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流氓律師愛喬經營權 屢用全額連記逼退小股

自由時報/ 2013.04.18 00:00
〔自由時報記者/台北報導〕律師炸彈犯胡宗賢的犯案真正動機究竟是何,迄今仍是謎,要了解這名炸彈犯律師的心思,必須從他過去縱橫上市公司的行事作風切入,或有可能窺其全貌。

胡宗賢長於介入公司經營權之爭,觀察其操盤手法,雙魚座的他,慣於採取較激烈、激進的手段「喬」事情,事實上,他在每場經營權戰役都打得轟轟烈烈。

入律師這行十多年的胡宗賢,在「集保之母」陳錦旋律師的提攜下,胡參與多次重大經營權之爭,親自跳上第一線,投入的關鍵戰役包括:大毅與國巨、黑松與微風、東南水泥、大同與華映等。

胡宗賢參與的這些戰役都有共通特色,例如公司土地資產豐、家族不團結;胡慣用手法有質疑財報重大不實、向證交所檢舉對手違法、要求提前召開股東臨時會、干擾既定股東常會召開,而每一步動作都高分貝訴諸媒體。

最著名的手段則是採用被視為惡法的「全額連記法」,協助持有過半股權的一方「贏者全拿」,囊括所有董監事席次,逼退小股東;黑松經營權之爭,黑松張家在胡宗賢操刀下,最後就擬使出「全額連記法」撒手鐧,以戰逼和。

法律顧問 趁機謀取董事職

弔詭的是,胡宗賢在參與經營權戰役的公司所扮演的角色,常常不僅是律師、法律顧問的角色,受託公司的一方往往還會給他一官半職,讓他出任董事或監察人;據悉,胡為黑松張家贏得經營權戰役,當初黑松張家就承諾要給他一席董事。

知名律師鍾永盛是少數與他交過手的人,鍾回憶,當時黑松公司在台北市開股東會,胡自稱監察人代表,硬闖股東會放話查帳,態度囂張跋扈,但胡拿不出授權書,鍾要求他離開,胡雖自知理虧,臨走前卻不忘撂狠話「我要去告你」。事後胡宗賢沒有真的告他,但對此人行徑留下深刻印象。

記者昨訪問文化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律師呂偉誠,呂記得胡宗賢是文大夜間部最後一屆法律系畢業,但胡幾乎不跟校友互動,校友們聽到胡涉案消息都感到很惋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