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肉身護樹 潘翰疆:感受與自然共舞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3.04.11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3.04.11 符芳碩/台北報導

新北市政府計畫在板橋江翠國中興建游泳池和停車場,打算遷移32棵樹齡40年以上的老樹,引發各界關注。護樹志工潘翰疆更於3月28日爬上其中一棵老樹,以「肉身護樹」方式,與警方對峙268小時後才被強制架離。談到在樹上生活的日子,潘翰疆說,雖然辛苦,但也感受到與自然共舞那種無法言喻的快感,他希望接下來大家可以持續關注江翠老樹,進而建立起公民社會。

新頭殼「星期話題」節目今天邀請到江翠護樹志工隊總幹事潘翰疆與建築師劉世偉,除了分享護樹過程的心路歷程外,也分析新北市政府對於江翠國中興建游泳池和停車場案的利弊得失。潘翰疆說,因為大台北地區公園綠地長期不足,因此都市的降溫、空氣的濾清,都要靠這些老樹,「可以說護樹也是反核的一部分」,因此都市裡的老樹是很重要的。

潘翰疆表示,肉身護樹其實在國外十分常見,甚至有抱樹780天,後來拯救數公頃樹林的案例,在台灣來說,2009年松菸巨蛋園區也有肉身護樹的案例。他強調,會選擇這樣激烈的方式表達訴求,實在是因為體制內外都無法改變官方政策,因此他只考慮了10分鐘,在確定後援無虞後就爬上樹頭。

劉世偉則表示,媒體對於這次護樹多用「失敗」一詞,但他認為其實已經取得階段性的勝利,因為在江翠護樹事件後,新北市已經決定通案保護老樹。不過,他也從專業的角度指出,從世界設計潮流來看,自然生態和建築融為一體已是主流,但新北市府卻刻意忽略,並執意興建擁有7大疑點的游泳池和停車場共構建築,還稱社區居民的參與式會議是「民粹」,令人惋惜。

至於為何不接受將老樹遷移?潘翰疆則提出移樹可能產生的問題,他強調,民間團體在移樹時都會做出妥善照護,小心翼翼的保護老樹,然而官方移樹時,移植技術和實際作為不是同一套,沒有考慮樹種、季節,甚至砍光老樹枝葉、根鬚來移樹,像是松菸大巨蛋、花博等遷移老樹的例子,移樹的死亡率幾乎都過半以上。

談到在樹上生活的11天,潘翰疆說,因為睡眠品質不佳,讓他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補眠,而陰雨綿綿的天氣也令他十分痛苦,「11天內只有2天沒有淋到雨,而且雨停之後,隨之而來的就是蚊蟲叮咬。」此外,潘翰疆也笑談吃東西的時候「樹下的志工知道我很辛苦,都想讓我吃好料」,但像麻油雞等,但這些湯湯水水的餐點在樹上反而不方便食用。至於最麻煩的如廁問題,他說只能靠塑膠袋、保特瓶,「我都是趁晚上解決」。

雖然辛苦,但潘翰疆也表示,在樹上生活有種「用文字無法描述的快感」,每天被鳥鳴聲叫醒後,都有松鼠、五色鳥、喜鵲圍繞,享受與自然共舞的感覺。躺在樹枝上感受老樹枝葉隨風搖曳,就像坐在船上迎著波濤擺盪,「雖然只有一牆之隔,但外面是車馬喧鬧聲,我這裡是蟲鳴鳥叫聲」,除了身心舒暢外,也感受到人的渺小,更感覺到與自然和諧共處的重要。

最後劉世偉提到,下一步將進一步邀集江翠國中周邊社區參與,建構公民社會,「這次事件對社區會是重大發展」,會繼續努力關注江翠國中工程的狀況。潘翰疆也說,21日將會聯合音樂界、藝文界,一起為老樹發聲,也希望社會各界可以一起來守護江翠老樹。[完整的影音請至 http://newtalk.tw/news/2013/04/11/35403.html]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