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溫 麻疹 觀光

哈巴狗電台:只爭朝夕

立報/本報訊 2013.04.14 00:00
■陳真年輕時總想著明天,彷彿所有的今天只是一種工具,一段艱苦旅程,向著遠方某個美好目的地前進。可是,無數個忙碌痛苦的今天過去了,儘管目標一個個達成,美好的明天卻依然在遙遠彼岸。於是我逐漸明白,沒有美好的明天這回事,有的只是當下的美好。黃霑說得對,快樂若能從明天借得,就盡量借吧。

很多人一生諸多遺憾,總是把不快樂歸咎於某種外在因素的欠缺;典型說法是:「等我如何如何,我就快樂了。」等我考上理想大學,我就快樂了,等我把某人娶回家,等我拿到博士,等我申請上名校,等我賺大錢,等我取得教職,等我當上院長,等我考上專科醫師……等我如何如何,我就快樂了。可當他真的如何如何了,他還是一樣不快樂,而且隨著所要應對的東西越多,很可能比一無所有時更加不快樂。

小時候,除非家中來了稀客,才有可能托客人之福喝上一杯可樂。當時常想:一瓶可樂幾塊錢,而那些身上有著幾萬塊的人,豈不是可以喝上幾萬瓶;這樣的人生豈不爽死?三十年後,我喝得起可樂了,不用再等稀客光臨自己就能買得起,愛喝幾罐就喝幾罐,可我的人生並沒有因此爽死。

英國社會有著一種崇尚儉約的文化習性,彷彿越舊越小越寒酸就越有水平;物資方面遠遠不比台灣之奢靡豐盛,食物更是難吃到爆,而且永遠就是那幾樣,毫無選擇。當然,你若有錢,下得起館子,自然另當別論。留英十年,不曾吃過一餐館子,宛如苦行僧,各項物資嚴格控制在足以維持生命存續的最低標準;若非身心修煉到某種境界,實難忍受。因此每次回台,下飛機第一件事就是衝向夜市。那時常想,媽的,要是讓我哪天回台定居,肯定天天大啖美食,人生豈不爽死。沒想到當我真的返國定居時,反倒不喜歡接近髒亂吵鬧的夜市;美食雖美,卻也無助於我的悲慘人生。

阿莫多瓦說:「虛榮頂多也只能讓你爽上幾秒鐘,之後就像空氣一樣,沒感覺了。」有些人生目標雖非虛榮,但也不過身外事;若說快樂與否就在此一舉,倒也自欺欺人。

許多哲學家相信:苦樂唯心,獨立於一切之外。我倒沒這麼樂觀。我能想像一個人獨立於財富名利地位之外,但沒法想像有人能獨立於感情與理解之外而能依然愉悅。咱們這顆心,造化如何,似乎註定得永久依附在另一個心靈之上,與之同甘苦,共存亡;受用了一朝,一朝便宜。(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