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王永慶百億資產被注入秘密信託 百慕達訴訟尋求令該轉移無效

美通社/ 2013.04.10 00:00
  -- 訴訟結果足以決定台塑集團控制權誰屬

  -- 現值150億美元的離岸信託為台塑四寶的最大股東

  -- 涉訟的百慕達目的信託均非公益慈善性質

台灣臺北2013年4月10日電 /美通社/ -- 台灣企業家、台塑集團已故創辦人王永慶長子王文洋博士,入稟百慕達最高法院(案件??2013 No. 111),尋求推翻將其父超過150億美元資產注入四個秘密、非公益慈善性質的離岸信託之轉移。被轉移的資產包括數百萬台塑四寶的股票(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化學纖維股份有限公司、南亞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及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對於控制台灣舉足輕重的企業台塑集團至關重要。

撇除台塑集團旗下其他公司的持股,幾個秘密信託現已是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和台灣化學纖維股份有限公司最大股東,以及南亞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東。台塑集團過往從未向其股東或台灣當局披露信託的台塑集團持股。

王博士進行了為期四年廣泛的調查,結果披露以下四個重點發現:1) 涉訟的信託均非公益慈善性質;2) 信託是由王永慶家族中少數成員秘密設立;3) 信託中的是資產在未經其父親同意下轉移至這些信託;4) 信託中的資產應被申報為其父親遺產的一部分。

王博士的訴訟主張把王永慶資產轉移至涉訟的信託之行動應為無效,並尋求把這些資產歸還給王永慶遺產的一眾合法繼承人。

在這次訴訟中,被告一方為 Grand View Private Trust Company Ltd. (2001年成立)、Transglobe Private Trust Company Ltd. (2002年)、Vantura Private Trust Company Ltd. (2005年) 和 Universal Link Private Trust Company Ltd. (2005年),四者均於百慕達註冊成立。

曾為王永慶先生長期擔任私人財務顧問的洪文雄先生亦於本案被列為被告,他被控成立信託並將王永慶的資產注入信託。

王永慶受騙

王博士代表律師 Mark Stoutenburg 指出,王博士經過多年調查仍然無法找到可靠證據證明涉訟的離岸信託是在其父知情的情況下設立。被告亦曾多次被要求展示有關證據,但被告卻從未提供。

Stoutenburg 稱:「我們無法相信,已故的王永慶先生會批准或同意將自己大部份財產轉移至這四個信託。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王老先生知悉該資產轉移會永久地剝奪他對這些資產的擁有權,並把資產控制權交到王氏龐大家族中的一小撮人手上。涉訟的百慕達信託合共持有王永慶百分之九十的私人財產。」

Stoutenburg 續道:「王永慶先生處事出名精細,很難想像如果他真的批准如此重要的巨額交易,竟會不事事親身參與,而且信託的成立檔案以英語書寫,王永慶及其顧問洪文雄均不諳講讀英語,因此無證據顯示王永慶曾看過、閱讀過或簽署過任何成立信託的複雜文件。王博士只能得出一個結論:他的父親被騙了。」

以信託隱藏秘密商業王國

Stoutenburg 解釋道:「王永慶以王博士祖父名義成立的『王長庚公益信託』是王永慶公益事業的藍圖。他詳細地確立該公益信託的宗旨,及其管理和財政。他納入全部家族成員;他並無任何隱藏,亦無留下任何灰色地帶;他把一切都向外披露。」

他道:「涉訟的百慕達信託是秘密成立,而且無清晰的公益慈善宗旨或活動,他們與王長庚公益信託大相逕庭,卻故意利用王長庚公益信託的公益慈善活動作掩飾。這些信託均在台灣境外設立,以避過台灣規管當局的監管,不需納入遺產。」

他又說:「雖然經過多次要求,但對方仍未提供證據證明信託有進行其聲稱從事的公益慈善活動,王博士廣泛的調查亦未發現有任何證據證明信託有進行公益慈善活動。」

王博士就其父親的公益信託與百慕達信託之間的分別說:「每一個認識我父親或知道他行事為人的人都會知道他以他的公益事業自豪,他視之為回饋社會。他一向都公開其公益活動,包括興建學院、大學、醫院及療養院等。而涉訟的百慕達信託並非他計劃的一部份。」

總括來說,Stoutenburg稱:「證據指出成立百慕達信託主要是為:1) 秘密地確保台塑的控制權能掌握於家族中幾個知情人士手中,保證其他家族成員在王永慶死後不能繼承到大量股份;2 大幅減少王永慶的遺產;3) 以海外投資者的名義隱藏真正台塑的控制權;4) 令家族中的一小撮人可持有龐大全球商業王國的資產。這些行為全部都在台灣境外發生,以避過台灣規管當局的監管。」

秘密信託涉嫌違反台灣披露規例

王博士的調查發現,眾信託加起來佔台塑集團多家上市公司19%的控制性股權。信託所佔的台塑集團持股從未由公司對外公佈,家族成員也不知道信託的存在。這情況涉嫌違反台灣企業證券披露規例。根據台灣法例,信託及其名下公司集體作為台塑四寶十大股東之一,台塑集團應向股東披露百慕達信託的持股狀況。

王博士的代表律師提出,掌管信託的人士擁有不受制衡與監管的權力,可以任意使用信託內數以百億元計的資產。百慕達沒有任何權力機構或政府部門活躍地監管或管制信託或信託所掌管的數百億元資產。相反,涉訟的離岸目的信託的決策卻由其受益人掌管。

Stoutenburg 強調:「眾信託的運作等同於一個內部交易、私相授受的閉環,將王永慶大部份合法繼承人排除在外。」

追尋公義

這場官司是王博士多年來致力追索其父遺產的關鍵一仗,其勝敗對台塑集團的未來影響至為深遠。假如百慕達法院裁定轉移原屬王永慶先生的台塑股權至秘密信託為無效,這勢將影響台塑現有的管理和控制權。

此外,如百慕達法院宣佈上述資產轉移無效,台灣政府將可獲得1,584億至2,376億新台幣的各種稅款(折合53億至79億美元),足以抵銷台灣政府2013年的2,144億新台幣預算赤字。

王博士總結:「百慕達法院如今有機會認清對王永慶、他的繼承人,以至為台灣人民和政府造成的不公,並為他們平反。我們相信真相會水落石出,公義會得到伸張。」

消息來源 王文洋博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