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一霎風雨楊宗緯

中時電子報/陳建志 2013.05.01 00:00
你曾發願, 說要唱遍所有重要女歌手的歌, 那可真是在流行樂壇與性別運動中的一個弘願。 那不只是在解放同志族群而已,而也是在為人們的「男」「女」僵化的性別框框予以鬆脫。

dear宗緯,一霎風雨過去,《我是歌手》暫歇了,我想要以歌迷的心情和你談談心。

從星光幫時期,我的眼光就愛撫著你的歌聲了。你一路飛翔,總是有我與鴿迷們的翹首盼望。首先讓我們看看這些年來你達致的成就。

dear宗緯,你既是這樣陽剛陰柔並生的歌手,就不畏人言,唱出從你內心而出的聲音,即使都是重唱女歌手的名曲,去展現你內在的陰與陽。台灣星光幫打造了你的信心。而果真在《我是歌手》的決賽中,你沒有迷失自己,不走浮誇,仍然唱出風雨之中的孤意深情,不管觀眾懂不懂。

雌雄同體的嫵媚聲線

你豈止歌手。你是歌手中的天潢貴冑,最合在舞台上神光離合。至於名次毀譽,浮雲也。你像是才情高絕的黛玉,看似孤苦,總是無人懂。黛玉是被現代人誤解了,其實她的風格是即興而大膽的,且看她葬花的輕裝、荷上花鋤、錦囊,在落花小徑走台步,看似做作卻又目空一切──這超炫、超有創意的造型,帶著camp(敢曝)的時尚感,乃是曹雪芹想破頭才想出的意境。而葬花一念,實在天真至誠。花謝花飛飛滿天,每一瓣皆是破空而來的音符,你隨手一拈就是一花,宗緯,你又會將這些花瓣拈出怎樣的旋律?

我喜歡你曾發願,說要唱遍所有重要女歌手的歌,那可真是在流行樂壇與性別運動中的一個弘願。那不只是在解放同志族群而已,而也是在為人們的「男」「女」僵化的性別框框予以鬆脫。

那功德是大的。dear宗緯。

那功德,就像是佛經中許多菩薩說的那樣,若應化現成何種形象才能度化某些人,菩薩便會化現成那種形象。你在人間的功德,是一歌一腳印的。人人都受到你歌聲的影響,暗想「原來我也能流露我的男兒淚」。那新世代的年輕人尤其像鴿子一樣引頸翹盼,「若鴿王能那樣開路飛翔,那我們也可以追隨著他努力了。」說真的,我有個朋友是要有你出現之後,他才敢在KTV唱女生的歌,他真是讓你的羽翼罩的。在那之前他會被人笑。「為何男的不能唱女歌星的歌?」他曾在內心不平了許久。

真正的菩薩與天使,都是雌雄同體的。他們可以隨意表現「男」「女」的幅度與能力。因為男與女的能力,一直都潛藏在我們這些人間天使的體內,只待我們將其表現出來。

透過輪迴的生生世世,我們此生是男,彼生是女,就是要經驗並學習男、女兩性的特質與能力,再度回到雌雄同體的整體感,而不是被分裂成像是「半人」的個體。

一介男身唱盡女性溫柔

〈人質/張惠妹〉、〈雨天/孫燕姿〉、〈再見我的愛/鄧麗君〉、〈領悟/辛曉琪〉、〈征服/那英〉、〈空白格/蔡健雅〉、〈矜持/王菲〉,善感的你都曾選唱,施展乾坤挪移,撥弄太極。算算,你恐怕翻唱過至少二十幾首女歌手名曲了吧。

鋼琴邊與李泉合唱的〈我要我們在一起〉,煙視媚行多好,完全不顧外面煙硝火爆,不過你可別想妖過張國榮。你須自己成就你的妖,你的媚。

甚至自選曲你唱〈我離開我自己〉,那種毅然決然豈不就像黛玉葬花?紅火場中只去拈一縷花魂,世人皆鬧我獨幽。

以一男身唱盡女性之溫柔細緻,又不失雄渾高亢。看看你侵入的新藝境──在沮喪淋落的〈雨天〉,你彷彿一把堅強的傘撐開一飛沖天,力道驚人。〈新不了情〉你更是一層一層曲折飆上去。〈矜持〉你加入台灣原住民的雄渾吟唱,拉開流行歌的磁場。你不是模仿女歌手,你是改寫女歌手,也改寫了男歌手的歷史。而你的詮釋力、吟味能力之強,往往更勝女歌手。那是重新創作、再發現,等於是新歌。You are what you are.

我希望台灣歌壇有更多清楚的「娘男歌手」的脈絡,如你、如蘇打綠、費玉清、林宥嘉、林育群等人,再拉遠一點,還可看見老牌歌手文夏的身影。你們絕非不男不女,而是亦男亦女,雌雄通吃。你們不受限制。你們自由流動,即使那也是要你們去爭取。

大家都知道決賽要唱出最強、最浮誇、最熱鬧溫馨的歌來取勝。你卻不為所動,孤意深情,就像林黛玉獨自在角落唱葬花詞。那情境只會讓外人叫一聲「瘋了!」

你卻只是唱著:「如何結束一身冷清──像倦鳥歸去留下的空寂,安安靜靜。」

是的,讓菩薩歸菩薩,凱撒歸凱撒。

歌聲藏著被刺傷的痛

dear宗緯,你的飛翔曾數度讓台灣小島搖晃在清迷水霧裡,而這次你甚至飛向大陸,去搖動更廣漠的觀眾,翼若垂天之雲,看似薄弱透明,然而那瀰漫的水氣,潤心細無聲。

我是你的隱性歌迷,但我願我也是一個六翼天使,支持你並提供你靈感。我知道你將再度飛翔,揮灑出更多次元的天空。聽著你的歌,我總想到紀伯倫的箴言:

當愛召喚你,追隨祂/雖然祂的道路艱難又陡峭/當祂的雙翼擁抱你,順從祂/雖然隱藏在翅端的劍也許會刺傷你

你的歌聲總是藏著被刺傷的痛。但那傷痛其實是來自溫暖、付出與敏感。那些說你只有哭腔的人,不過是在怯懦中想尋求愛的平安和愉悅。他們「遮掩著裸體,離開愛的打穀場,進入無季節的世界」,在那兒他們無法全心的笑,也無法盡情的哭。

我對你的感謝正是──總當我困於忘記怎麼哭、怎麼笑的冰封狀態,你的歌聲能夠融化我的心窩,讓我的血與淚再度流動。我彷彿能夠感受到你的胸腔的振動、你的氣息、你的聲音的厚度,彷彿我快要碰觸到你胸腔的強烈起伏。於是我能再度呼吸。

謝謝你讓我明白,情就是四季,它會流轉來回。情就是陽光、空氣、水。情就是你,情就是我。我們共同創造了一個情的星球。

去融化吧,像一條奔流的小溪,對著靜夜唱出旋律/去領略過多的溫柔所引起的痛苦/去被自己對愛的了解所刺傷,並且自願而快樂地流血

dear宗緯,你正是在自願而快樂的流血。你敞開而易受傷,你不武裝自己而呈現脆弱。

你流的淚,就是你流的血,你的心血。

不要怕,宗緯,你的血與淚不會流乾,而是會越流越多的,因為在歌聲的感動裡,我們的血淚交融,我們也給了你我們的血與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