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失業率飆高 法年輕人海外餬口

立報/本報訊 2013.05.05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有半數法國年輕人曾想要到國外生活、工作,22歲的索邦大學學生茱莉.提西爾(Julie Tissier)就是其中之一。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我想過要當老師。」她表示:「法國總是需要老師不是嗎?他們總是接受老師。但我同時在修讀國貿學位……如果我想換其他工作,我不確定我在法國能不能找到工作。」青年工作難尋法國年輕人有充份理由悲觀:在法國,27%的年輕人(35歲以下青年)失業。這是何以外國工作的吸引力越來越大的原因。在今年3月,法國失業人口增加3萬6,900人,增加至322萬4千人,打破了1997年319萬5千人的紀錄。其中2/3失業人口的求職時間超過1年。「這不單純是歐蘭德的錯。」茱莉表示:「當大家投票給歐蘭德時,以為他可以解決所有事,以為每一件事都會很美好,以為他是另一個歐巴馬,一個超級英雄。但現在大家相當失望,他們說他一點也不特別;但沒有總統能夠在目前全球危機的情況下解決所有問題。」她講得對,許多人感到幻滅。歐蘭德勝選至今約已1年,他的支持率只有27%,沒有一個總統在就職第1年就得到如此低的支持率。無疑地,高漲的失業率是影響調查結果的主因。經濟低迷,加上政府計畫到2017年以前,要減少6百億歐元的公共支出預算,政府似乎沒有甚麼辦法能提高就業率。但是歐蘭德已盡力處理失業問題,特別是青年失業率。願意聘用16至25歲員工至少1年的公司,法國政府會提供豐厚補助。這項計畫被稱作是「世代合約」的計畫之一。願意聘用年輕人,同時也承諾續用57歲以上員工的公司,還可獲得特別補助。這項計畫的目的,是希望確保年長員工留在工作崗位,將他們的專業和知識傳給青年才俊。法國政府希望,未來5年內可簽署超過50萬份世代合約。此外,世代合約計畫也讓全國就業局(National Agency for Employment)增聘2千名員工,協助世代合約的推動。「你問我是否還相信,我們今年仍能夠減少失業率攀升。」歐蘭德表示:「這已不是信念的問題,我們會堅持過去幾個月來採取的措施……但年底之前不會看到好轉跡象。」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也有類似看法。經濟開始成長,法國才有可能開始創造工作機會,但法國前兩季的經濟仍停滯不前。右翼反對黨譴責歐蘭德的稅率政策,認為會傷害投資,減少投資信心。歐蘭德提出2百億歐元的企業減稅,一方面希望緩和業界的抨擊,同時希望降低勞動成本,以免影響國內投資。沒有可靠數據顯示,究竟有多少人可能會前往國外工作,但已有跡象顯示這將是一股潮流。住在倫敦的法國人,比住在波爾多、南特和史特拉斯堡的法國人要來得多。就人口數而言,倫敦可以排上法國的第6大城。「要在海外找工作的確要花很多心思。」同樣就讀索邦大學的19歲奧羅蕾 (Aurore da Silva)表示:「我還沒有太擔心,我得到暑假實習機會了。但沒錯,我也找過海外機會,特別是倫敦。我擔心,身為外國人,在國外找工作更為困難。」右派政黨趁勢而起青年失業人口所承受的社會衝擊極大,就如同在歐洲其他國家一樣。他們必須承擔歐元區危機的衝擊。極端黨派也趁勢而起。去年5月的法國大選中,有18%的年輕投票者(18至24歲)投給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 FN)。對FN領導人雷朋(Marine Le Pen)來說,這是不可錯過的良機。她的訊息是針對「一般法國人民」。簡單來說就是:法國必須取回舊日榮光。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法國必須要重新發展工業、離開歐元區,並對移民及便宜的中國進口貨祭以限制。她的口號是:「瑪莉.雷朋:人民之聲,法國精神」。這是30年來第一次,認為FN會對民主構成威脅的民眾低於50%,下滑至47%。「歐蘭德並沒有做出決策。」雷朋在日前一次訪問中表示:「他實施的緊縮計畫實在是愚蠢行為,因為緊縮會摧毀經濟,增加失業率,強迫工廠搬到其他地方,導致工業被全面摧毀……」「這不是『他』的錯,因為他根本沒有做任何決定。他只是服膺於全球化,遵照布魯塞爾所做的決定。」FN非常擔心歐洲共同體官員。這幾週來,布魯塞爾方面和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方針都有了些許改變,認為緊縮政策在法國、英國和南歐國家並沒有用。「雖然我認為緊縮政策根本上是對的,我覺得目前這項政策已到達極限。」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巴洛索(Jose Manuel Barroso)日前表示:「儘管這項政策是正確的,但目前預算縮減的速度在政治上和社會上並無法持續。」歐蘭德也有類似論點。當初他以「現在就改變」的口號,挑戰德國強硬的緊縮政策,吸引了許多年輕法國選民。在18至24歲的青年中,有57%選給歐蘭德。但是批評家卻說,歐蘭德讓青年失望,無法幫助青年準備好面對驚嚇。在他任內,每個月的失業率都持續攀升。如何改變這個情形,將會是他最大的挑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