都覺得很寧靜。」▲教育是為了讓人有更多的選擇,從彼此身處的世界放眼望出去,你我的路,不分族群、性別、職業、年齡,都能通暢明亮;接受教育並非只為了脫離貧困、獲得奢靡物質生活。(圖文/呂淑姮)單在麗江市就有22個少數民族,佔總人口數114萬中的6成。古城要保存,房舍不可以買賣。能在古城市區裡開店的多半是漢人、或者外來投資者向原本居住於此的少數民族租用,仔細聽聽老闆們的口音,可能還會發現台灣過去的商人蹤影。在這區,少數民族文化與產業尚未開始討論自主的方式。但要如同和金妮一般從事文化教育相關工作者,進入各族的語言能力起碼要有。尊重體會原民智慧這樣的例子在台灣也常見到。卑南族的洪簡廷卉說,族語就是開啟學習傳統知識的鑰匙:「現在很多部落都興起生態旅遊,我們所具備的傳統知識,比起對自然生態一知半解的商人更能永續經營,運用知識轉化成收入來源。」但商人是利益為優先的,部落思考的觀點不是。部落在地生態旅遊、觀光產業、青年回鄉、知識傳承、主流與非主流的教育型態、有沒有學歷的一刀切割……多項議題彼此連動,非得一起思考不可。擅長發掘各類野菜美味的阿美族人,平時不會把野菜種在自家後院、搭起圍籬放狗咬偷菜者,而是有需要的時候、季節對的時候、甚至是心情好的時候再去摘採。摘回來之後大家一起分享、一起吃。怎麼賣?若是有人客這麼問,原住民朋友八九成都被考倒了。別這麼複雜,就坐下來品嘗吧!阿美族中擅長將野菜結合現代烹調方式的吳雪月說,龍葵、紫背草、山萵苣之類的野菜,就是平時族人不會特意去種,而是有需要再去採的。她最近在研發「阿美族野菜Pizza」,吳雪月說,希望分享美味又實用的知識,吸引非原住民朋友一起關注,也能讓族人增加收入。跳脫貨幣的控制另外,還有一群人一直在努力把資源相互牽引,引到正確的方向去。幾乎每周往返花蓮與台北,花蓮縣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理事長黃榮墩不停地在做這樣的事:將花東以及全台過剩的農產用各種方式運送到人口密集的北部,在網路上號召熱血青年學子,一起幫忙街頭義賣。從快閃跑警察、被店家白眼,到現在會有企業主動打電話團購、學者帶領學生參與拍攝記錄等。黃榮墩想要做的事情有個根本的概念:讓我們都減少被貨幣控制的機會。▲從不同族群眼光看世界,你我都有各自價值觀。多元文化教育不僅應在課文中編修,也應在即將到來的12年國教中,讓各族、不同專長的學生,都能發揮所長回饋社會。圖為馬里光部落的小朋友放學後,在部落空地玩耍。(圖/楊萬雲 文/呂淑姮)但是,只要這樣互助合作的接力賽,有一棒沒有接好,滯銷的速度立刻又會超過整個行動的速度。貧困、弱勢、被污名、歧視,所有你想得到的惡性循環重新再度開始。「我認同教育是脫貧的途徑,但不是用脫離貧窮來看教育的出發點。」至善基金會執行長洪智杰說。在政府、民間、企業彼此之間能夠互相制衡監督,提出對於人民最有利的方式,執行多元的教育模式,讓尊重與平等藉由教育實現,每個人都能在各自的專長和領域裡面發揮,「會念書很好,會做生意很好,會做家具很好。會說族語很好。」這才是真正「給予下一代自由的方式」。(系列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