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作繭自縛的馬英九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3.04.12 00:00
未來三年,兩岸有沒有可能進行政治對話?雙方關係又將如何發展?美國在臺協會前主席卜睿哲,日前公開表達悲觀態度。這位台海專家提出這項結論,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現在的馬英九,正陷入嚴重的矛盾狀態。

在兩岸,他無視雙邊關係已由熱轉冷,持續要求單邊讓利;迴避政治對話,卻期待參與區域經濟。在國內,他只專注改革,卻忘了振興經濟才是王道。在黨內,他掃除吳連江人馬,默默地將自己逼進權力象牙塔。以上種種因子,看似不相干,但卻意外觸發連鎖反應,黨內戰、國內亂到自毀兩岸能量,百病蓄勢齊發,終讓卜睿哲開出《未知的海峽》這張算命單。

先就兩岸談起。

日前許信良斷言馬英九已面臨末日現象,而與中國大陸進行政治協議,建立自由貿易區的關係,是他帶領台灣走出困境的解方。然而,隔天馬英九接受《聯合報》專訪,就斷然否定這項建言,並拿民意當擋箭牌,強調「政治對話是現在人民需要的嗎?好像不是」。

如果這段話所傳達的意義,是馬英九目前處理兩岸問題的基礎,那麼北京當局,似乎必須慎重思考先擱置政治對話的可能。

但奇怪的是,就在幾天後,前往大陸海南出席博鰲論壇的蕭萬長,在與習近平會面時,銜命提出「面對新局、共築願景、攜手亞太、振興中華」新十六字,其中的「攜手亞太」,顯然在呼籲北京能支持台灣參與亞太經濟合作;簡言之,就是希望兩岸能盡早達成默契,不要阻礙其他國家與我洽簽FTA,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或東協加六的機制。

問題是,儘管純經貿功能的FTA,表面看似不具任何政治意涵,但事實證明,台灣要加入區域經濟,除了美國之外,都是要中國大陸先點頭才算數。所以,對台灣來說,區域經濟問題本身就是政治問題,而協商的過程就是政治的互動,這是毫無疑問的。

換言之,馬英九一方面透過媒體聲明拒絕政治對話,一方面卻又請蕭萬長要求中國大陸讓台灣重返亞太,如果這不是自打嘴巴,就是天真的把對方當成有求必應的財神爺。

過去,在馬英九第一屆總統任期時,台灣政權由綠轉藍,讓雙邊發展充滿了「本夢比」,加上兩岸存在不少共同利益,因而讓台海關係快速發展。但隨著ECFA逐步進入深水區,馬政府又一再的呼籲台灣的「國際空間」,北京自然有所警覺,所以面對蕭萬長的新十六字,習近平在會上就透過「四點希望」隔海給了馬英九軟釘子。

面對蕭的新十六字,習近平就透過「四點希望」給馬英九軟釘子,強調「兩岸可以適時務實探討經濟共同發展、區域經濟合作進程相銜接的適當方式和可行途徑」,重點是「雙方務實探討」,至於如何落實只有「對話、談判」一途,對十六字是視而不見。

如果跳開此次的博鰲會談不談,一直被馬政府視為萬靈丹的ECFA,後續協議恐怕也好不到哪去。根據目前所得到的訊息,ECFA服務貿易協議已完成協商,只待文字核對確認後即可對外宣布,但相關協定對台灣與香港差距極大,對台灣極為不利,原本可望藉由洽簽協議尋求突破的台灣金融、醫療、電子商務業者,恐怕會很失望。

外弛內張、前景堪憂,是未來三年兩岸關係最可能的氛圍。至於內政呢?

馬英九連任成功後,用革命的心情接連幹了兩件轟轟烈烈的大事,一是年金改革,二為核四公投。結果,前者竟然是革了藍營鐵衛隊的命,後者如果處理不當,甚至可能革了自己的命,而真正最該解決的經濟振興問題,卻不被列為第一處理順位,施政順序錯亂,讓國家陷入虛耗、朝野內戰,後果就是主事者民調繼續下探,接班者開始造反,陷入改革無力、動輒得咎的負面循環。

對於黨內,馬英九將自己藏在權力的孤寂,非「愛馬仕」不用,連有汗馬功勞的連戰、吳伯雄、江丙坤,都被以趨近無情的手段被拔冠免職,甚至以總統府名義劃清與連戰的關係。

的確,這麼做當然讓馬英九權力一把抓,但當在兩岸上面臨目前所遭遇的困境時,親美的他一方面無法跨越美方紅線解決,一方面又不再有人能幫忙緩頰,結果當然就是讓兩岸關係進入緩慢成長甚至是停滯狀態。

回過頭來說,內政及黨內的失分,都讓馬英九的領導威信受到極大傷害,聲望低落的結果,就讓他缺乏足夠能量阻擋內部雜音,遑論與中國大陸進行政治對話。所以,或許馬英九主觀上仍無意和對岸啟動政治協商,但更精確的說法是,他是因為沒能力,所以無法也不敢這麼做。

所以卜睿哲為何選在這個時機點出書?原因當然不是為了賣錢。更進一步來說,這本《未知的海峽》,到底是他個人學術上的分析,還是美國的期待?深陷內憂外患的馬英九,恐怕已經無力回絕美方幫他畫下的兩岸關係路徑圖,而未來三年台灣的前途,也勢必只能在美方利益的驅使下隨風擺盪。

必須呼籲馬英九,釣魚台台日漁權談判的成功,是中日相爭、台灣得利的結果;所以,只要能善用中國大陸崛起之勢,台灣日後還有更大量的得利機會,必須好好把握,別讓台灣因為你個人的咎由自取,陷入向下沉淪的循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