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穿山甲 遺書 丁允恭

2014年世界原住民大會介紹

立報/本報訊 2013.04.11 00:00
圖文■洪簡廷卉

世界原住民族大會在2012的常設論壇有非常重要的討論,因此,筆者將大會相關的訊息加以統整並簡略介紹給台灣各界關心此議題的朋友們。

預計將在2014年9月召開所謂「世界原住民族大會」的決定,是聯合國大會於2010年12月21日所做的決議:

「決定於2014年組織召開一次大會高層級全體會議,將稱為世界原住民族大會,以便交流落實原住民族權利方面的觀點和最佳做法,包括謀求實現《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的各項目標,並邀請大會主席與會員國進行不限成員名額的協商,並在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框架內與原住民族的代表以及與原住民族權利專家機制和特別報告員協商,以便確定會議的方式,包括原住民族參與該大會的方式」。

該決議文原文中,其實是要舉行稱作世界大會的大會高層級會議(high-level plenary meeting),而非直接說要舉行世界大會(world conference)。聯合國的大會高層級會議,是較排他且較無彈性空間的,一般而言,規模也較小,只會邀請會員國領袖和相關聯合國組織高層代表,以及少部份的學者、專家和民間組織代表參加,不算是正式的聯合國會議,聯合國也不會提供資助,而高階層會議通常會產出一份聲明稿(statement)、或政治性宣言(political declaration)、或行動綱領(plan of action)。

上述的世界大會,與會者的範圍、規模就比較廣,是較開放式且較具彈性空間的,大會前會由聯合國會舉辦區域性及全球性的準備會議,也都算是正式聯合國會議,除了會有資金挹注外,其中的產出文件,亦被視為正式聯合國文件,而大會本身的結果,通常是會是政治性宣言與行動綱領。

直接進入國際會議

一如決議文所提,許多人將此大會視作一個原住民族可以直接參與聯合國決策過程的機會,也是聯合國更加精進其體制內提昇原住民權利相關措施的機會,以及原住民權利得以由國際層面,向下貫徹、實行於國家和地方層級的機會,更是慶祝並表揚原住民族長久以來對世界的多方貢獻的機會。然而,世界原住民族代表們也擔心,如果不及早設法參與籌備過程,這樣的會議恐怕會流於形式,淪為聯合國和會員國打發原住民族的「德政」宣揚大會,卻對原住民族沒有實質的效益,也未反應原住民族確切的需求。

因此,在2011年7月份,由挪威的薩米議會發起,邀請當時於瑞士日內瓦參與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專家機制的原住民代表(包含亞洲、非洲、北美洲、中南美洲、大洋洲、北極圈、俄羅斯和中亞地區,以及原住民青年及婦女的代表)、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專家機制和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的代表,初步就對世界大會的期待,及原住民族的準備過程討論,並決定於2012年年初,召集相關代表,以2到3天的時間進行討論。

當時筆者即以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主席的身分,受邀參與,並提出不管是準備過程或是大會本身,原住民青年的實質且有效參與至關重要,絕不可缺席。

2012年1月中旬,挪威薩米議會於丹麥哥本哈根舉行了所謂腦力激盪會議(brainstorming session),邀請各區原住民代表(包含原住民青年及婦女的代表)、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專家機制和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的代表,以及原住民權利特別報告員外,也邀請向來對原住民族較為友善的墨西哥政府、丹麥政府等政府代表參與。在此會議中,各界代表做出結論,若要確保2014的大會不會流於空殼形式,原住民族須要先團結並組織起來,明確地、系統性地採取行動,才有可能將對此大會的預期效益轉化成實質成果。

由原住民族主導

聯合國舉行高階層會議或是世界大會時,皆會由一會員國駐聯合國全權大使擔任主要籌畫者的角色,此位置得以對形塑和主導會議走向、形式、結果有關鍵性影響力,因此,與會者認為首要任務是要致力於遊說對原住民族友好的會員國擔任此職,一開始是希望由總統本身即為原住民,且是舉辦世界原住民大會提議者的玻利維亞來擔任,但由於一些國內外政治因素,玻利維亞婉拒,最後決定由墨西哥駐聯合國的代表Alfonso de Alba大使擔任。

除此之外,與會者也要Alfonso de Alba極力爭取除了一位會員國代表擔任籌畫者外,應要有一位原住民族代表和其合作,擔任共同籌畫者。與會者同時推派挪威薩米族的John Henriksen擔任此職,與國家斡旋並與國家代表平起平坐。這樣破天荒的訴求業已得到聯合國大會主席的同意,雖未明確表述將由上述兩位擔任共同籌畫人,卻以較隱晦的字句,間接指明這兩位將在未來兩年,共同合作籌辦世界原住民族大會。這樣的創舉前所未見,John Henriksen每走一步路,都象徵著原住民族在國際層級的不同境界。

為期二日的哥本哈根會議,還決定組成一全球協調小組(Global Coordinating Group, GCG),對內負責傳達資訊、整合建議、提供協助,對外則確實做到連結、遊說、串連。一如原住民權利特別報告員James Anaya在論壇上所提出的報告所言,GCG是由七大區各一位代表組成,再加上婦女和青年的代表各一位,有些區域因範圍廣闊、難以整合,故選有兩位代表。GCG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確保原住民族能夠全面且有效的參與邁向世界原住民大會的準備過程,以及在大會本身和會後的追蹤行動。

台灣原住民族參與聯合國事務

在1月哥本哈根腦力激盪會議後,GCG 在3月和5月又各舉行了工作會議,至定出工作守則、定義任務,小組成員另外亦分別組成資金籌措小組(fundraising committee)以及大眾媒體小組(communication team)。

筆者亦以青年代表身分參與,以全球視野,力爭原住民青年全面性地參與,並得到其他成員的支持,表示將會在各區域性準備會議時,確保有原住民青年的參與,並將原住民青年和兒童議題納入準備會議討論,預計在2013年6月於挪威舉行的世界原住民準備會議,也將保障有原住民青年代表團,並有資金協助,還會在該準備會議前3天,為原住民青年舉辦培訓課程,使其能更了解相關議題、聯合國系統、運作模式、相關人權工具和條約等,以俾能更有效的參與。

而後雖因台灣、中國的敏感關係,以及中國在聯合國享有否決權等政治因素,筆者自願不再擔任GCG正式的青年代表,但仍會以青年工作小組主席的身分擔任GCG青年代表的諮詢小組(advisory group)主席,且仍為GCG大眾媒體小組成員,持續追蹤相關發展,並從中施力,除以原住民青年的角度出發,確保原住民青年的參與和影響力外,也將致力於確保非屬聯合國會員國的台灣原住民不會在此過程中被排擠、遺漏。

青年工作小組針對世界原住民族大會的聲明稿主要訴求在強調原住民青年在各準備階段及大會本身的有效參與以及培力的重要性,具體訴求簡述如下:

a.在大會舉辦之前,應舉辦區域性和全球性的原住民青年培力課程,並設理專門獎補助金,以確保原住民青年的參與;

b.在區域性和全球性的準備會議中,確保原住民青年和兒童為討論的議程之一;

c.在2014年世界原住民大會舉辦前,每一年的論壇都應有半天的時間討論該大會,以確保相關資訊的公開和準備進程的透明化;

d.各界應共同努力提倡,要求大會本身將原住民青年和兒童納入討論議程之一;

e.提倡在大會中以視覺化的媒介如照片和影片,以更直接的方式表達原住民族的現況,特別是原住民青年和兒童,以及所面臨的挑戰;

f.要求該大會選在日內瓦、紐約以外的原住民領土舉行。

從2012年大會上的討論,相信世界原住民族大會將是接下來兩年半的時間,國際原住民族事務的重頭戲,今年7月的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專家機制、2013年度的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都將把世界原住民族大會的討論納入議程。而自2012秋天以降,各區域也將開始籌辦區域準備會議。

雖然台灣原住民族在聯合國的參與困難重重,但並非決無機會。筆者也得到許多的關心和鼓勵,皆是表達台灣原住民族是全球原住民族權利爭取不可或缺的一環,政治因素不應阻撓我們對權利、對公平正義的爭取,因此,筆者將整合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的準備過程,並和亞洲、太平洋和婦女工作小組合作,確保台灣原住民族得以有效地參與各項準備過程及大會本身,也將致力於資訊的傳遞和與會代表的培力。

現在,由台灣原住民青年集結起來成立一個國際訊息的平台網站,我們將會把台灣原住民的消息散播到全世界,也將帶回國際間原住民的最新消息。(聯合國原住民族議題常設論壇原住民青年工作小組主席)

原住民國際訊息平台http://iptip.wordpress.com/

2012年世界原住民大會與會者合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