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基金會推計畫 助巴貧童就學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巴基斯坦每12名兒童就有1人失學,像阿瑪拉(Aamara)這樣的孩子,似乎註定成為文盲。這名女童來自貧窮家庭,住在巴基斯坦的小村落。女性、貧窮及村落,這3個背景使她成為全球最不可能接受到教育的族群之一。女童就學困難重重據查哈帕(Mushtaq Chhapra)在《路透警示網》的投書,巴基斯坦有2,500萬名兒童失學,是全球失學人數第6多的國家。這樣看來,巴基斯坦不可能達到2015年千禧年全球發展目標中的基礎教育普及目標。查哈帕是巴基斯坦非營利學校組織市民基金會(The Citizens Foundation, TCF)的創始成員,目前在TCF執行委員會任職。她指出,巴基斯坦的全國識字率僅58%,女性識字率更低,只有46%。在當地,貧窮民眾缺少安全、鄰近且可負擔的學校。女孩上學遇到更多困難,除了面對實質問題,如通勤距離每超過5百公尺,女學生的註冊率就下降20%;同時,也面臨文化和財務上的困難。阿瑪拉可能在15歲時就會成為女傭,賺取最低薪資。未能落實受教權巴基斯坦國會通過第18條憲法修正案,讓教育成為巴國人民的基本權益:「國家將會提供所有5至16歲的兒童免費義務教育,施行方式由法律規定。」但查哈帕指出,公部門因為管理不當和貪腐,根本無法提供普遍教育。8%公立學校「不具功能性」、16%沒有校舍建築、44%沒有供水、60%沒有廁所、55%沒有校園圍牆、79%沒有電力。教師時常缺課,也是巴基斯坦中輟率偏高的主因。每10名兒童中,只有2人能讀到5年級。私立營利型學校成為補足國內教育需求的重要角色,但是經濟報酬過低,加上缺乏合格教師,讓金字塔底層的學生無法就讀這些學校。然而,阿瑪拉現在卻進入了巴基斯坦的頂尖醫學院讀書。她是如何克服這一切困難的呢?查哈帕指出,阿瑪拉從6年級起,就進入由TCF所經營的一所學校。畢業前,TCF提供她升學指導和財務津貼,幫助她打造進入醫藥領域的夢想。TCF是由關心巴基斯坦公立教育低迷不振的創業家所成立,屬非營利組織。TCF的管理模式設計,是要確保來低收入家庭的兒童(甚至是女孩)能進入學校就讀,同時在文化和財務上得到支持,讓孩童接受有品質的教育。學費採彈性收費查哈帕表示,全巴基斯坦有910所學校加入這個替家境不佳兒童提供教育的學校網絡;從過去17年的運作來看,證明了TCF的模式能夠有效提供巴基斯坦貧困家庭以低廉學費接受有品質的教育機會。TCF學校的創新設施,包括為教師提供免費通勤設施,避免教師缺席。此外,校舍多設在低收入社區中心,讓兒童步行即可到校。學校也設有圍牆,保護學生安全。學費支付採取視經濟狀況訂立支付金額的彈性方式,其餘則由捐款來補足。學校教職員全為女性,以此鼓勵女孩註冊入學。TCF學校設置了健全的組織架構,以確保高效管理,但在巴基斯坦動盪最嚴重的區域,仍有執行上的困難。TCF在1996年開始辦校,起初只有5所學校,該組織的願景是藉由提供窮困兒童高品質全人教育,對整體巴基斯坦教育帶來正面改變。就像阿瑪拉一樣,TCF的確也克服了困難,漸漸在改變巴國教育現況。直到2013年4月,TCF已在巴基斯坦97個城鎮提供12萬6千名貧民窟和鄉村兒童教育。提供就業機會TCF系列學校也為巴基斯坦提供了超過9,500份工作機會,當中有6,300名女性教師因為TCF系列學校得以維生。此外,近50%的TCF學生為女孩。TCF在許多面向的表現上,也超過巴基斯坦全國平均標準:有超過90%的TCF學生順利畢業,巴國平均畢業人數只有60%;而TCF畢業後繼續求學的學生有超過70%,全巴基斯坦平均人數只有40%。多年來,TCF已成為全球知名組織,2013年更獲得斯科爾基金會(Skoll Foundation)的社會創業獎。查哈帕表示,TCF現在要開始利用過去的成功經驗來影響巴基斯坦國內教育政策改革,同時探索建立公部門與私部門合作辦校的可能。查哈帕重申,從一開始,TCF就一直想要讓每個巴基斯坦兒童享有教育權,而非只有菁英階級才能享有的特權。但TCF的成功並不是只靠外界的讚譽,或改變遊戲規則的創新教育模式。TCF的成功,要靠阿瑪拉這樣的學生來實現,這些學生克服種種障礙,實現TCF的願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