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楊渡專欄-台灣的天空 飄滿粉紅色的舌頭

中時電子報/ 2013.04.10 00:00
停掉有線電視四、五年之後,對有線電視已非常陌生。平時有人討論電視與壟斷,總是一笑置之。這個清明節連假回台中老家,終於有一個無事的晚上,可以觀賞有線電視。我很正經的坐電視前面,大約看了兩個小時,來回翻動幾個台,扣除掉一些卡通、購物、宗教等等,我大約只有一種印象,也就是「整個台灣飄滿粉紅色的舌頭」。幾乎有一半以上都是談話節目,什麼樣的人都可以談,什麼樣的事都可以掰。這些舌頭實在太有趣了,它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批判有力,天地可通。  有幾台討論交通,先是大罵交通部沒事先規畫交通動線,未派人疏導於塞車之初,更且未派員指導替代道路。有一個立委,抱怨他塞在半路,想出來上廁所,不料一出來就有人過來說:「委員,你看交通這樣打結,要不要去罵一下交通部。」害得他連偷偷尿尿都不可得。  隨後,不知道哪一台在討論如何在塞車時,利用寶特瓶在車上尿尿,有人問:那女生怎麼辦?…  另有幾台討論北韓核彈危機。一專家在移動的圖表前,手比過來畫過去,最後出現一張照片,他說:「你們看這照片,年輕時的金正恩是一個乖寶寶,眼睛溫馴,可是現在你看這一張照片,哇,好厲害,眼神充滿殺氣。很有殺氣!不惜一戰。這種眼神,可見南北韓的情勢告急啊!」  北韓情勢的判斷,可以進入命相學,這個也很厲害!  這一次南北韓衝突有一個未說出口的算計是:美國可以藉此重建冷戰的圍堵結構,讓美國勢力重回亞洲,這只要看看東南亞的海域衝突就約略知道。因此美國也樂得配合激怒北韓,只是他們的比較難估算後果會演變到什麼地步。中共王毅說不要在家門口鬧事,其實還是意有所指的,不全指北韓而已。但電視似乎講金正恩的面相比較容易被理解的樣子。  其它幾台談的是一個八婆和她的八卦,那就不用說了。  至於戲劇節目,那就比較慘了。台灣自製節目幾乎很少了。有幾台本土製作的,看起來成本很低,製作的服裝、布景、戲劇內容也不是很講究,幾乎是用講故事的,演員只是隨便演一演而已。這樣水準,要怎麼跟韓劇、日劇、大陸劇比呢?  至於綜藝節目,過去還有人投資做大製作,現在基本上消失,只是重播百萬大歌星。而新聞台則拚命播出台灣有那一個歌手,參加了大陸的《我是歌手》選拔,誰排了第幾名。彷彿大陸的節目,才是台灣歌星紅不紅的指標。  我不禁想起以前寫過的一首詩《煙火節》,有兩句如下:粉紅色的舌頭飄滿淺藍色的天空/無法隱藏的耳朵,塞滿整形過的嘴唇。  然而這不僅是台灣電視的無聊化、空洞化、邊緣化,而是如果這樣下去,台灣所謂「文化創意產業」中最重要的娛樂產業,還有前途嗎?不願意負擔節目製作成本,不投資製作精緻的戲劇,無意於投入有創意的節目,不願意培植新星,而只是由著幾個名嘴說東道西,以極低成本掰個沒完沒了,這樣的節目,可能外銷嗎?而如果無法行銷海外,以台灣這樣小的市場,怎麼可能生存?所謂數位整合,提供更多選擇,難道不是更多的魚,擠在太小的池子裡,最後只能集體乾渴而死?  不僅是電視節目,如果電視不投資戲劇節目,電影的技術人才和明星要從哪裡來?這樣的電影環境怎麼會有未來?現在再怎麼鼓動力捧國片,終究只是一時的,基礎空洞,未來何在?  電視電影音樂等娛樂產業,一直是創意產業的龍頭,如果前景堪慮,那台灣「創意產業」的未來何在?莫非我們只剩下「人才輸出」嗎?如果台灣的電視再不振起,等大陸的環境更開放、更自由,台灣連最後的創意優勢都可能被取代,那要如何因應?  清明時節,念及於此,不禁冷汗直冒啊!  (作者為作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