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有一座公園

中時電子報/方路 2013.04.26 00:00
我起身離去時,坐在後頭長滿青苔石椅上的滿臉鬍子老人仍坐在他的位子。

公園周圍不見任何人經過,我把一本深黃色封面寫著魔幻主義經典小說的《佩德羅.巴拉莫》合上後,有些冷風透過公園密密麻麻的樹林隙縫穿進來,心裡浮上怪異的感覺。

老人乾咳了一會兒,緩緩移動身體,走過來,含糊不清的,大概問我現在是甚麼時辰了。我從側面嗅到一股很像是埋葬很久的腐物味,從地上溢出來,這股異味透進我的鼻孔,穿竄在體內器官。

瀰漫四周的異味打擾我置身在魔幻小說的情趣,起初,我沉迷在墨西哥小說家胡安魯佛筆下的《佩德羅.巴拉莫》中,他的筆尖把我帶入地獄感覺,跟著主角「我」隨母親遺囑往一個叫科馬拉的地方,尋找生父佩德羅.巴拉莫,結果路上遇到每一個男性,都是「我」父親的兒子或仇人;遇到的每一個女性,都與「我」生父或兒子有染……。

但樹間的風不斷吹來異味,我無法繼續投入小說情節,鼻子輕微嗆了一下,不過盡量不要太過刻意,免得老人以為我敏感。聽他模糊的聲音,我猶豫片刻,揉了揉發癢鼻尖後,替他看看腕錶。

「下午六時。」我說。

他沒有反應,不確定是否聽到我說的時辰,從後影看到他的背已駝得很很像是一塊風動石的影,在一棵落葉樹下呆望了一陣子,然後又坐回那張鋪滿許多青苔的石椅上。

公園暗下來時,遠方雷聲響了起來,聲音逐漸靠近,天空閃過電光,就在附近,好像漫無邊際抽動的白色鞭子。看來,天晚前會下場雨吧,我轉身問老人是否在等人。他沒有回答,也沒抬起頭,繼續把臉孔藏在下巴繁茂鬍子中。

抽了一根菸後,感覺喉嚨不舒服,乾咳了幾聲,有人走過來,問我是否在等人,我才發覺自己坐在長滿青苔的石椅上,身旁不知明的落葉樹已把枯葉鋪滿地,在地上旋轉。我坐在這裡已經好久了,臉頰長出青苔未修似的鬍子,遠方傳來雷遠,不久劃過閃電,白色的鞭子。

覺得很怪異,公園的落葉積滿地面,四周殘枝,一片荒蕪,似乎很久沒有人經過這裡,甚至連看守員也不曾出現,令我驚訝的是身體竟溢出像埋葬了很久的腐物的異味。

我緩緩移動僵硬的身體,看到自己的背駝得很厲害,口很渴,覺得虛脫。我感到時間在這裡很快流失,想找個人問,現在甚麼時辰了?看到一個年輕人把書擱好,他猶豫片刻,揉了揉鼻子,替我看了腕錶說:

「下午六時。」

他起身離開前,我從他手上看到正棒著的一本深黃色封面寫著魔幻主義經典小說《佩德羅.巴拉莫》。一本似乎告示旅途上不斷重遇或延續死亡的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