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颱風 LINE 行政院

編舞家布拉瑞揚親自說舞 讓觀眾看懂並愛上現代舞

台灣好新聞/ 2013.05.03 00:00
記者逄緯喆/高雄報導

睽違春鬥舞台近兩年,雲門2帶著紐約時報及國際舞評的盛讚回來了!春鬥2013「搞不定」台北六場演出再創票房新高紀錄,今年首度與「高雄春天藝術節」合作的高雄場次票券更在演出前已全數售罄!「搞不定」5月3、4日(週五、六)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演藝廳演出,編舞家布拉瑞揚將親自登台為觀眾導覽說舞。

睽違春鬥舞台近兩年,雲門2帶著紐約時報及國際舞評的盛讚回來了!「搞不定」將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演藝廳演出。〔圖/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與媒體近兩年不見,三位編舞家鄭宗龍、布拉瑞揚、黃翊分別帶來新作與得獎佳績。鄭宗龍獲2012台新藝術獎首獎,今年起接掌雲門2助理藝術總監。這一次他帶來在紐約沉潛六個月的心境「一個藍色的地方」,大膽讓舞作的前13分鐘沒有音樂,讓觀眾專注在舞者的肢體律動、呼吸及情緒起伏,在安靜中漸漸引發觀眾的共鳴。

最後以馬友友演奏的John Tavener 大提琴協奏曲「保護面紗」帶大家走向天明時的一片漸藍。被觀眾形容像是「走在森林的感覺,(初始的)一道焦躁沉悶,直到舒展澄明,如枯萎的花朵遇水重生!」引起深層的共鳴。

首演後立即受到舞評肯定「如果有什麼作品能表達『六神無主』的美感,那『一個藍色的地方』」就是這樣的一支作品……在天光與暗濛的邊界之處,一場抽痛與飄然同時存在的視覺衝擊。」

榮獲2012十大傑出青年的編舞家布拉瑞揚則把排練場的實況重現在舞台上,推出即興舞作「搞不定」。演出時,編舞家坐在觀眾席中發號施令,親自以聲音參與演出,「口令」即興,舞者不知道何時該輪到自己出場?跟誰互動?要扮演什麼角色?考驗著臨場反應。

因此,有舞者在台上唱起閩南語、跳街舞、展演京劇身段或是表達「排這支舞讓他很焦慮,吃了很多小泡芙解壓」的忠實心聲。舞者真實個性一一流露,讓觀眾驚嘆「太可愛」之餘,感覺「離『深奧』」的雲門又近了一些」!

這種「當下」即時互動擦出的火花,讓六場演出每一天內容都不一樣,甚至突然邀請觀眾上台,掀起節目另一波高潮。因此,高雄場次的「搞不定」會怎麼「即興」也就更加令人期待。

黃翊2012蟬聯數位藝術表演首獎,這次不玩科技,而是找回小時候跳國標舞的單純快樂:「聽著音樂,踩著舞步,臉上都是歡笑。」一圓多年來想用國標舞編舞的心願,結合阿根廷探戈與現代舞兩種元素的「光」,將春鬥舞台迅速轉換為情慾流轉的舞池。「光」以極限音樂代表性作曲家史提夫.萊許的作品為配樂。

相對於節奏明晰的探戈,極限音樂幾乎沒有節奏的聲音流動,讓舞蹈的難度更高,舞者必須靠著隱藏在舞台兩側的螢幕數拍子。打破傳統探戈雙人舞的關係,黃翊還發展出三人舞等更複雜的互動形式,舞者像萬花筒在舞池裡轉動,讓人目不暇給,情不自禁想要一起跳探戈。

觀眾形容是「肢體、音樂、光好美,令人震撼!」舞評則評析「黃翊從國標舞提煉出的不是進退與挑逗,而是精準的動力設計。…舞者到了黃翊手上都變成了精密機械,快速重複、倒轉、反射,無止無盡,隨著時間延伸變化出細微而豐富多樣的身體運動。」

他的另一支舞作「無聲雨」,創作靈感來自手語。從嘴唇、指尖、肩膀、胸口到腳,舞者以細膩婉轉的肢體,創造出舞蹈世界的「手語」,有時如戀人的叨叨絮語,有時又像一個人的獨白。觀眾彷彿看了一場無聲電影,聽不到聲音,卻感受到劇中人複雜的情緒。被形容是「孤獨中透著奇異的溫柔,十分具有穿透及渲染力!」

闊別近兩年,三位編舞家不僅各自帶回得獎佳績,編創的四支全新舞作更一如這次的slogan「玩出大自由」各自精彩,牽動不同的情緒,讓第一次看春鬥的觀眾愛上現代舞,也讓忠實粉絲感覺雲2的「春鬥」又進化了,更能接近觀眾的心。

紛紛留下「以前沒看過現代舞,但現在我愛上了」、「充滿創意的爆發力!」、「沒有春鬥就沒有春天!」等好評。台中場次演出後,更有觀眾留下「(佩服)舞者的肢體怎麼可以那麼輕,情緒卻濃得淡不下,深深被勾住~」的高度讚賞。

雲門2春鬥2013「搞不定」,5月3、4日(週五、六)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演藝廳演出,編舞家布拉瑞揚將親自登台為觀眾導覽說舞。

2日下午特別舉辦教育場,邀請高雄杉林國中以及屏東獅子國中、泰武國中、來義高中等偏遠地區共六百六十位國高中生搶先觀賞,這些國高中學生很多都是排灣族的原住民,同為排灣族的雲門2編舞家布拉瑞揚也將以「快樂的勇士」之姿現場親自說舞。

更多:台灣好新聞:http://yam.taiwanhot.ne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