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冷氣 南韓 帛琉

創傷仍未了:媒體拿種族開刀 錯誤形象一再複製

立報/本報訊 2013.04.24 00:00
策劃、編譯■李威撰波士頓爆炸案發生後,媒體一窩蜂想去挖掘事件發生原因,18日警方公布兄弟檔嫌犯後,更是積極揣測兄弟倆的犯罪動機。專研中亞政治的的人類學者肯吉歐(Sarah Kendzior)表示,媒體的行為等同於妖魔化所有的車臣人。1901年,青年佐克茲(Leon Czolgosz)暗殺當時的美國總統麥金利(William McKinley)。佐克茲出生於美國,但祖籍是波蘭。麥金利死後,美國媒體開始攻擊波蘭移民,說他們是外來者、外國人,且信仰令人不安的天主教,甚至批評佐克茲這個姓氏很詭異、不好發音。當時,波蘭一家英文報紙的社論不悅地表示:「這起悲傷事件發生後,我們同感哀痛,不只是美國人,舉世皆然。」但是,只因佐克茲個人行為差池,卻讓所有波蘭人承受罵名。波士頓的爆炸案,車臣族與穆斯林面臨類似的景況。儘管目前尚無證據能證實這對車臣裔兄弟背後與其他組織有連繫,媒體卻紛紛從車臣的歷史來闡釋這起爆炸案。事實上,這對兄弟從未住過車臣:哥哥生於俄羅斯,16歲前往美國;弟弟出生吉爾吉斯,9歲到美國,並於2012年成為美國公民。儘管兩人在美國長大,媒體卻透過車臣的鏡片來觀看這2個人。媒體已經多年沒有關心北高加索的政治紛擾,如今因為國內犯罪案件的召喚而借屍還魂,成為某種共同默認的理由。▲警方與媒體人員前往馬里蘭州的蒙哥馬利,拜訪查納耶夫兄弟倆的叔叔查尼(Ruslan Tsarni),圖攝於2013年4月19日。(圖文/路透)《每日新聞》(The Daily News)問道:「波士頓屠殺的根源,是否跟數十年前史達林無情地將穆斯林從車臣驅逐出去有關?」《國家郵報》(Washington Post)、《華盛頓郵報》等其他媒體,也都提出類似問題,彷彿查納耶夫家的這對兄弟,就是活生生的歷史衝突象徵。美國社會對穆斯林的偏見並非新鮮事,但來自高加索的穆斯林,面臨的是另一種特殊的偏見,而這種偏見來自無知,但這一無知偏偏以一種真知灼見的方式,滲透至所有事物當中。薩依德說:「只要不感興趣,就不會有詮釋、理解與知識。」波士頓爆炸案發生前,美國幾乎沒有認識高加索局勢的興趣,其無知的程度,從捷克駐美大使不得已發布聲明,澄清捷克(Czech)與車臣(Chechnya)不同的這起事件上可見一斑。既不曉得這對兄弟的犯案動機,對車臣又不甚了解,媒體只好求助維基百科,然後再套用自己的刻板印象。於是,透過媒體呈現的這對兄弟,被剝奪了他們的實際經歷,無視他們過的是21世紀美國青年生活方式,反而硬生生將他們跟一塊遙遠的土地連結在一起。在媒體眼中,兩兄弟的種族比兩兄弟的個人選擇來得重要,然後把車臣人描述成野蠻的、暴力的,結果複製了錯誤的族群形象。事實上,媒體談論的只是一種象徵,而不是活生生的車臣人;談的不是真正的車臣裔美國人,而是一種威脅。種族經常被用來解釋暴力的發生,但沒有種族與生俱來就是暴力的。即使這對兄弟真的與暴力的車臣運動有關,但也不能把車臣族當成是波士頓爆炸案的起因。一百年來,波蘭裔不再被視為次等人,美國不再把他們跟犯罪聯想在一起。但這不代表美國的進步,因為只是對象換了,變成西語裔、阿拉伯人跟車臣人。這些人來美國避難,結果在這裡卻發現自己被人歧視。肯吉歐認為,來自前蘇聯的車臣人或穆斯林,不是暴力衝突的象徵,不要用外國因素來解釋國內犯罪,而是應該根據兄弟倆的行為來作出判斷,而非過問他們的祖先來自何方。(整理自《半島電視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