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校園白色恐怖?松山高中校刊傳文章禁刊

自由時報/ 2013.05.01 00:00
兩篇探討「何謂校刊」的文章 校方希望「適當修改」

〔自由時報記者邱紹雯/台北報導〕校園言論管制風再起?台北市知名學府松山高中最新一期即將出版的校刊「松山青年」,傳出由學生主筆的兩篇討論校刊定位及校內審稿制度文章,因校方不滿意將禁止刊登,引發學生譁然,痛批宛如校園白色恐怖。學務主任陳俊男澄清,校刊代表學校,僅希望能適當修改,並未禁刊。

台北市松山高中主編校刊的學生社團「松青社」上週六在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ongShanSeniorHighschoolkiss)上刊出這期將被禁刊的兩篇稿件,分別為高二游硯舒所寫的「何謂校刊」,當中提問今日的「松山青年」究竟定位是學校的傳聲筒?還是學生的發言台?要閱讀的學生們思考校園刊物的意義。

王奕筑以國民黨報禁為例 認言論自由蒙陰影

另一篇由高二王奕筑寫的「論審稿制」,當中直接挑戰校刊做為學生付費、學生編輯的雜誌,基本上應不需經過他人的審核,儘管審核未做大幅修改,只要經過一個他人之手,從理論上來說,就是不合理;文中更以國民黨報禁時期,或中國的新聞管控為例,在官方控制下的媒體,將對言論自由蒙上陰影。

學務處:發行人是學校 言論方向不能不管

兩篇文章引起不少共鳴,看過的學生們也多認為內容並無不妥,是學生公民意識的展現;連校內老師也說,文章具獨立思考的精神,論述有條有理,不解「什麼年代還有言論管制?」「難道松山高中還沒解嚴嗎?」

由於傳出學務處對文章有意見,日前學生送交校方審查的大樣版本也將文章抽掉。學務主任陳俊男昨天找來兩位撰文學生溝通想法,他強調,「從頭到尾都沒說不能登,但是希望能部分修改」。

陳俊男說,校刊就代表學校,學生也是因為學校關係才會掏錢購買,各校都有固定的審查程序,畢竟發行人是學校,相關的言論方向不能不管;他認為,「論審稿制」一文中訪問他的部分,當初並無扣緊核心問題,而對於校刊是「學校傳聲筒」的說法也無法認同,希望能增加多元的聲音。

王奕筑說,希望不同的聲音能被看見,才會把文章放上網路,如今若能刊登,對於受訪者不滿意的部分願意重新採訪,但個人文章則不希望更動。

她也認為,學校老師對校園刊物可以適度給建議,除非思想很偏差,應盡量介入少一點,多給學生自主的空間。

專訪陳為廷有感撰文 游硯舒未料引發波瀾

台北市松山高中最新一期校刊除了兩篇被校方關切的文章,同學們也訪問先前在立法院當面質詢教育部長蔣偉寧引發爭議的清大學生陳為廷,談「從媒體壟斷看校園生態」,也開啟學生們關注校園審稿的議題。

本期校刊中,松山高中「松青社」也和大安高工青年社合作,採訪目前就讀清大人文社會學系四年級、曾參與華隆罷工案、旺中走路工案、並因質詢教育部長引發「禮貌」話題的學生陳為廷,分享參與學生運動心得。

松山高中學生游硯舒說,由於陳為廷也曾是建中校刊社的成員,訪談中談及校刊是屬於學生的刊物,應多關注年輕人關心的社會議題。當中陳為廷也特別強調「校園媒體也需要新聞自由,應擺脫校方干涉」,她聽完相當有感觸,才會想撰文探討校刊定位,不知竟引來軒然大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