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粗暴背信的蘇貞昌

在蘇貞昌不斷暗示好戲即將上場的氣氛下,民進黨的「中國事務委員會」終於登場亮相!完全印證謝長廷去年底所說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只剩下扮仙功能」。

只是,在各位看官失望之餘,實在有必要替蘇貞昌講幾句公道話。因為,蘇貞昌「原本」真的是有心要把委員會做好,近來也很積極努力的想邀謝長廷入會;只是,再多的理想,都敵不過二O一四政治暗盤的算計,以及蘇貞昌習慣性的背信加粗暴,終而壞了這盤菜。

何謂蘇貞昌的「背信加粗暴」?在點破之前,必須先交代「謝長廷差點加入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大致樣貌。

上週,在蘇貞昌準備公布「中國事務委員會」名單前,《美麗島電子報》就發表一篇《謝長廷缺席後的台獨委員會》文章,評論沒有謝長廷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將變成「台獨委員會」,並呼籲謝長廷應該拋開個人恩怨,回頭好好再想想參加的必要性。

之所以提出這項觀點,無非還是希望中國事務委員會,能實踐當初設定的初衷,成為民進黨意見領袖溝通兩岸議題的平台,進而提出與時俱進的主張,避免下屆總統大選重演二O一二的敗選悲劇。

同時,在此之前,黨內就陸續傳出謝長廷「有意回頭」的聲音;而蘇貞昌基於扮演「桶箍」的責任,即便對方一再婉拒出席,但他仍不願把話說死。面對蘇、謝態度的軟化,蔡英文、陳菊等幾位黨內山頭,都敏銳的嗅到這股味道,所以總是被視為「大姐頭」的陳菊,乾脆主動把蘇貞昌、蔡英文、游錫堃、賴清德找來,當面要求非得把謝長廷請入委員會不可。

陳菊的這項舉動,表面上看來是在對蘇貞昌「施壓」,但其實是在替蘇貞昌及謝長廷找台階下,因為她在黨內的輩分及講話分量,如果都認為蘇、謝有非合作不可的必要,等於就是把「有沒有加入中委會」視為「團結與否」的指標,這頂大帽子一扣下,無論蘇或謝,當然都得就範。

所以,看著菊姐的「好言相勸」,當時蘇貞昌礙於各種因素仍待考量,所以還無法直接答應,但至少也沒有拒絕的意思。這當然讓與會者都樂觀的認為,謝長廷回頭加入委員會肯定是指日可待。

只是,現實的演進經常是事與願違。如果陳菊這場會面能早些時間安排,那麼,今天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名單,肯定會有謝長廷;但現在的蘇貞昌,卻基於兩項主要理由,決定先棄謝長廷於不顧。

首先,蘇貞昌即將在六月初前往美國訪問,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處理中國大陸問題,所以決定趕在出訪前火速召開第一次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否則如果人到了美國,兩岸功課卻還是空白的話,蘇貞昌恐怕會被老美提前「當掉」。

所以,與其等一位「有可能不會進來」的謝長廷,蘇貞昌在時間壓力下,當然是兩全相害取其輕,至少先公布委員名單、召開首次會議,替自己備齊赴美的「審查資料」,才是相對有利的作法。

但不少人都很納悶,既然謝長廷已經有意願加入,而蘇貞昌也有誠意再次邀請,雙方約見面又花不了多少時間,為何還是宣告破局?

主要原因,就在於近來民進黨爆發黑道入黨爭議,讓蘇貞昌成為眾矢之的,想盡辦法脫身的他,在等了半個月之後,上週三《壹週刊》突然爆料謝系勾結四海幫招募黨員,這對身陷火海的蘇貞昌來說顯然是場「及時雨」,只要運用得當,就能把黑道入黨問題模糊成「黨內政治鬥爭」,甚至把議題焦點全導向被指涉染黑的謝長廷。

所以,就在陳菊、蔡英文等黨內山頭,都期待蘇貞昌能在最後關頭把謝長廷遞補進入中國事務委員會時,蘇貞昌卻利用謝長廷身陷染黑的爭議時做出了「排謝」的決定,終究是選擇背離眾意,提出一份目前大家所看到的「缺謝」名單。時機掌握極為精準鬥爭手法高超令人嘆為觀止。

去年,蘇貞昌在謝長廷訪問中國大陸之後,寧願被人冠上「背信」,也硬要把說好的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職務,從謝長廷身上拔走;如今,再度藉著公布中國事務委員會名單的動作,趁謝長廷之危對謝落井下石,手段粗暴,讓黨內人士甚為驚訝。

至於何謂蘇貞昌的「二O一四政治暗盤算計」?如果還有印象的話,去年底,游錫堃以「讓人民過更好生活」的論調,公開反對蘇貞昌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並且強調民進黨該談的是經濟問題,而非中國事務。造成中國事務委員會破局無法成立。如今,游錫堃突然同意加入,難道是他在經過這段時間的思考後,發覺中國事務其實是優於人民生活,所以才趕緊入會,已承認自己過去的想法其實是錯誤的?答案當然不是這樣。

相反的,打破一中、制定新憲,迄今依是游錫堃的信仰。只是,真正讓他違背去年說法,同意加入中國事務委員會關鍵,就在於與蘇貞昌已經達成默契,讓蘇貞昌支持他參選二O一四新北市長選舉,以換取他對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回心轉意。

政治交易在民進黨內是稀鬆平常之事,以游錫堃的資歷及輩分,願意「降格」參選新北市,身先士卒要為黨多增取一席直轄市,相信黨內後輩都是深感敬佩。但是,已經宣布要爭取大台中市長的游系立委林佳龍,這回恐怕又要被人遺忘了。

因為,游錫堃既然與蘇貞昌達成協議,那麼,講究派系平衡的民進黨,豈會再同意同屬游系的林佳龍參選大台中?所以,黨內盛傳與蘇友好的新系,近來已傾向支持蘇嘉全再次參選大台中,當然也不是空穴來風。

更甚者,蘇貞昌以新北市長選舉作為交易籌碼,換取游進入中國事務委員會,事後竟然為了讓自己擺脫黑道爭議,不惜把謝長廷當成自己的「救生圈」,令人不禁要質疑「團結」對他來說究竟是代表什麼意義?難道「團結」可以隨情勢不同而反反覆覆?這種個人私利遠大於黨利益的鑿痕,實在讓所有關心黨前途者看得為之心痛。

另外,必須說,在台灣政壇備受敬重的吳乃仁,因司法誤判即將入監,但他仍不願以政治力對抗司法,以無聲方式表達對司法最嚴正的抗議。結果,蘇貞昌居然還在他服刑前,將之納入中國事務委員會,只為讓名單看起來「很有代表性」,一來有失厚道,二來在他赴美訪問前夕,把一位可能將無法出席的人納入開會名單,試問,美國與中國大陸的觀感會如何?

羅馬的衰亡不是一天造成的,蘇貞昌的聲望之所以會跌落今天這番局面,當然也不是單一因子所造成。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習慣性的粗暴與背信,絕對是主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