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三立 颱風假

從太陽的墓場看到岸上風雲 錦繡大地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立報/本報訊 2013.04.18 00:00
■李幼鸚鵡鵪鶉高雄市電影館高價引進大島渚大批電影,全都用35mm的大銀幕拷貝原貌映現,使得電影學者鄭秉泓策劃的這個回顧展格外珍貴難得。自己原本最愛《新宿小偷日記》,不料1960年(日本)出品的《太陽的墓場》就讓我陷得無法自拔。開場是一大群人一大早映著朝陽上工的情景,喚起你我對義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的記憶。社會底層勞工階級,摻進犯罪題材與社會陰暗面,讓你我以為是馬龍白蘭度1954年主演的美國電影《岸上風雲》的日本版。年輕女郎花子(炎如世子飾演)在男女眾人雜居的房間走著,一襲白胸罩尚未披外衣。一個男人抱住她想要一親芳澤,她立即持刀斥喝。對方說只是開個玩笑,花子反嗆彼此只是工作搭檔,要女人大可以去狎妓。底層社會、黑道成員,依然不乏這種勇於自主的女性。怪不得大島渚的電影常被解讀出女性主義色彩。後來另一回,花子睡在上舖高處,兩腳伸出床外,有個男人走來打量她兩腿間,被她踢退,還罵對方混蛋,因為:「你是我父親!」那人只好誆稱是幫她蓋被。《太陽的墓場》的辛辣,以及人物處身環境的險惡都遠勝《岸上風雲》,由此可見。一位純純的男孩阿武(佐佐木功飾演)的出場是走在街頭陋巷,而且拉著另一男孩阿達的手,宛如小孩依賴著大人。他倆被兩個男人圍堵、毆打,隨後加入那夥人的「新榮關」幫。才剛加入,就看到幫派的二頭目欺負名叫伸子的女人,不肯給錢讓她墮胎,還要逼她賣淫。阿武後來被一個男人毆打倒地,眾人哄堂大笑。他悻悻走開,花子鼓勵他要有鬥志。他倆初見,女強男弱早已分明。野外,公園。阿武目睹幫派成員霸凌一對男女情侶,把男孩推進深水溝裡,把大片野草塞進女孩嘴裡。阿武驚駭,花子冷靜。對比出阿武的柔與花子的狠。往後,阿武內疚公園那男孩死了,花子卻鄙夷那個傻瓜因為女孩被強姦而自殺。阿武認為不該這麼說。這番對白我沒看懂,或許阿武埋怨明明男孩被推下水溝淹死竟被花子用男孩自殺來粉飾,但也可能男孩沒有溺斃而是日後痛苦自殺,因為花子補上一句如果自己是那男孩一定會殺了兇手。阿武不想再為幫派值勒站岡,花子提醒說他們不會放過他,會殺了他。花子的狠與冷讓你我心往下沉,既對比出阿武的善良,又映襯出花子再剛再悍卻破例格外疼惜阿武,彷彿在高空走鋼索時談戀愛。「新榮關」幫的人猛打阿武,首領(津川雅彥飾演)喊停。二頭目諷刺「怎麼突然心軟了?」你我反倒順便看出悍女花子與男性首領似乎都對純純阿武情有獨鍾,或者特別優待?依稀為這兩男一女的錯綜糾葛埋下伏筆。此刻,花子不在場,眾人要外出辦事,把阿武當廢物留在屋內。伸子為阿武拭血,阿武拿錢給她,慫恿她逃走。你我看到黑道魔掌下,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悲哀以及小人物互相扶持的人性光輝。佳子不肯逃走,反問阿武被打為何不逃?倒是相當辯證的思維。日後,阿武鼓勵佳子與名叫野洲的男人私奔,不料他倆被逮,短袖紅衫的野洲被殺遇害。阿武好意豈不害了人家?片中,阿武常穿橙紅T-shirt,花子衣裙黑白花色總摻進紅。《太陽的墓場》從太陽、陽光、衣衫、色調讓我以為大島渚喜歡紅,猛然一想,從日本國旗到本片片名都是太陽,都紅,導演在觀察、反省、批判日本這個社會(國家)的心思,昭然若揭。有一回,阿武在屋裡唱歌。首領走進來,拿起歌本,說這是女孩子唱的歌,問阿武從哪兒學來的?阿武不記得了。首領又問如果他倆呆在一起,阿武會不高興嗎?阿武回答:「不會啊,你待我不錯啊。可是……」首領問:「可是什麼?」阿武說:「太多的打打殺殺了。」這讓對方沉默了片刻,方才回應:「我們能做的只有這樣。如果我們不這樣,對手(大濱集團)也會來追殺我。等我死了,這一切就結束了。」阿武表示就像個陀螺。首領不解。阿武說陀螺一停就會倒下來。這是本片最讓我意亂情迷的戲,佐佐木功扮演的阿武純潔俊美,津川雅彥扮演的幫派老大英挺得非常酷,大島渚提供了兩種迴然不同的男色。這兩位年輕男孩的腥腥相惜,跟多年後台灣導演楊德昌1991年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裡的少男小四(張震飾演)與幫派酷帥老大Honey(林鴻銘飾演)宛如愛愛的男男友誼遙相呼應。另一方面,台灣、日本、中國深受個人獨裁與戰火毒害,格外珍惜美國導演威廉‧惠勒(William Wyler)1958年電影《錦繡大地》(The Big Country)【兩男私人恩怨竟造成家人、長工、僕傭全都捲入的惡鬥屠殺,結果由兩男對決雙雙斃命結束大西部多年的宿仇】,大島渚也深受影響,甚至在《大陽的墓場》後來還模仿《錦繡大地》裡的用大遠景描寫兩個人的打鬥讓要脫離幫派的阿武跟到死不知悔改的阿達襯著Cha Cha Cha旋律的演奏曲搬演在大環境中顯得何等渺小的身影。末了,阿武與首領的男男友誼壓倒阿武與花子的愛情。阿武的感性對比了理性。花子的理性又跟狠毒強悍孿生共存,愛卻真情流露。首領射殺阿武宛如陰莖或射精進入阿武體內,兩男在鐵軌被火車輾死活像男男雙雙殉情。至於政治、社會、國際(日本、美國、俄國)、「不知我(個人或國家)是誰」種種探討,好處說不完。《太陽的墓場》 (高雄市電影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