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好多錢要交 越南貧童沒得上學

立報/本報訊 2013.04.11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半島新聞網》報導,東南亞國家提供的教育機會多數免費,不過,仍有一些家庭負擔不起。越南河內市區的歌劇院外頭,6歲的莊小弟(Trang)生活不是玩耍著棍棒,就是和當司機父親一起上班,父親付不起學費,莊小弟因此沒去上學。這類情況在越南很普遍,除了應該要去的學校,在巴士站、便利商店、街上都會看到學齡孩童漫步,兜售口香糖和彩票。越南憲法言明「基礎教育是義務且免學費」,只是其他像教科書和制服的費用,仍將貧童排拒在外。這類費用到中學更多,且學校幾乎都會收取學費。這個社會主義國家尚未將教育全面社會化,收費項目多元,意味著學校是許多人無法就讀的地方。公立小學不得收學費,因此要求學生繳交環境清潔費、警衛、園丁、文具和簿本費,有些學校甚至讓學生分擔教室粉刷的費用。2011年時,教育暨訓練部曾下令要求學校停止向家長過度收費。草案規範過於模糊現在,除了擴大學生上學的機會,政策擬定者更暗示普及教育非一步之遙。新的一份憲法修正草案刪除「免費教育」,取而代之的是模糊的陳述:「公民有學習權利和義務。」這項提案引起嘩然,人們質疑此舉將創造更多的收費名目。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越南教育部門主管植村三井(Mitsue Uemura):「這樣過於籠統也太過廣泛,基礎教育免費的意義可能式微。」聯合國正遊說越南立法者保留原來保證免費教育的條款,在3月時說服政府向公眾蒐集意見。越南國會(National Assembly)在今年夏天將進行條款修訂作業,範圍從人權到選舉監督,結果恐影響深遠。國會網站上邀請民眾提供意見,芝加哥大學教授登青山(Dam Thanh Son)投書表示,修正法案將違反《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28條:「所有的兒童有免費基礎教育的權利。」修正草案提出變動的部分將能擴大政府1年級到5年級的政策,以補助高等教育,但觀察家認為修正草案中並未反應這個用意。胡志明市前教育局長胡紹興(Ho Thieu Hung)在回覆記者的信中寫道:「建構一個學習社會的精神是每個人都可以學習,每個人相互支持學習,在草案中看不到。」無論結果如何,此舉以引起國際關注越南教育支出的缺陷。許多家庭至少要準備一定的教育經費,些許違反了社會主義的想法;即便在市場最自由的國家,也傾向保留基礎教育國有化的福利。擔任過聯合國教育問題特別報告員的托馬舍夫斯基(Katarina Tomasevski)表示,越南將部分教育成本轉嫁到家長身上,「家長們願意負擔教育費已經抹殺了教育為公眾責任的意義,早前的教育模式是免費的公共服務。」她曾於2006年為聯合國撰述報告書《免費還是付費》(Free or Fee)。18歲的武氏艷(Vo Thi Diem)表示,她學業能完成,是朋友借她二手教科書、老師給他雪白制服,她說:「我很擔心被退學。」根據統計總局(General Statistics Office),5到18歲的學生有15.5%的人提早離開校園。教育成本不只有學費武氏艷因受到西貢兒童慈善會(Saigon Children's Charity)協助而免於中輟。主席芬尼斯(Paul Finnis)認為教育成本不僅在於學費,他說:「每個家長都知道,學校總有名目要繳費,制服、鞋子那些。以我們一個孩子為例,問他為什麼不穿鞋,他說他有一雙包鞋和一雙拖鞋,但是得留在過年時穿。」過去20年來,越南的教育成績卓著,1989年時輟學率約20%,該年度15歲以上成人識字率約87.3%;在2009年時,15歲以上成人識字率已經提升至93.5%。這20年來,15歲以上成人至少取得中學學歷的人從1.7%上升到4.4%。有著悠久學術傳統的越南,似乎有望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特別是基礎教育普及化。在教育面向,越南政府的確有認真投資。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2010年,教育占國家經費19.8%,其他東亞國家則平均只有13.7%。不過,植村三井表示,越南必須要檢視最具有效率的方式去使用教育經費,「他們真的有所不同嗎?尤其是對弱勢族群、被遺忘的族群。」他問道。越南被教育遺忘的族群,像是5歲以上人口的22.7%未能從國小畢業,儘管國小入學普及率高達95.5%,但只有88.2%會取得畢業證書。到了偏遠地區,有國小學歷的人剩下約79%,教師陳氏青風(Tran Thi Thanh Phong)說,因為那裡的家長更難以負擔教育費用。她說:「對他們來說,賺錢過活已是問題,如果去學校要交錢,那要拿什麼過日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