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極右印度教青年 投身愛情聖戰

立報/本報訊 2013.04.30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在印度的芒加羅爾(Mangalore)市立監獄中,身為極右派印度教組織成員的29歲步兵帕迪爾(Subhash Padil),靠著訪客窗戶的玻璃隔板,讓他說的話能夠被聽見。他身邊有5、6位獄友環繞。據《環球郵報》報導,帕迪爾(Padil)腰間繫上一條橘色腰布(lungi),肩上披著橙黃披肩,打扮成印度教祭司的模樣。他用道德口吻,來辯解自己的入獄原因:去年他攻擊當地一處B&B旅館所舉行的生日派對。「當我們進去時,裡頭的所有女孩都幾近半裸,每個人都在喝酒。」他透過翻譯表示:「他們聲稱這只是一場生日派對,但如果真是生日派對,那麼為什麼不在家辦,要到旅館來辦?」旅館開趴 遭道德警察痛毆去年7月,記者蘇林傑(Naveen Soorinje)記錄了帕迪爾和其他右翼團體Hindu Jagarana Vedike(HJV)的成員對著一群20歲左右的狂歡者大打出手的畫面。HJV聲稱,那些狂歡者做的是不當的行為。為了要讓這個印度教團體的暴力式道德警察行為公諸於世,這名記者吃了超過6個月的牢飯。然而,他所受到的真正震撼是,他所接觸到的年輕印度教基進份子的暴力情緒。印度12億人口中,超過半數為25歲以下的年輕人;樂觀主義者表示,這種人口組成,能夠在未來20年內,每年為國家增加2%的經濟成長。百事可樂稱這個年輕世代為Youngistan;然而,與大眾普遍看法不同,這個世代的印度年輕人在意的不只有臉書、MTV和性愛簡訊。相反地,就算印度對於男女約會、同居,甚至跨種姓婚姻容忍度越來越高,芒加羅爾的生日派對論戰,還有全國各地的類似衝突,暗示了在印度的經濟成長之下,隱藏著一股文化戰爭風潮。「如果他們真的懷疑,在派對上有人在用毒品,或是那些男孩在偷拍女孩的不雅照,藉以勒索,那麼他們應該要停下來了解狀況,確認到底發生哪些事。」蘇林傑表示。在公民權團體和其他媒體人物多月的抗議下,蘇林傑終於被釋放。「但是你從錄影帶可以看見,他們就直接闖入大門,開始攻擊。」芒加羅爾是印度南部卡拉塔克邦(Karnataka)的一個海港小城,看起來似乎不太像是印度教基進人士的溫床。芒加羅爾距離印度資科大城班加羅爾(Bangalore)約2百英里。這座城市裡的青年充滿向上流動力,在各大學中就讀,可望成為未來的醫生、護士、執行長和工程師。一個普通的下午,在芒加羅爾一間連鎖Café Coffee Day(Youngistan的非正式總部)裡,幾對當地大學的情侶坐在一起,藉同看一本筆記本為理由,頭靠得緊緊的。在咖啡店的一角,一名穆斯林女孩和男友坐在一起;在另一個角落,一名印度教男孩把椅子拉到女友身邊坐下。當天稍晚,在當地一間名為Froth on Top的酒吧,一群年輕大學生開心地喝著啤酒,看起來與全球各地的大學生沒什麼兩樣。但是除了眼前看到的這片開放景象,這座城市還有另外一面。反對「男女廝混」根據印度最早也最大型的人權組織公民自由人民組織(People's Union for Civil Liberties, PUCL)所收集的新聞報導,過去5年來,芒加羅爾和週邊沿海地區,已發生了超過1百起的「道德警察」事件,與去年7月發生在當地旅社的攻擊事件雷同。「如果一名男孩和女孩走在一起,他們會說,這不符合印度教的文化。」聖阿羅修斯學院(St. Aloysius College)校長西爾瓦(Swebert de Silva表)示。該校學生一直抗議學校自設的道德警察制度。「或是女性在酒吧喝酒。或是年輕人聚在一起喝啤酒。這都不符合印度教文化。」PUCL所收集到的案例中,大多數與HJV、Sri Rama Sene和Bajrang Dal之類的基進組織成員有關。舉例來說,2009年1月,一群Sri Ram Sene成員對聚在芒加羅爾當地酒吧Amnesia的男女進行攻擊。攻擊者聲稱他們違反了印度文化。「如果我結婚了,小孩也都20或25歲了;然後我還和14歲的女孩調情,想要佔她便宜,有些具警戒意識的社會運動人士……阻止了我們;你怎麼能說這是一種道德警察行為呢?」當地印度教民族主義政黨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領導人蒙太羅(Franklin Monteiro)表示。「首先,他們會先問目標是否結婚了,或是情侶,有沒有得到父母允許。」蒙太羅表示:「他們會先問這3個問題。如果目標同屬一宗教社群,那麼秩序維護者就會離去。」執法單位視而不見但事實是,在PUCL所搜集到的部分案例中,許多右翼團體成員直接把年輕人從公車上拖下來,拉住情侶,把他們拉進警察局,或當場甌打他們。許多起攻擊事件起因於穆斯林男孩與印度教女孩的戀情(無論是實際上或是右翼團體的想像)。這種跨宗教的戀情在右翼人士的論述中被稱為「愛情聖戰」。而幾乎在所有這類案例中,警方似乎心照不宣地支持這些道德警察的行為,不是把受害情侶留下來查詢、打電話請雙方父母來保釋他們,不然就是要等到確認雙方都為印度教徒後,才釋放情侶。「沒有人阻止這件事。」PUCL卡拉塔克邦分部副主席巴特(Suresh Bhatt)表示:「我們非常擔心執法者、警察和政治人物都對此視而不見。」保守思想吸引貧窮青年 PUCL的行動人士和其他同類組織認為這些道德警察事件的根源在於,印度教民族主義黨派BJP近來在卡拉塔克邦的興盛。PUCL行動人士指出,BJP和HJV、Sri Rama Sene及Bajrang Dal全都屬同一意識型態的分支,主幹是廣大的非正式政治團體「民族主義」(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 RSS),號稱「聯合家庭」。根據批評家,這些宗教間衝突的增加,是RSS精心計畫的策略。「對我們來說,最終端是聯合家庭,我們全都是聯合家庭的行動人士。」BJP的蒙太羅表示:「對我們來說,生命最終最神聖的部分就是要保護這個國家,還有這塊土地上的文化,那是我們祖先一直施行的文化。」除了印度教權利的政治機制,部份觀察家認為,這類攻擊事件也與階級、種姓還有城鄉區別有關。雖然有一群受過教育、向社會較高階層流動的年輕人能夠找到更好的工作,逃離父母的權威,對於性和愛情抱持較自由的態度,仍有一群年輕人越來越迷失、無望及憤怒。根據蘇林傑這名因為報導道德警察一事陷入牢獄之災的記者表示,去年7月攻擊旅社而被指控的青年中,有4名家中連基本的電力都沒有。「年輕人會被這類基進保守思想吸引的原因是,我們在芒加羅爾所看到的發展不均。」蘇林傑表示。「雖然我們這裡有這麼多大學和購物中心,那些發展較落後、未受教育的族群比較會接受領導人『愛情聖戰』和宗教面子的號召,因為大學生男男女女外出社交的景象是他們不太了解的領域。」蘇林傑表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