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白色恐怖平反的困境

立報/本報訊 2013.05.02 00:00
■吳俊宏【新國際編按】本文作者吳俊宏,1972年就讀成功大學四年級時,因參與組織「成大共產黨」,企圖推翻國民黨,被捕入獄,坐了10年牢。吳俊宏於綠島監獄結識了許多繫獄多年的1950年代政治犯「老同學」,從這些老政治犯身上,他學到了社會主義的理論與理想,也感染了他們的人格信仰,從而認識到50年代白色恐怖的本質。本文為其對當前白色恐怖平反工作的解析。解嚴後,台灣已進入民主時代,對白色恐怖的平反工作也已進行了多時,各種史料檔案也陸續揭露,受難者的口述歷史也連篇累牘,每年馬英九都會代表國民黨,參與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各項活動,向受難者致以由衷的歉意。然而,截至目前,台灣對白色恐怖的認識依然亂象叢生,似乎剪不斷理還亂。荒謬的「台灣設計蔣」根據今年4月2日報載,文化部中正紀念堂管理處將於5月舉辦「台灣設計蔣」競賽活動,競賽主題「以蔣中正夫婦的生活故事作為創意發想重點設計,藉以紀念蔣夫人宋美齡女士逝世十周年,並表達蔣中正總統與蔣夫人伉儷情深;透過文創商品之開發,提升全民夫妻恩愛、家庭和樂,以達社會教育之功能。」看來中正紀念堂的主事者,對蔣介石夫婦,深具好感。同一日下午,文化部長龍應台出席了同是文化部轄下的「人權博物館」所舉辦的「白色恐怖受難文集新書發表會」。會中與會的受難者切齒控訴著蔣中正所犯下的惡行。龍部長也當場批評中正紀念堂的活動「非常不妥」,不過她卻說:歷史是很複雜的,如果要把那個時代非常複雜的問題和責任,歸到「就是要某一個人負責」,可能太過簡單化。看來經過那麼多年的平反工作,仍然讓堂堂中華民國的文化部長陷在五里霧中,分不出頭緒。可見台灣白色恐怖平反工作的艱難。白色恐怖真正的定義應該是:一個反動的國家政權以殘忍非法的手段對起而反抗的革命人民的鎮壓行為。以國共鬥爭時期的中國為例,國民黨在大陸正是代表著地主及官僚買辦階級的反動剝削政權,而共產黨正是代表受壓迫受剝削的工農階級的革命政黨,國共之間的鬥爭,表面上看來是兩黨爭奪政權的惡鬥,其實在本質上,它是反動與革命的鬥爭,是壓迫與反壓迫的鬥爭。從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在上海大舉撲殺共產黨起,白色恐怖的歷史就被揭開,從此白色恐怖的幽靈,就在中國各地遊走,國民黨在大陸各地到處撲殺反抗的人民,尤其是共黨分子。1945年後的台灣也難倖免,無數本省籍的菁英,或因信仰社會主義而投入那場風起雲湧的革命運動裡,或因純粹不滿國民黨的專制腐敗起而反抗,終至被國民黨處決或關押,這是台灣白色恐怖發生的緣由。此白色恐怖並不因50年代中期台灣共黨被肅清殆盡而終止,它一直延續至1992年刑法100條被修正後才正式結束,這段期間一個反動的壓迫政權,仍然持續以恐怖手段鎮壓起而反抗的人民。這是白色恐怖的結構性本質,要平反台灣的白色恐怖,就必須坦然正視它,才能客觀地呈現出白色恐怖的真實面貌。誰是「白色恐怖」的元凶?然而衡諸當前台灣的政治生態及社會環境,要如此客觀地對待白色恐怖的本質,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就國民黨方面來說,要說它過去曾經是個反動的政權,恐怕它們是不會同意的,因為這不利於它們現在的執政正當性。當龍應台部長批評中正紀念堂的「台灣設計蔣」活動非常不妥時,就引來國民黨中常委李德維的痛批說「把我們的根都翻掉,祖宗牌位掀下來」,並要求她下台。其次,就綠營方面來說,批國民黨過去是個反動政權,固然是它們所樂意的事,但要說共產黨過去曾經是個正義的革命政黨,恐怕也會把他們的根翻掉,因為這不符合他們「反共、反中」政治理念與政治策略。▲人權館2013年4月2日在文化部舉行白色恐怖受難文集第一輯「秋蟬的悲鳴」發表會,文化部長龍應台(中)向受難者與家屬致意。(圖文/中央社)另一方面,自從1949年兩岸分離後,台灣依附在帝國主義下,經濟取得長足發展,人民生活大大提升;而大陸方面,則在與帝國主義的對抗中,經濟建設跌跌撞撞,人民生活比台灣落後,政治生活上的民主也比台灣差,加以近年來出現的嚴重貪腐現象,使得台灣民間也普遍瀰漫著一股「反共、反中」的心態。這種心態也連帶的否定了當初共產黨的革命正義性質。於是在這樣的政治生態下,當初國民黨的反動性質,不被確立,共產黨的革命性質不被認同,因此白色恐怖的平反工作就出現一些令人遺憾為德不卒的現象,諸如:(1)蔣介石是反動政權的最高領導者,白色恐怖當然是在他的主導下進行的,他是白色恐怖的元凶,殆無疑義,然而台灣卻遲遲不敢對他遽下定論。受難者劉辰旦就說:「我們一直找不到元凶!」(2)國民黨只願設立「補償基金會」對受難者給予補償,不願以「賠償」的名義為之。他們只願承認當初他們違法不當審判,不願承認自己當初是個反動政權。因此截至目前為止,還有不少政治案件,因被認定曾使用暴力叛亂而不予補償。(3)由於當初的國共鬥爭,被視為只是兩黨爭奪政權的惡鬥而已,因此至今對白色恐怖相關的訪談紀錄或口述歷史,大都只從人道、人權的角度切入,述說加害者種種惡行,以及受害者所遭遇的種種苦難,至於共產黨當初的正義革命角色以及參與共黨革命的台灣菁英的悲壯事蹟,鮮少著墨,有些甚至因撰寫者或口述者本身具有「反共、反中」的意識,而出現扭曲的報導。譬如,當初被拉出去處決的烈士,明明喊出「中國共產黨萬歲」,卻硬被寫成「台灣人萬歲」。這使得白色恐怖的報導與平反,失去其最真實、最具意義的環節。(4)最令人深感遺憾難過的是,那些無數犧牲的50年代共黨革命先烈,所懷抱的理想,所具有的偉大人格,所展現的革命情操,被當今的政治生態所掩蓋,導致其後代子孫,難以理解其先人事蹟,甚至在當今「反共、反中」的意識影響下,對其先人的行為,做不當的解釋。受難者黃溫恭的女兒黃春蘭,在白色恐怖受難文集新書發表會的現場,就說,她不曉得她父親為什麼要加入共產黨,是不是為了回台灣而不得不加入的?對於黃溫恭等無數犧牲的烈士來說,當初懷抱理想,投入革命,而至殞命,他們無怨無悔,只是後代子孫如此誤解他們,才是他們在天之靈最大的傷痛。反共、反中是當今台灣的普遍心態,但歷史終歸歷史,既要平反過去白色恐怖的歷史,就應回歸當時的情境,忠實的分析,忠實的詮釋,才能做到真正的平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