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面對青年貧窮化:西班牙的一場彈性化實驗

立報/本報訊 2013.04.11 00:00
■劉侑學西班牙勞動市場傳統上被視為具有高度僵固性的特色,嚴格的解僱保護規範、相對慷慨的資遣費,高涵蓋率的產業/區域別的集體協商制度,形成一道嚴密的保障防線。雖然從1980年代開始,無論是中間偏左或右派政府執政,都大力推動一連串勞動市場的改革計畫,試圖翻轉歷史留下的制度遺緒,不過在工會數次發動全國大罷工,展現強烈抗爭的決心之下,彈性化措施始終在邊邊角角進行,特別是只針對年輕人,因為看準青年族群缺乏組織動員的實力與能量。歷經1980、90年代的改革風潮,邊緣彈性化的結果導致西班牙勞動市場逐漸出現雙元化的現象,圈內人/圈外人處在兩個世界的差別待遇,內圈勞工多半享有長久契約、解僱保護、社會福利與工會組織,而外圈勞工則只擁有低薪不穩定的短期契約、無法達到領取福利的資格,更難以獲得組織工會的權利。▲馬德里一名男子正準備開門,圖攝於2013年3月23日。西班牙勞工部表示,2月份失業率比前一個月多1.2%,多增加5萬9,444名失業者,目前失業人數約5百萬人。(圖文/路透)然而,圈內人的優渥保障被視為是資本家不願創造就業機會、非典型工作者無法流入圈內拿取長期契約(或可稱為不定期契約)的主要障礙,圈內人是失業問題的罪魁禍首,挑動勞工內部矛盾的敏感神經。因此,可以發現包括西班牙當局、國家組織與學者專家,對於化解雙元勞動市場,提升經濟競爭力的藥方有著極高的共識,不約而同提出放寬解僱門檻、調降資遣費額度,下放集體協商至企業層級等改革手段,將為西班牙帶出一波經濟成長。這也是2000年以後工會、資本家與政府三方角力的主戰場。金融危機是關鍵轉折在競爭式民主的制度下,改革過程並不十分順利。2008年下半季的金融風暴,以及後續的歐債問題,西班牙成為危機侵襲下的重災區,疲弱的經濟表現與日益走高的失業率,使勞動市場去管制化得到空前的正當性。根據官方所發佈的數據顯示,西班牙的失業率從2007年的8%攀升到去年底的26%,將近6百萬的失業人口,也因而勞動改革排上政治議程的優先順位。去年2月執政的人民黨強勢運作通過勞動市場改革法案,根本性地改變目前勞動制度的本質,若進一步利用就業保障立法(EPL)量化指標進行計算,改革後的西班牙勞動市場僵固性整體下降超過25%,有觀察家甚至指出改革的幅度創下戰後以來所有OECD國家的紀錄。許多右派觀察家認為,西班牙勞動市場之所以面臨改革的迫切需求,不僅是來自於高失業與低就業的原因,再加上目前的制度造成低生產力、低附加價值的困境,一旦企業更富用人彈性,員工才會具有生產力與創新的誘因,終將為企業創造高額利潤,資本家方能提供更多工作機會作為回饋。改革法案通過之後,企業可以更容易且便宜地解僱勞工,未來也會愈有聘僱勞工的意願,執政團隊對於西班牙的經濟前景無比樂觀。勞動部長班尼茲(Fátima Bánez)就認為法案將有助於企業度過危機,「就業本不該是浪費公共支出所創造出來的」,她已經看見西班牙逐漸走出危機陰霾,並且堅稱自己不是「空頭的樂觀主義」;西班牙經濟部長也表示,「如果改革法案早2、3年前通過,現階段將可以減少將近百萬的失業者」。彈性化後的失業潮工作雙元性意味著西班牙勞動市場存在著兩種不同的契約型態,大約60%的勞工是屬於長期契約,而其餘40%的工作即是缺乏保障、高失業風險的臨時性契約,也是當前失業率構成的主要來源。惟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的失業人口組成出現明顯的變化。西班牙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報告指出,在改革法案大規模降低解僱標準與負擔以後,企業解僱勞工的成本總共下降23%,進而促使企業開始大規模地裁撤組織內的長期契約工,從另外一份官方統計數據《活動人口調查》(Active Population Survey)觀察發現,自改革法案推動以來,長期契約就業的比例已經大幅度地下降。換句話說,失業狀況並未隨著改革法案而收到成效,反倒持續上揚,失業率從2011年底的22.85%,在2012年底已經超過26%,而且這波失業潮多半是長期契約勞工,成為去管制、彈性化下的犧牲者。經濟衰退打開去管制化的機會之窗,這些支持者也同時宣稱改革將有利於創造工作機會,擺脫居高不下的失業數字;然而,因著現階段不景氣的背景,更多的彈性只代表著更多的解僱、更多的短期契約,以及更低的薪資水準,事實上許多統計報告業已證明改革並未舒緩嚴峻的失業困局,反而帶來另一失業高峰。可以預期,即便未來西班牙的經濟、就業轉而恢復生機,但在失業率降低的背後,其實是大批勞工不斷進入臨時僱用關係的結果。復甦,終將只是少數人的榮景。(前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執委)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