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咄咄集:樹樹都如花

立報/本報訊 2013.04.18 00:00
■吳忠泰4月16日,輔大創辦人于斌樞機主教冥誕日後3日,我應邀到輔大向一些師長報告私校年金的發展。我知道馬偕牧師的時代、于斌受洗的時代是沒有年金問題的。

這週是期中考週,大學校園的人際互動有些特別的氣息,文學院前荷花池剛展嫩葉,學生走過時,有人猶有心情數池中小烏龜,有些則討論著考試細節,聲音是克制的。校區建蔽率不高,故無樹不青,年輕學子的臉上少見愁苦,身處溫悶的空氣中,頓時感到無樹不是花,好一個豐盈道場。

輔大東吳的特殊性不用我說,但其實我是不清楚的,與會的老師是在等我傳福音嗎?怎麼可能!俺只是來報軍情的小兵,講的不是生命解脫之道,而是紅塵裡分配的利益衡平;想清楚之後,走過于斌墓園前的我無比輕鬆,心想:老于,我做的事和你不同一個世界,你傳你的道,我打我的雜,我心裡把你擺的位置很鮮明,你們輔大有個硬頸的畢業生,叫做孫窮理,他知道我做的事不偉大,但也不丟臉。

說完了年金發展,輔大的師長問我:校園內的老師要花時間關心退休金的自主投資,而不是等制度成熟運作即可,這會不會太耗神了?說真的,我是答不下去的,教師走下神壇已是事實,在不當的教師評鑑制度下,任何一所大學教授的從容指數都是再三打折的,只不過私校年金是個遲到的正義,一直不來,私校退撫儲金卻又領先於勞退,走到自主投資這一步,同仁的徬徨令人感同身受。

如果我是規劃的官員,我可能會反問:讓你有機會負責,為何還要嫌麻煩,如果我是理財專員,可能告訴你:貸3千萬買5千萬房子,比擁有1千萬房子沒貸款還幸福,但我什麼都不是,在退休制度的摸索過程中,我只是你漫漶泥路上那污手相攜的兄弟而已,我們可以把如雲的春樹看成花,但人間從不會樹樹都開花!

在這晴雨不定的春天,我們一校一校講,有的是公校,有的是私校,一張張的臉讓我再三反省,簡媜的新書也剛好提點了我們:精神上的富足親友的護持真真不能被年金制度比下去,有此一念,路才走得下去,才不會走入無樹無花的死胡同。(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副理事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