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李登輝同船緣 卸任後互動多

中時電子報/鄭閔聲/台北報導 2013.05.05 00:00
前總統李登輝年少時曾赴日求學,戰後返國搭的正好是運送高座少年工歸鄉的「米山丸」。抵達基隆時,一行人還因船上爆發傳染病被迫隔離十天不得上陸,當時船上的少年對李登輝的印象是,「斯文的大學生,靜靜的很愛看書。」

一九四六年一月,載著兩千名少年工的米山丸,為了讓患了傳染病的旅客接受治療,臨時變更航線轉往九州,李登輝就在當地上船一同返航。當時也在船上的李雪峰,對這個身形高瘦的大學生留下印象。

多年後,在一場民間活動上,李雪峰主動詢問已經身為副總統的李登輝:「你當年是不是搭米山丸回台灣的」,這段因緣也拉近了彼此距離,日後李登輝也與少年工維持良好的互動;卸任總統後,高座會多次邀請李參與活動,今年七十周年慶祝儀式上,原本李登輝也答應到場演說,最後因健康考量無法成行。

謝清松回憶,日本政府招募少年工時宣稱,赴日是半工半讀,包吃包住領固定薪水與加班費;少年做五年,就能獲高工學歷,還有機會進入日本企業。優渥條件打動許多清寒子弟,甚至有人偷蓋父母印章,以把握難得的留日機會。

但這樣的美好想像,沒多久就破滅。謝清松說,工廠嚴格的軍事管理與孩子心目中的「留學」根本是天差地遠;宿舍只要發現一點灰塵,日本軍官就要同學互甩耳光懲罰;打架、不假外出,更會遭特製的「勝利木棍」伺候,一打就是好幾天沒法坐下。

台灣少年身處如此嚴峻的環境,家鄉親人就成了唯一的慰藉。李雪峰時常得幫年紀較小的同學寫信回家;每當有人收到來自台灣的包裹時,也會大方地把糖果、湯圓等零食與同窗分享。年紀較長的少年,放假會和同工廠的「女子挺身隊」成員出遊,還有人因此譜出戀曲,結成異國婚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