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找自由的路(4):重拾信心做自己就很好

立報/本報訊 2013.05.05 00:00
【記者呂淑姮屏東報導】「幼兒園又差不多要開始準備招生了,這次想幫小朋友報名的家長,我發現有個特別的現象,就是來報名高學歷的家長特別多,他們幾乎都不會說族語。」泰武國小校長伍麗華與學校幼兒園的族語教師潘秀美討論著。屏東泰武國小幼兒園對語言文化特別講究,但是和都會區昂貴學費幼兒園雙語環境走的路線大不相同,不來「贏在起跑點」那一套。這日幼兒園小班的課程是由老師帶領認識傳統作物,包括如何曬乾、保存、製成種子。學族語耽誤主流課程?伍麗華是魯凱族、潘秀美是排灣族,兩人對於族群教育有相同見解。伍麗華說,一些年輕家長沒有部落經驗、與本族文化疏離,在外結婚生子後忽然警醒:要讓下一代有重新認識自我的機會。「現在我們說一個人很棒,是指能夠找到自己謀生的方式,對於文化語言也要熟悉。」有說族語的機會就說族語,三不五時拿出來秀一下,這是最新的、對於帥氣自信的定義。帶著班上小朋友們坐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大家圍成一圈看籃子裡色彩鮮豔的紅藜。再往外一些的泥土地裡,有部落長輩來教導著種植的小米、玉米、紅藜植株,在陽光下結實纍纍。潘秀美正在教孩子保存紅藜,上課都用族語來說。教室裡的空間,當然可以使用,可以吃飯、午休、老師辦公;但「教室」是不設限也沒有圍牆的,直接走進生活,讓部落長輩把畢生經驗口述給大家,不拿紙筆而要用心和眼、手與腳來記憶。這就是部落的學習方式。潘秀美說,家長難免會擔心,是不是學了所謂的「語言文化」,就會耽誤學習主流的課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低收入的家長對於自身文化缺乏信心。」伍麗華補充,找工作需要學歷,無法在主流社會中擁有高學歷、高收入,即使族群文化知識再豐富,可能在家中也不會跟孩子說族語。「其實除了文化的部分,其它倒有點像是用族語來教數學(或主流科目)而已。」伍麗華說,到了現在,原住民族真正最有競爭力的特色絕對是族群文化。▲部落裡隨時隨地都可以是教室,屏東泰武國小族語教師潘秀美正在教幼兒園孩子認識傳統作物紅藜,讓孩子知道該如何保存糧食。(圖/潘秀美提供 文/呂淑姮)先人的智慧消失了但語言並非只是傳達「我思」的工具,它還容納了太多外族不解其意的秘密。曾參與世界原住民族大會,卑南族、聯合國原住民族議題常設論壇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主席洪簡廷卉說,其實在不同的族群,對於世間萬物都有自己的稱呼和運用的智慧。有許多動植物早期有卑南族語的念法,但後來沒有人會說了,只好借用日文或中文。這樣的現象越到現代越是普遍,消失的不只是名字,還有先人對於世界的看法。「如果在身上可學會、傳承更多這樣的知識,可以在一種程度上不那麼依賴貨幣的控制;另外則是可用這樣的知識讓環境永續。」洪簡廷卉強調,不能過度獵捕,這是無論在哪一個時空背景都得共同遵守的法則。回到現實的一面:家長們必定會問,小孩長大之後還是得面臨謀生的問題啊。族群文化有沒有辦法轉化為賴以為生的貨幣?以物易物的交換模式是否仍然可行?教育的政策把所有人變成一樣的模子,只有一種人是好的、只有高學歷的人才享有高物質生活,或者有權力改變社會的遊戲規則……。在無法逃離金錢的掌控之前,這些問題總得繼續努力,找出更多元的道路,放我們的靈魂自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