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學生參與社運 可扮演部落與社會中介者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3.04.25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3.04.25 公民記者黃傑/台北報導

今年309「廢核大遊行」與420「不要告別東海岸徒步行動台北遊行」中,明顯發現不少原住民族大學生積極參與街頭行動。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原民學生Valagas Gadeljeman認為,原民大學生參與類似的社會運動,可以扮演一種「中介者」的角色,亦即把部落以外的議題、資訊分享回部落,在外面參與活動時,也可為自己部落面臨到的問題發聲。

  

新頭殼網路節目幸福報報--《聲源部落》,22日邀請到目前就讀政治大學民族系的Piho Yuhaw(泰雅族)與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的Valagas Gadeljeman(排灣族)來到現場,與網友分享身為一個原住民學生為何參加社會運動、街頭遊行,甚至主動加入志工行列?以及他們參與活動的心得。

  

所謂的「參與」,Valagas談到以前大學時參加返鄉服務活動,從中學習到作為一個原住民族大學生如何能將所學帶回部落;進研究所後,因緣際會跟隨台大原聲帶社一起加入溪州部落的議題,之後陸續參加許多社會議題乃至於街頭運動。Piho則說,他一直持續參加工作坊進行田野、部落調查,在調查的過程中漸漸了解到部落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這次420「不要告別東海岸徒步行動台北遊行」中,原住民族的聲音是否有成功的表達出來?Piho認為,原住民族的訴求與聲音似乎未能具體的表達出來,許多原住民族的論述元素與文化內涵,似乎僅成為主辦單位活動的一環,甚為可惜。

Valagas則發現到這場遊行活動其實是一種延續,延續了從台東一路徒步到台北一行人的能量。不過,遊行後的音樂會未能充分延續、分享這種能量,若徒步的一行人能夠在會場分享他們「沿著海岸徒步而行」的心得,對於參與活動的民眾應該更有渲染力與凝聚力,也可以讓參與者了解到開發案不僅汙染環境,更是破壞了原住民的共生、永續發展的精神與傳統文化的聯繫。

  

身為學生,在這類活動中可以扮演何種角色?Valagas表示,參與這次活動前與部落老人家有稍微談到,在溝通的過程中他發現,學生可以扮演一種「中介者」的角色,亦即把部落以外的議題、資訊分享回部落,在外面參與活動時,也可為自己部落面臨到的問題發聲。在這個過程中,原住民族學生可以一方面反思自己部落的問題,一方面也反思社會的議題。

Piho則認為,參與活動的過程中可以發現部落自我形成訴求的力道不夠,這可能牽涉許多結構面上的問題,也會反向對於運動者產生無力感,未來的原住民族大學生更應思考如何支持部落、凝聚部落形成力量。[完整的影音請至 http://newtalk.tw/news/2013/04/25/35841.html]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