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要主權還是要漁權?保釣中漁權與極端民族主義的糾結分合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3.04.16 00:00
台灣日本談成釣魚台海域的漁業協議,儘管符合馬總統延續自民進黨政府執政時和早期鄧小平精神的「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原則,但北京態度很嚴厲,對協議沒有絲毫肯定,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說,這協議是北京反對的「日方在有關海域採取(的)單方面行動。」又說「中國對此事表示嚴重關切,要求日方切實恪守一個中國原則。」 顯然,北京的態度和兩岸的極端中國民族主義者的立場是一樣的,他們都非常非常憤怒,認為簽協議違背了他們堅持先談中國的主權再談台灣漁民的漁權的立場。洪磊清楚地表達了北京認為台日漁業協議日本只能和北京談,否則違背了「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但這協議到底解決了台灣漁民10多年來的痛苦,也緩和了東海海域的爭端,台灣朝野和東亞各國(除了琉球漁民)都大大鬆了一口氣,非常肯定。 釣魚台的漁權爭執雖然起源於主權爭執,但是兩個爭執發生的時間並不相同。到底先處理主權或是漁權,台、中、日政府、民間各種立場都有,甚至同一個政府或同一個人都有前後立場上劇烈轉變的。 例如當年的「保釣王子」青年馬英九悲憤地投入保釣運動,是因為認為保住釣魚台才可以做為爭奪釣魚台海域油氣開發權的依據;等到唸了哈佛以後著書立說認為像釣魚台這種不住人的小島在經濟海域的劃界上沒有地位,他說「釣魚台列嶼不應享有大陸礁層及專屬經濟區」,他的主張變得和中國完全一致:東海釣魚台海域的劃界的依據是大陸架,釣魚島和他周邊海域都在中國的大陸架上所以一起屬於中國,他本身不是主張海域經濟權利的基礎;但當了總統後卻依據2003年以釣魚台領海基線做基礎畫出的「暫定執法線」去和日本達成協議。這樣,他的立場可以說歷經三大變,變很大。 40年來的釣魚台爭端,先發生主權爭端後發生漁權爭端;先台灣再香港,後中國,最後在台灣得到初步的解決。 本來釣魚台就像周恩來說的,過去是根本沒人注意到,沒人要的小荒島,純粹是1968年聯合國發布海域底下可能有豐富石油氣蘊藏,才引發了台日之間的爭執。1970年美國的台灣留學生因此發起強烈中國民族主義色彩,主張「反對美日私相受授」、「外抗強權,內爭主權」的保釣運動,但當時在兩岸政府因應國際情勢的優先考慮之下,給了個冷處理甚至鎮壓後,很快地,一沈寂下來就差不多20年。 在其間,台灣鎮壓傾向北京的統派保釣人士,如陳鼓應;但留美的反共右翼保釣人士則回台成為國民黨新生的政界骨幹,被蔣經國重用如馬英九,極右人士則靠攏王昇,如郁慕明。但中國,對保釣人士鎮壓的時間更持續到2000年之後。台灣到中國的留美保釣人士流放勞改,民間保釣人士北京童增廈門李義強等不是軟禁就是逮捕,這使一心寄望北京的保釣急先鋒黃錫麟說得很哀怨「對我們民間保釣人士來講,是一種很大的挫折感。」 基本上,唯主權論的保釣運動,港台的中國民族主義份子雖是啟動的主力,但在台灣,極端民族主義保釣份子自轟轟烈烈的1971後就在鎮壓中消沈,更在1980〜90年代在民主化,本土化動中迅速凋零;保钓在年轻人一代中後繼無人,黃錫麟黄锡麟說得很淒涼,「在台灣島內,早期的保釣悍將漸漸老去、凋零,保釣人數越來越少。保釣運動經歷了近四十年。當初熱血澎湃的青年,至今多數白髮蒼蒼,更有些朋友已因壯志未酬,含恨而去。」 至於香港,1990年代一開始,就要來臨的97就已雷聲穩穩,衝擊出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危機也連帶衝擊出了再一波的聲勢浩大的保釣運動,97前夕,1996年保釣燭光晚會群眾多到幾萬人。日裔作家新井一二三對香港的保釣運動這樣說:「九六年的香港保釣,明顯是『九七』的前奏曲。香港人下意識地把注意力從『九七』轉移到保釣去。」許多人透過保釣「讓他們在後殖民的疑懼中主動取得中國人的合法身分」(王智明);但97之後對一國兩制的失望,香港人追求民主的群眾運動又急速地取代了民族主義的保釣運動,2000年後和台灣一樣低迷到群眾只剩幾百甚至幾十人。在這時,巍然崛起的中國,保釣的群眾運動在極端民族主義教育後和極右知識份子鼓舞下,短短幾年間就爆發得轟轟烈烈,和中國跨過島鏈跨向遠洋的大國戰略滙流,中國軍方鷹派頻頻出招叫陣喚戰,終於劇烈地動盪了西太平洋的波濤,撼動了整個東亞戰略格局。 釣魚台漁權爭端在1990年代中期才突然由台灣民間爆發。 儘管台灣漁民「世世代代」在這裡捕魚的說法靠不住,台灣漁民在釣魚台捕魚是漁船機動化之後才有的,是在1910年之後的事。但此後逐漸成為台灣漁民漁場,琉球人、中國及日本漁民少到這裡捕撈,因此成了台灣漁民傳統漁場。 問題是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1994年生效。1996年日本批准海洋法公約,並宣布實施二百浬專屬經濟海域,以釣魚台列島做基礎在釣魚台和台灣及中國大陸間劃出海域中缐,釣魚台台灣傳統漁場全被涵蓋在日本專屬經濟海域內。(圖一)同時日本內閣還宣稱將驅逐進入釣魚台海域的台灣漁船。台灣東北部漁民又憤怒又恐慌,為了漁權,他們成為保釣的生力軍,和已趨凋零的大中國意識型態老保釣立刻滙流,掀起新一波的保釣運動,漁民也當然地成為出海保釣的主力。 圖一 同年香港保釣人士陳毓祥的逝世以及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過分壓制立場激發了港、台兩地的保釣行動。10月6日,即陳毓祥出殯當天,台灣金介壽和香港立法局議員曾健成領導的新一輪保釣行動,從基隆帶了上千艘漁船出發駛往釣魚臺列嶼,並在島上同時揮舞五星紅旗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旗幟,以表示釣魚台是所有中國人的領土。 為解決漁權爭議,1996年台日開始漁業會談, 2003 年台灣制定「中華民國第一批專屬經濟海域暫定執法線」,既作為海域執法依據也是會談基礎,但到2004年九月為止共舉行了14次,都無法達成結論。 2005年第15次東京談判,雙方認定在達成協議前應有一共同開發區,或「日台暫定水域」,讓雙方漁船都能進入捕魚但都沒達成協議。 不過此後到2004年前由於日方並沒有嚴格執法,雖然遲未達成共識,雙方多能相安無事。 2004年初,乘大國崛起之勢,中國保釣人士馮錦華等人成功登陸釣魚島,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中國大陸人民終於第一次登陸釣魚島。從此日本開始嚴格依據其主張的中線執法,台灣漁船被扣及被驅離的案件增加,衝突升高。 2009年是沿海國家向聯合國遞交延伸大陸架申報的最後期限,在其前夕,2008年,台灣聯合號漁船、全家福號先後積極開到釣魚台海域保釣。08年馬總統上台09年日本親中的民主黨執政,停止了台日漁業談判。 2010年中國和鄰海各國全面升高海域緊張關係,終於在2012因日本國有化釣魚台,對峙升到最高點。 在這幾年期間,美日都認為馬總統因為意識型態背景,積極和北京配合聯合保釣,其中以2012年9月24日起,宜蘭漁民為主的「為生存、護漁權」保釣活動是兩岸官、商、民合力保釣的高峰。本來一方面為了感激台灣民間在核災時的熱心捐助,一方面為減少壓力,日本已主動要求恢復台日漁業談判,並第一次鬆動了對主權立場的措詞,由外務大臣玄葉光一郎向「台灣人民」說釣魚島是「懸案」,這時又中止了談判,最後馬總統一再保証絶不兩岸聯手保釣後,台日才終於在歷經17年16次失敗後達成了漁業協議。 統派人士痛駡協議是台灣為了漁權放棄主權,其實這協議並沒有提到主權屬誰的字眼,也沒有提到釣魚台三個字。附圖上標示了釣魚台島12海浬,也在協議中沒做文字說明;只講專屬海域,並沒有講明是誰專屬。並用「免責條款」模糊化主權意涵,這些,其實都符合了鄧小平擱置爭議的精神,卻並不表示台灣放棄主權。 何況「協議適用海域」包括排除對方法令適用海域與特別合作海域,是涵蓋了除了北緯27度以北及東經122度30分以東我國所有的暫定執法線內的海域,這實際上等於默認了我以釣魚台領海基線做基礎劃界的權力。至於北緯27度以北沒納入是因為在1997中日兩國已經把他劃在「中日暫定措施水域」之內了。 圖二 值得注意的是協議適用海域雖排除了釣魚台列島12海浬以內地區4335平方公里面積,但日本讓出了我國暫定執法線以南,以東3塊共4530平方公里面積的海域,而這三塊海域正好是過去日本驅離我國漁船事件最密集發生的地區,尤其適用海域下方倒三角形區塊內,是台灣漁船捕黑鮪魚受到日本公務船最多干擾的地區,簽署協議後,現在有96%以上的地點已經在協議適用範圍內。 圖三 由於在這協議達成,1996年來令台灣漁民痛苦萬分的漁權爭端已告一個段落,漁民難再成為保釣的動力,極端民族主義者憂心忡忡,然而,畢竟,由於我國以釣魚台主權為基礎的暫定執法線效力的被確認,台灣在主權上其實獲得了比以前更有利的立場。 當然釣魚台爭端除了主權、漁權外,海底油氣才更是1970年代引起爭端的源頭。北京在過去沿襲中國歷史陸國傳統,限制漁民出海,海洋爭霸的戰略還沒形成,對油氣興趣也不大,在台日爭釣魚台主權時中國冷處理,現在對台灣漁民漁權興趣雖然同樣不大,但對油氣興趣已迥然不同,海洋爭霸的戰略觀更已愈趨成形,於是邀台灣在釣魚台和太平島上合作,要讓這些小島嶼成為鬆動台灣在西太平洋島鏈戰略地位的支點(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221/34842488/釣魚台奪島醉翁之意不在酒(林濁水)。不料不斷上升的張力使台日同樣難以承受,而對台灣來說,主權和油氣開發權的爭議雖重大,但要解決不是一夕間就做得到的,而漁民的生計問題卻迫在眉睫,於是台日終於簽成了令北京錯愕的漁業協議。 協議雖然仍留下了許多模糊待將來好好處理的留白,但簽成,累積了40年能量的釣魚台緊張總算走向緩和,而這是東亞走向和平的開始,還是新一波的緊張就跟在後面?東海風雲的變化仍難預料,只是無疑,面對未來,釣魚台事件整個發展的過程是我們非常重要的經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