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斷交 川金會 共機

世界傳真:放眼世界 專家籲日本加強國際教育

立報/本報訊 2013.05.05 00:00
譯寫■葉興台大學世界新聞(University World News)引述日本專家指出,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經濟體,而且是主要的出口國,但日本的國際教育落後先進國家一大截,這實在是天大的諷刺。東京外國語大學比較暨國際教育教授岡田昭人(Akito Okada)表示:「日本大學教育需重新賦予活力,才能在激烈的全球競爭中生存。日本各大學因語言障礙,加上高等教育的國家導向,對全球尋求教育服務的人相對不重視。」課程安排 應考慮學生需求岡田昭人解釋,日本高等教育改變緩慢的主因在於,保守派學者的抗拒,他強烈建議開發以學生的需求為優先的課程,好讓他們在全球化世界中生存。一向受到嚴格管制的日本高等教育體系,在2004年邁向自由化的第一步,根據當年通過的「外國大學的日本分校法」(Japanese Branches of Foreign Universities),外國大學在日本設立的分部可以開設課程和授予學位,應像日本各大學一樣受到類似的對待。但濱中慎太郎(Shintaro Hamanaka)以區域經濟整合為主題,為亞洲開發銀行所做於去年12月發布的研究透露,日本的4所外國大學仍未取得正式的大學地位。濱中慎太郎最擔心的是,該法雖承認外國大學日本分校,卻不承認其體制(establishment),限制高等教育服務的範圍。例如,美國天普大學東京分校的畢業生不能申請就讀日本各大學的研究所,天普大學校本部的畢業生卻可以。高教決策過程受政府管制濱中慎太郎擔心的另一個問題是正式教育的登記過程,需經過日本政府的核准,但日本政府又依賴大學評鑑中心(University Council)的推薦。他形容高教體系的決策過程受到高度管制,因而不夠透明,而這兩個權力機構之間的區別又模糊。濱中慎太郎說,另一個妨礙外國大學分校體制羽翼豐滿的是,若他們要獲得日本政府承認,得遵守其缺乏彈性的法規,但這些法規未必符合外國機構的標準。天普大學東京分校亞洲研究處處長傑夫.金斯頓(Jeff Kingston)表示,該校希望日本政府承認其與眾不同,但與日本其他大學有同樣的地位。金斯頓指出:「我們在亞洲研究的課程獲得很好的名聲,可以培養學生批判性思考能力,除了以英語教學,也用美國的研究方法,這與學生只是坐著聽講的日本傳統教學模式不同。」天普大學日本分校的學生人數約1千1百人,分為日本學生和外國學生,分校尚未申請正式的承認,是以私人機構登記,教職員因此無法向日本政府申請研究補助或免稅。■人口減少和老化的日本,渴望吸引外國大學設立分校,吸引年輕人回流。圖為日本京都大學,Lordcolus攝於2010年12月22日。(圖/Flickr創用CC)新潟國際大學校長豬口孝(Takashi Inoguchi),也呼籲日本國際教育加速改變。他指出,在日本登記的外國大學,被要求需以日語教學,並遵守勞動和地方法規,包括得加強投資基礎設施。這些都會打擊新進者的熱情。豬口孝表示:「獲得日本政府承認的優點是可以免稅,畢業生能在日本就業,但為了維持標準(如遵守日本緘默的文化傳統)所需耗費的冗長過程,讓外國大學避之唯恐不及。日本要迎接高等教育的國際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英語授課 增加外國生人數日本須培養更多具全球視野年輕人的呼聲,現在獲得企業界廣泛支持,他們希望能雇用這樣的員工,以滿足海外擴張的需求。為了回應企業界,日本主要大學已開始推出相關計畫,希望能達成上述目標。例如,慶應大學和早稻田大學等私立大學的研究所已開始以英語授課,並招募外國教員,也打算增加外國學生人數,金斯頓認為,這將對外國大學的日本分校構成強大競爭。此外,日本地區政府面臨人口減少和老化,渴望吸引外國大學設立分校,吸引年輕人回流。例如,沖繩縣北谷町正與美國馬里蘭大學討論在當地設立分校的可能性。但岡田昭人指出,改變的過程相當緩慢,日本面臨被拋在後面的威脅。中國和印度正設法吸引史丹福大學等一流外國學府到該國設立分校,史丹福大學已在北京大學設立史丹福中心,作為訪問學者和學生前往中國大陸的基地。哈佛大學商學院在印度孟買也設立分校。但這些名校尚未登陸日本。岡田昭人指出:「拖累日本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日本學生,他們成長於同質性很高的社會,較喜歡就讀日本的大學,用自己的語言讀書,不用面對外國文化的挑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