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張瑞昌專欄-野球魂中的師徒情

中時電子報/本報訊 2013.04.16 00:00
相隔廿六年之久,日本政府再度決定將國民榮譽賞頒給職棒球員,前讀賣巨人監督長(山鳥)茂雄和去年底甫宣布引退的大聯盟球星松井秀喜,兩位出身豪門球團的棒球名將,能同享此榮耀,堪稱前無古人的紀錄,也被視為東瀛野球的佳話。

長(山鳥)獲獎後發表他的感想,「得到這個獎,在驚訝之餘,也備感光榮,能夠和我在擔任監督時同甘共苦的選手松井一起獲獎,沒有比這個更令人喜悅了。」

松井秀喜當年以選秀狀元之姿加入巨人軍,當時這個來自星稜高中的強打少年,被讀賣巨人、中日龍、阪神虎、大榮鷹(軟體銀行鷹前身)四個球團第一指名,結果擔任巨人監督的長(山鳥)茂雄手運奇佳,抽籤取得交涉權,為兩人開啟長達廿多年的師徒情。

當年的長(山鳥)茂雄可謂松井踏入職棒的恩師,長(山鳥)也始終將這位不世出的打擊怪物視為得意門生。即使松井後來遠赴美國大聯盟闖蕩,師徒倆也都一直保持密切聯繫,甚至連松井在洋基隊陷入低潮之際,長(山鳥)還曾特地前往紐約走訪當時的洋基總教頭托瑞,拜託給愛徒時間,等待「酷斯拉」的復活。

被稱為「棒球先生」的長(山鳥)茂雄,是日本戰後家喻戶曉的棒球巨星,儘管在巨人軍「ON連線」活躍的年代,長(山鳥)的打擊成績不如王貞治耀眼,但日本人視他為長子,與持有中華民國國籍的王貞治是不同,至少在情感上,球迷看待長(山鳥)與王是有落差的。然而,庶出的王貞治卻成了獲頒國民榮譽賞的第一人,其實,這個獎根本是為了表揚王貞治的傑出成就而創設。因為,就在打破漢克阿倫保持的世界全壘打紀錄之後兩天,首相福田赳夫親自頒獎給這位迄今唯一的非日本國民獲獎者,而當年的王貞治年僅卅七歲。

在日本棒壇,長(山鳥)和王貞治是「既生瑜何生亮」,但這回對於長(山鳥)的獲獎,王貞治展現君子風度,媒體問他的看法,王桑直言:「長(山鳥)早該得到這個獎,我覺得非常高興。」能在耄耋之年,看見昔日戰友得獎,王貞治想必心中也有無限感慨。

至於在日、美職棒先後效力的松井秀喜,以二○○九年為洋基贏得世界大賽冠軍且當選該系列賽最有價值球員(MVP),最為球迷所津津樂道。但同樣地,與他並稱瑜亮的打擊天才鈴木一朗,卻兩度辭退國民榮譽賞,他的理由很簡單,就是「等我退休後再說」。

巨人監督原辰德則如此說道:「作為棒球人,他們兩位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前輩與後進,聽聞他們獲獎的消息,我既興奮也感動。對於今後棒球的發展而言,這是極具意義的。」原還說,「在日本運動文化中,棒球向來扮演重要的角色,豐富了國民的日常生活,使其更增添色彩,而我為這樣的好消息感到欣喜。」

同樣以強打著稱的原辰德,既是長(山鳥)的後輩也是松井的「賢拜」(日文前輩的意思),由這位被讚譽為「永遠的若大將」來評論巨人軍隊史上的兩門重炮,那是再恰當不過的事了。

我想起一九九五年九月,曾在東京巨蛋看到原辰德擊出一支再見全壘打,那是他引退前的最後身影。在讀賣巨人的歷代四番中,原辰德是「ON的繼承者」,而以松井為首的「MKT組合(松井秀喜、清原和博、高橋由伸)」則緊接其後,由原辰德的位置做評論,彷彿有著承先啟後的味道。

日本政府頒發國民榮譽賞,旨在表彰能帶給社會光明且有顯著成就的人物,那不僅代表至高無上的榮耀,也是一部國民英雄列傳。在長(山鳥)與松井之前,上一次獲得此殊榮的職棒球員是創下連續出賽二二一五場紀錄的「鐵人」衣笠祥雄,時間是一九八七年,當時橫山光輝的漫畫代表作《鐵人28號》風靡全國,而衣笠球衣背號也是「28」,讓職棒選手和漫畫人物的身影重疊了。

讀賣巨人已決定在五月五日於東京巨蛋為松井秀喜舉辦引退儀式,松井謙虛地說,長(山鳥)監督獲獎是預料中之事,而他全是拜恩師的關注之賜,才能夠打了廿年的棒球;長(山鳥)則向球迷溫情致謝,期盼當天能踴躍到場為弟子松井應援。

「棒球先生」感性地預告,「一場引退即將登場,我們會在那熟悉場所中度過濃密細膩的時光,並且因為他的身姿烙印在眼中,獲得很多的樂趣。」

我讀著長(山鳥)與松井的師徒情,想像他們汗水淋漓地練習揮棒的認真畫面,那是松井宣布退休時念念不忘的美好記憶,如今這份象徵著「巨人軍永不磨滅」的野球魂,又再度回來了。

只是台灣呢?當棒球熱重新燃燒之後,我們從日本國民榮譽賞頒給棒球人的故事中,看見了什麼,又學到了什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