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給台灣民主留份尊嚴,民進黨別再鬧了

中時電子報/ 2013.04.23 00:00
  前總統陳水扁移監台中監獄附設培德醫院,毫無意外,再度引發支持者的強烈抗爭,聲援陳水扁的民進黨立委邱議瑩甚至一腳踹破了法務部長室的門,因而遭到函送;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批評法務部此舉是「往衝突方向走」的不智之舉,邱本人則自認是行使立委職權。   台灣為了陳水扁這位卸任元首犯法,到底該有如何的處遇,爭議經年不休,但立委行使職權不包括毀損公物,應無疑義;不論對邱或對民進黨,都應該有清楚的認知,否則,挺扁不成反傷黨,代價未免太大了。   陳水扁服刑迄今,話題不斷,他的身體不適,經台北榮總診斷治療也有定論:扁身心狀況確實不好,但未達保外就醫的程度。至於司法與人道之間,也有很清楚的界限:第一,總統不能介入個案,一切要由法律判準;第二,扁涉入十個案件中,只有六件定讞,還有三件未完成司法程序,一件甚至檢察官都尚未偵結,在司法程序未完成前,談不上特赦或假釋;第三,陳水扁目前屬司法定讞的服刑,而非偵查中的在押,與人權無涉;第四,做為卸任元首,儘管過去無前例,法律亦無明定,但多數民眾也能認可必須給他一定的待遇。因此北監為他整理單獨的房舍,戒護就醫期間,北榮盡心盡力,未達保外就醫程度,移監到培德享受九坪房舍,一百多坪庭園,這個待遇是所有在監服刑者都無法企及的禮遇。   曾經坐過廿五年政治牢的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說得最好,他的意見很簡單:第一,坐牢沒有不痛苦的,一百個囚人,一百個患有憂鬱症,該改善的是囚犯醫療,他以當年黃任中因為欠稅遭「管收」,患有慢性病的黃任中甚至不得帶藥進監所,因而提早病故,沒有人為黃任中喊一句冤;第二,扁任總統就職時曾宣誓,「余必遵守憲法,盡忠職務,增進人民福利,保衛國家,無負國民付託。如違誓言,願受國家嚴厲之制裁。」貪汙之扁何敢要求特殊禮遇,何況扁連愧疚之心都無。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面對陳水扁的「囚犯困境」,施明德說:「釋放陳水扁的鑰匙,不在馬英九手中,不在扁迷口中,而是在陳水扁心中。」只有陳水扁覺悟、懺悔、認錯並把不當利益還給國家人民,有形的監所、無形心牢大門都會為扁打開。很遺憾,曾經八年身為國家象徵的陳水扁,迄今完全不理解、不承認他到底犯了什麼錯。   陳水扁不認錯也罷,但離譜的是,因為扁的犯行而失去政權的民進黨,多數黨人甚至也恍若未覺,施明德感嘆呼籲陳水扁,「請留給我們一點前總統的尊嚴。」某種程度也是呼籲挺扁的民進黨支持者和黨人,因為扁入監服刑以來連番上演的鬧劇,很大部分都是他們製作、導演的,從誤傳扁病情到誤傳扁輕生,他們都忘記了,塑造扁口吃、失智、退化的形象,就是打趴卸任元首尊嚴的關鍵;民進黨失去政權五年多了,還是不能走出「陳水扁魔咒」,一個永遠無法擺脫貪汙犯法形象的在野黨,要如何重返執政?   對各種聲援阿扁的動作,一般民眾基於對卸任元首的基本尊重,保持雖嘆息但容忍的態度,但容忍也是有底線的;邱議瑩一腳踹破的不只是法務部長室的門,還有民進黨理性中道的門面。立委職司監督政府,然其職權行使在於國會問政,事實上,從扁在押到服刑,民進黨公職無一日不在議會殿堂質詢、杯葛,不論其發言基於理性或非理性;扁支持者在北監、在北榮、在培德門外抗議不斷;這都屬民主社會許多人不同意但必須忍受的範圍,即使綠委們群集法務部也罷,就是不能有破壞部長室門板此類的舉止。還是以施明德為例,當年他領導紅衫軍集結凱道抗議貪汙總統,多少人鼓動他衝進總統府,他節制了;如果邱議瑩不服,還有一位前立委同事邱毅為例,邱毅闖入高雄法院,毀其大門也遭函送法辦。   此外,蘇貞昌身為最大在野黨且曾經執政的民進黨黨主席,對台灣的民主發展是有責任的;法律面前應不分藍綠、只問是非對錯,衝突從民進黨無節制的挺扁時就已經開始,台灣社會對民進黨的容忍也有其底線。給陳水扁、卸任元首留點尊嚴,也為民進黨和台灣的民主留份尊嚴,這場鬧劇該停止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