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彭淮南:寬鬆貨幣不能解決問題

中央商情網/ 2013.05.04 00:00
(中央社記者吳靜君台北2013年5月4日電)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指出,目前主要國家採取極度寬鬆貨幣政策的作法,不能夠解決沉(苛)已久的經濟問題。先進國家應與新興經濟體進行貨幣政策協調,以促進區域及全球經濟金融的穩定。

彭淮南參加亞洲開發銀行年會,今天發布講辭內容。

彭淮南說,亞銀於今年3月發布的亞洲經濟整合監控(Asian Economic Integration Monitor)報告顯示,2013年亞洲面臨3大全球性風險,包含美國經濟成長低於長期趨勢、歐洲經濟續呈疲軟、不確定的日本財政與貨幣政策效果,可能對區域穩定帶來更大的風險,不宜輕忽

彭淮南指出,近年來先進國家經濟情勢不振,政府債務比重偏高或受自動減支的影響,財政政策可資運作的空間有限,難以有效提振經濟。

先進國家相當依賴貨幣政策,創造十分寬鬆的貨幣環境,拉抬股價、房地產市場與通膨預期,使貨幣貶值,以提升有效需求,刺激經濟成長。

他認為,目前主要國家採取極度寬鬆貨幣政策的作法,不能真正解決沉(苛)已久的經濟問題。彭淮南說,應強化實質投資動能、提振勞動參與及生產力、擴大貿易自由化等,才能真正促進經濟永續發展。

彭淮南表示,主要經濟體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使得已偏高的全球流動性更形泛濫,也讓已經十分脆弱的全球金融體系更加不穩定。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統計,2010年全球外匯市場每日交易總值達 4兆美元。

彭淮南指出,全球外匯交易絕大部分為市場參與者基於匯率預期、國際資產選擇等因素考慮下所進行的交易,不斷引發短期國際資本四處流竄,各國匯率因而大幅波動。

亞洲新興經濟體首當其衝,飽受國際資金流進流出的威脅,也不斷面臨匯率波動起伏的困擾。彭淮南認為,主要國家採取十分寬鬆的貨幣政策,會產生鉅大的負面外溢效果,各國政府不宜各自為政,應考慮對其他國家的影響。

由於不少新興經濟體是全球公債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彭淮南認為,先進國家應與新興經濟體進行貨幣政策協調,促進區域及全球經濟金融的穩定。

彭淮南說,區域內國家也應從經濟基本面共同合作,尤其是經貿合作,不僅有助於區域發展,也有助於區域內國家進行結構改革,將其經濟提升至另一層次。各國推動經貿合作,不宜有劃地自限的排他性作法,而應建立自由、公平、開放的國際貿易環境,促進各國間的經貿往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