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段宜康 農藥 崩盤四國

淡水到大阪之旅路(上)

新頭殼newtalk/陳銘城 2013.04.19 00:00
(前言)最近翻出舊筆記和照片.那是1999年7月15-19日.因好友潘小俠忙.無法以經紀人身份帶金門王,李炳輝兩人到日本,大阪參加”亞洲音樂節”的慈善演唱會,臨時找我帶他們去一趟日本.沿途我拍照,也記了筆記,雖然金門王已病逝多年,李炳輝曾中風,身體和生活都不好,也久沒連絡,想來,還是抽空寫出這趟從淡水到大阪的旅路記實(日文翻譯”流浪到淡水”為:”淡水之旅路),想紀念在天上的金門王,也為辛苦生活的炳輝阿加油打氣,更為自己償還積欠的稿債。 成名前的金門王和李炳輝 金門王的本名叫王英坦,金門人,小學時和同學撿到未爆彈,他調皮地敲打,結果爆炸傷了他的雙眼,也炸斷他的一個手掌,後來他來台醫治也上盲人學校,學習樂器也啟發他的音樂天份,更結識李炳輝,兩人日後成為歌唱拍檔。 金門王曾結婚生下一女兒,但老婆認為跟著瞎眼又只會唱歌的王英坦,沒有希望,於是和他離婚,帶走他的女兒,王英坦在酒家.茶室唱歌時,大家都叫他”王仔”,一直到認識到淡水拍照的潘小俠後,才改叫他為金門王。 李炳輝的身世,更是坎坷,母親生下他時,他已近乎全盲,很不討繼父的歡心,在母親早歲過世後,他自覺在繼父家已無容身之地.12歲時.他就離開大園繼父的家.一 路摸索,行乞往新莊母親的娘家去,他的母舊聽說盲眼的外甥離家出走,也找到李炳輝,接他去唸新莊的盲人學校,後來再送他去台中的惠明盲人學校,學習按摩和 樂器,他會口琴和手風琴,離開惠明中學,他因瘦弱,無力可從事按摩工作,改彈樂器和唱歌,就在茶室酒家裡,認識了金門王,兩人成為那卡西的搭檔,一起走唱 討生活,當時的台語老歌”人客的要求”的歌詞:”乎人客的邀求,教我唱著,故鄉的情歌,唱出遙遠故鄉的口味,伊敢是跟我同款,說不出心內隱情,忍著,忍著目瞅邊熱情的珠淚,一息陣忍不住,煞來哭出來…可說是在沒唱紅”流浪到淡水”前,他們在黑暗(看不見)酒家內,討生活的走唱人生寫照。 金門王和李炳輝南北,四處走唱,本來還有一位叫”塊半”的盲友,外加一位女歌者,他們曾組成”三加一”合唱團,有一次客人高興,給了他們不少的賞金,一夥人開心的去吃火鍋,但是彼此都是盲人,不小心弄翻了熱滾滾的鍋子,每個1人都燙得哀爸叫母,好景也不長,”塊半”後來為情所困,竟自殺死了。 兩人後來到淡水竹篙厝安定下來,那時,建築景氣好,北投又已廢娼,淡水的茶室(又叫茶桌仔)多家,消費便宜,兩人的那卡西生意還不錯,可以過日子,但是客人點唱,是不容許三首以上的歌不會唱,否則叫你回去,回家時就要苦練,一晚要學會6首歌,並記牢歌詞,最多時,他們可以記得唱將近一千首國,台語和日文歌,後來九零年代,卡拉OK流行,客人喜歡自己唱或找小姐陪唱,只叫那卡西伴奏,或者根本不叫那卡西,兩人也因此忘記了不少歌曲的歌詞,認識潘小俠時,正是他們的走唱生涯最暗淡的時日。 金門王和李炳輝的走唱日子,各自有不足為人道的事故。 金門王還惹上官司的麻煩,他原本有位女友和他同居,在那卡西沒落,收入不定時,女友有意求去,讓金門王的男人自尊心,飽受打擊,一次金門王喝了酒,女友再度吵著要離他而去,盛怒之下的金門王竟酒後拿出水果刀威脅,也劃傷了女友,警察來到後,不得不做筆錄,事先還教他說:”王仔,大家都知道你的性情,你等一下,我筆錄問你的時候,你就說是喝酒後,一時情緒失控,拿水果刀想嚇她,不小心傷到她,因為你也看不見,”結果,金門王氣猶未消,竟然告訴好心的警察:”不行,恁爸就是欲乎死,你就是愛安揑寫,”結果這樣的筆錄,到了法官那裡,雖然同情他是盲人,也無法輕判,於是從傷害罪,變成殺人未遂罪,但是,實際讓盲人去坐牢,監獄也很困擾,拖延許久後,才關他一陣子,他的弟弟阿偉常跑監獄為他送物品和辦事情,金門王看不見,生活無法自理,牢房裡需有人協助他,告訴他;廁所的位置,毛巾放哪裡,衛生紙在哪裡,讓獄方很是頭痛,也就早早讓他保外回家去。 李炳輝卻是曾經中過愛國獎券的頭獎的幸運兒,過去他一向沒女人緣,不像金門王女友不斷,中愛國獎券後,過去不理他的女人(多是在風塵裡討生活),紛紛圍繞著他,一個個使出渾身解術,對李炳輝百般殷勤和撒嬌,她們要他買機車給他,她才能為炳輝阿跑腿,買菜煮飯給他吃,結果,機車到手後,那女人就一溜煙地,不見人影,還有不少女人向他借錢,也都跑了,反正那行業流動很快,炳輝阿又看不見,也沒那些漏跑女人的辦法,意外之財,很快就被騙光了,李炳輝仍然是孓然一身,還好他曾喜歡過的雅惠,後來在他成名,從日本回來找他,至今還在身邊照顧他,只是現在兩人的生活很辛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