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找自由的路(3):拋開污名讓寶藏活起來

立報/本報訊 2013.05.02 00:00
【記者呂淑姮雲南報導】山區田野裡正在種植的作物,最有經濟價值之一,就是用小小棚子護蓋起來的菸草。在雲南說「山區」是很不精準卻又很實在地,十分矛盾。菸草製成了菸品,在健康和吸引力之間有著無法勝負的灰色地帶。或者說它不像毒品那樣,是非黑白涇渭分明。▲菸草業是雲南重要產業之一,制菸、烤菸行業辛苦,需要技術人力,往往動員全村一起參與。(圖文/呂淑姮)毒品犯罪 不只是經濟問題從地圖上看著,雲南與東南亞似乎就幾山幾江之隔,但這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歷史淵源、族群分布,是當代學界研究預防毒品影響社會的必提遠因。包括雲南大學在內,探究少數族群、毒品使用與買賣、黑幫、犯罪、校園中輟、無業者、愛滋等連動關係的論文眾多,儘管探討角度不同,但多數學者均提及一點:經濟匱乏者,易受毒品集團控制。「嚴厲打擊毒品犯罪」在中國大陸幾個地區是特別重要的工作,多半是沿海或與鄰國接壤、邊境沿線防不勝防之處。中央設有「公安部禁毒局」,201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國防白皮書特別提到公安邊防部隊緝毒工作成效;「2011中國禁毒報告」指出緬北罌粟種植超過42.9萬畝,「金三角」仍是對中國影響最大的毒品源頭。當然這不只是經濟的問題,也不能如此簡單被歸類為只有經濟的問題。外界片面理解少數民族彝族青年馬阿力提到毒品與愛滋,他說其實自己也想不透,為什麼有些人會去碰毒品呢?大約是不願意待在學校的學生,或者找不到工作的人、因為好奇被吸引的人吧。他說,有的人就這麼上癮之後,成為幫忙毒品集團犯罪的一份子,也有的人就得病死了,留下家裡無依無靠的家人。吸毒的村寨裡,治安不是那麼好,若是特別窮困的地方,沒在地人接應,外地人不會敢隨意進入……納西族女孩王瓊和說。這些都是聽過或者自己碰過的事,校園裡禁止毒品是很嚴厲的。但是「彝族」本身已經是一個十分複雜的構成,近8百萬人的少數民族一旦被與毒品和愛滋牽上連結,沒有深究原因扭轉劣勢,污名也隨之而來。「但這樣很不公平。」馬阿力說。▲文化、社會、政經形態轉型,尤其在貨幣進入傳統部落後的劇變,讓少數民族地區面臨巨大衝擊。(圖文/呂淑姮)沒有錢、找不了事做,劣勢繼續循環下去。可是,難道在自己身上由祖輩傳承的知識與民族特色,不能成為個人最大的文化資產?通往自由的路,應是如同河川撞開山脈敞開流域,每一道水花都能自在輕快地流,它不應該是呆板的單行道,束縛住人的思想和靈魂。距離雲南遙遠的台灣屏東,在排灣族的部落裡,有兩位老師正在對話:「族人最珍貴的事物就在自己身上,我們的工作就是要讓大家發現,而且要說服大家,一定要讓孩子也能學到這珍貴的寶藏。」▲雲南物產豐富,但連年乾旱,使一般農民生活受到影響。(圖文/呂淑姮)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