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鄰國急起直追 杜拜金融中心地位不保

自由時報/ 2013.04.22 00:00
編譯楊芙宜/特譯

倫敦顧問公司調查顯示,杜拜的中東金融中心地位正遭遇挑戰,超級富豪多的鄰國卡達、阿布達比、沙烏地阿拉伯都急起直追。沙國首都利雅德、卡達首都杜哈獲得政府積極擴大財政支出的加持,營建業欣欣向榮,吸引大銀行紛紛轉向進駐,一舉壓過杜拜成為該區域專案融資的重鎮。

英國Z/Yen顧問公司上月公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ers Index)由倫敦、紐約領先排行,杜拜掉1名至第23,卡達進步5名至第30。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大幅躍升32名至第33,成為這次調查最大贏家。

伊克巴(Saad Iqbal)兩年前離開在杜拜的德意志銀行時,歐洲銀行業面臨債務危機延燒,正縮減規模,他轉到沙烏地阿拉伯第三大的利雅德銀行擔任專案融資主任。沙國並非一開始就是首選,但他發現杜拜金融業萎縮,交易出現在沙國、卡達。

杜拜城市擁有210萬人,2004年杜拜國際金融中心開幕後就成為區域銀行業樞紐,承諾50年內零稅負,吸引國際銀行、資產管理機構、保險業者進駐,目前仍是含匯豐、德意志、渣打在內銀行的中東總部。

杜拜缺乏大量石油、天然氣蘊藏,金融服務業占國內生產毛額的11.3%,相較於沙烏地阿拉伯僅3%、卡達4.7%為高。

急起直追的沙烏地準備進一步開放股市投資,政府擬大撒5000億美元,全力發展金融中心。此外,利雅德、杜哈也吸引金融業者鎖定世界集中最多的超級富豪,開發相關業務。

阿拉伯世界中最大交易所在利雅德,股市規模3930億美元,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股市的三倍。

沙烏地非居住的外國人雖僅能透過換股或指數股票型基金方式進行股票交易,但德意志銀行2月指出,沙國可能近期開放海外資金管理人直接投資當地企業上市的股票。

沙國股市交易飆升

在沙烏地阿拉伯股市交易量直線上升之際,把地區股票團隊轉到首都利雅德的銀行業者包括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貸。利雅德都會人口超過500萬人,該城北方正開發「阿布杜拉國王金融區」,尋求吸引更多金融服務公司進駐。

根據波士頓顧問公司統計,卡達176萬人口當中,百萬富翁家庭比例世界排名第三,僅次於新加坡、瑞士,也積極設法自杜拜的金融服務中分一杯羹。

卡達金融中心管理主管奧賽比(Abdulrahman Al-Shaibi)3月11日表示,該國將從主權財富基金提供資產管理人進駐當地所需資金。他指出,卡達也準備設立再保險公司,並出售股份給民眾,以力搏蛻變為區域的金融重鎮。

卡達收購銀行股份

世界第三大天然氣儲藏國卡達正加強與瑞士信貸的合作,收購6%該銀行股份、買下其倫敦總部,兩者並共同成立Aventicum資產管理公司。瑞士信貸目前正移轉其地區投資業務總部至卡達首府杜哈。

杜哈與利雅德一樣,比杜拜更具專案融資利基。卡達計畫在2020年舉辦世界盃足球賽前,投資基礎設施1400億美元,包括興建地下鐵網絡、道路、旅館與體育場等。相對地,杜拜透過不斷舉債以轉型至金融與旅遊中心,2009年曾瀕臨債務違約邊緣。

人力資源機構米高蒲志國際的杜拜管理主任葛利伯(Matthew Gribble)表示,卡達金融服務業擴張迅速,目前徵才人數超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含阿布達比、杜拜等七個酋長國)的情況;相較其他市場,找人到卡達任職並不容易,但它吸引來自歐洲、英國等市場受壓縮的人才。

另外,中東其他國家也正試圖力追杜拜。阿布達比正興建稱為首瓦廣場(Sowwah Square)的金融中心,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國際金融中心則是提振國家在區域地位的策略之一。

研究機構Signet Institute董事長布萊爾(Angus Blair)指出,短期內杜拜仍是企業與個人偏愛進駐的地方,在杜哈、利雅德發展與強化資本市場與金融服務的發展後,該地區金融服務業競爭也勢必增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