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基本工資 殭屍基因 花蓮

新聞熱NOW典/老李身世?不如查春吶好浪或誰收三星好處

NOWnews/ 2013.04.12 00:00
文/李鴻典

「扁奴、馬騜、蠢綠、藍丁…」這些都是藍綠支持者用來攻訐彼此的詞彙,因為過去主跑路線緣故,我有幸成為其中的「蠢綠」,這樣被罵不會生氣?我認為這叫「言論自由」,每次有人問說,到底政黨輪替的價值是什麼?我都用一個立委私下說的來回答「人人可以罵總統」,只是,現在有多少人記得這得來不易的「發言權」當初是如何辛苦而來?

這個星期一是清明連假後的第一個上班日,四天連假,我完全沒看電視,早上7點進公司打開電腦,然後,最多人看的新聞是前一天發生的「春吶淫照事件」。照理來說,4月7日,是民主前輩鄭南榕殉道的24周年,可歎的是,綠營提倡多年的言論自由日,至今還是只有台南市、雲林縣、嘉義市、高雄市、屏東縣、宜蘭縣支持。

過去因為工作環境的關係,有幸多理解了鄭南榕當年為爭取言論自由付出生命,然後,無論是「24年前,鄭南榕在自由時代雜誌社足不出戶,面對妻子葉菊蘭的詢問:『我們怎麼辦?台灣人民怎麼辦?』他回應:『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或者是「葉菊蘭現在只想回家換布鞋,要去踹國民黨」。這兩段文字,總是會讓我紅了眼眶。

只是,24年後的4月7日,最「夯」的新聞並不是鄭南榕自焚,而是墾丁音樂季有男生一絲不掛巴在女生身上,邊熱舞邊用下半身頂、磨蹭女生。當然,撻伐聲四起,被影射為畫面中人的小模則是極力撇清,然後,還有人用模擬「雜交」這樣的字眼來形容。然後,感嘆音樂季已經變質的聲浪四起。好啦,「春吶」本來就被很多人搞混,甚至汙名,這下子,春吶真的「浪」了?

我知道,看到這裡一定有人要說,「春吶才沒有淫毒黃,你們這些妓者又在做文章」其實我想談得是「走味」,因為,無論是春天吶喊、春浪音樂節、春幻墾丁音樂節或是有業者自行舉辦的泡泡趴,全都被歸為墾丁音樂季,電音、迷幻、泡泡又怎會放過大批人潮。

我有一個同學住墾丁,跑完那幾天的新聞後,他說,整個音樂季下來,不管是「吶」、「浪」、「幻」或是泡泡趴,帶給墾丁的就是亂(淫)、毒、塞。

再來看看4月8日發生的大事,鐵娘子梅莉史翠普過世?不,是柴契爾夫人辭世,只是,這個新聞到最後,又從「國際線」扯到「娛樂線」:中天新聞台出包,誤植畫面,然後,連外媒都加以報導。喜歡惡搞的網友當然沒放過,翻出過去的「風中『蟾蜍』」來大大調侃一番,出了錯,被消遣,中天道了歉,事情完了嗎?還沒!

「往生的是柴契爾,標題也打的是鐵娘子特別報導,內容卻拚命講演過鐵娘子的梅姨,把她演過的片一一介紹,到底升天的是誰?在紀念誰?」對於「把新聞台當電影台」,中天電視台發言人黃俊仁表示,新聞部為求時效,在最快時間裡不慎發生疏失。至於為何補救時用演員梅莉史翠普的電影片段?他說:「年輕觀眾不認識柴契爾,我們才採用電影畫面,喚起觀眾記憶。」

這樣的說法對不對?見仁見智,但網友似乎不滿足,硬要說後來中天配的梅姨畫面「配錯電影」云云。媒體做為社會公器,在監督他人時,當然也要受監督,在網路時代,網友的意見已成某種程度的「主流」、「顯學」,但若全都只是酸民「大聲就贏」的廉價正義,還真叫人不敢恭維,難怪有人說,中天柴契爾事件,網友惡意截圖做文章不也是一種暴力!

聖人院長王建煊坐鎮的監察院,最近似乎也將監察委員的權力發揮到淋漓盡致,調查前總統李登輝的身世,並稱「應該是日本人的私生子」,引發議論後,王建煊在4月9日表示,「好像用大砲打小鳥,但也對啦!那個鳥不好,要打嘛!」

曾與周陽山共事的作家馮光遠說,周陽山基本上不是個什麼壞人,但是他絕對是國民黨黨國教育教出來關於虛偽、關於浮誇、關於利己、關於自卑、關於一堆(台灣人聽了之後會把頭搖斷的)莫名其妙的事情的最佳示範。看到周陽山關於李登輝父親為日本人的「監院調查報告」,心想,這傢伙2013年的代表作怎麼這麼早就出爐了,還真恭喜他。最不解的是,到底是怎麼樣的養成教育(周陽山與其父、其兄,都是吃三民主義這碗飯的),會讓一個出生、成長在台灣的外省人,仇視一位台灣民選總統至此?

民進黨中執委洪智坤說,監察院已成為「三K黨」的基地。從周陽山、李炳南做出「李登輝是日本人私生子」的研究報告,到王建煊對此表示「大砲打小鳥!那個鳥不好,要打嘛!」,我們終於確知:長久陰暗頹敗的監察院,已經成為種族主義的「三K黨基地」。中華民族主義的霸凌,主要目標在摧毀台灣人的自信、否定台灣歷史的主體性,甚至剝奪台灣民主制度的自主性。狂妄的民族主義,導致恨台灣、恨李登輝成為一種必然的仇恨意識。

就連導演吳念真都忍不住在臉書上譏諷,「僅以個人身份向所有監察委員以及院長致敬!在這樣的年代裡,你們真的一個一個都像『海灘上的陽光』!!」我覺得民進黨籍立委潘孟安形容的最好,「把監察院弄得像馬戲團,王建煊就像馬戲團的團長一樣,荒唐!」一路從「洗腳院」、「愛心院」、「澄清院」、「摸假奶院」,曾經大剌剌在女記者面前大談「性愛理念」,指老人性愛時「潤滑劑」重要的王院長,信誓旦旦要打老虎,現在卻「打小鳥」。話說監委的薪資等同部長級,這種「走鐘」,其實也是民主台灣的奇蹟,不好意思,我指的是「滑稽」。

最近三星新手機S 4上市,有專門評測的團隊率先測出Gaxlxy S4的效能成績優異,然後,就被網友指控為「偏韓」,結果依該評測團隊所言,只是因為只有三星願意提供手機,這樣就又被打成不愛台灣,收了多少錢、賣台。為反三星而反,豈不網路民粹?

既然大家對墾丁音樂季有這麼多的撻伐,甚至汙名化「春吶」;對三星所謂暗黑行銷有這麼多的罵聲,王院長不如下來查查,接受人民請願案,不也是監院的正責之一。

郝龍斌4月9日施政報告,議員們爭問太極雙星,民進黨籍北市議員梁文傑說「我卻暫時不打算問了。我所知道的東西都講完了,剩下的只有檢調才能掌握。在沒新證據之前再多說些什麼,就和電視名嘴談媽媽嘴無異。我當然有自己的懷疑,但現在關係到的是最核心的刑事犯罪部份,作一個民意代表,就不能胡亂指控誰有涉嫌了。」

胡亂指控、濫用言論自由、為反對而反對,在「有圖不見得有真相」、「謠言未必止於智者」的網路時代,「變調的聲音」似乎逐漸掩蓋了「真實的頻率」…對某件事、議題、某些人進行人肉搜索,利用網路的「匿名性」進行無情抨擊時,想想鄭南榕吧,因為,這「現在已經是我們的事」。

(作者李鴻典,跑過政治線,現為NOWnews今日新聞要聞中心主任;文章屬個人意見,與本報立場無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