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顏正國 邊練書法邊認字

中時電子報/黃識軒/台北報導 2013.05.02 00:00
顏正國演《好小子》靠拳頭打出江山,卻也因拳頭入獄,他有兩大遺憾,沒陪父親一起遊山玩水,更沒送父親最後一程;雖然現在寫了一手好書法,卻感慨:「我認識的字少,讀寫能力又差。很多字不會寫,連音都不會讀。」

提醒自己做子女榜樣

去年假釋出獄的他,最大心願是拿回失去父親、青春、名聲和與家人的相處,「『歹囝仔』的標籤就像我手臂上的刺青,永遠是我的烙印,我要改變。」父親在他入獄時因心臟病辭世,「當時我沒掉一滴淚,只能點根菸,任煙霧瀰漫思緒。爸爸是軍人退役,曾被媒體報導不工作,全靠我賺錢養家,其實他的退休俸足以負擔家用,我賺的錢只是改善家庭環境。」

38歲的他非常珍惜家人,時刻提醒自己要做兩個小孩的好榜樣,「白天工作,天黑就回家,晚上9點就覺得很晚,交際應酬都是多餘,過去浪費太多時間,現在想多陪陪家人,彌補這20年該做的事。」

在獄中,他為學一技之長,報名台中監獄開設的書法班,先向老師拜碼頭,「寫卡片告訴老師我沒讀多少書,小學畢業證書也算是混來的,大字不識幾個。」老師要他先練習寫好自己的名字,「練了3個月!後來又練1年,老師才認為我毛躁的心已安定,終於可以上課。」

因書法變得謙卑圓融

小時候,他討厭寫字,現在愛上「寫字」帶給他的安心與存在感,「想練好書法,也想弄懂這些字的意思和發音。」老師體諒他識字不多,幫他標好注音,「對注音符號不熟悉,先用部首查字典,真的找不到再問人。」他說學書法認得的字,比在學校還多。

學書法讓他變得謙卑、圓融,「衝動一直是我的大罩門,以前認為有理可行遍天下。有人問我要不要試試安非他命、帶槍的感覺,我一口答應,怕別人以為我怕事。現在才恍然大悟,自滿是進步的阻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