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左右看:查維斯與佘契爾之死

立報/本報訊 2013.04.09 00:00
左看:強人的政治遺產與身後世界

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與英國前首相佘契爾夫人相繼於2013年春逝世。

同樣作為國際媒體界泛稱為強人政治代表的二人,查維斯引領第三世界國家之間共同力抗帝國與殖民主義侵略的國際團結;他巧用油元調控,濟弱扶貧,甚至餘蔭嘉惠鄰國,藉此縫合拉丁美洲被歐美帝國切開的血管。佘契爾,同樣身為世界矚目的大政治家,身後留給這世界的遺產──公共資產私有化,以貪婪、自利性獨大的新自由主義─過往30年來一如強力病菌,在世界各地迅速蔓延扎根,未能佘契爾病歿而斷根。

查維斯為奉行其所倡議的「21世紀社會主義」,在拉丁美洲長年以來被壓迫的歷史上,試圖進行高難度的區域性整合。縱使面對已/未知美國間諜滲透戰略,採行的強力掃蕩治理引發不少言論自由爭議,但其引領縮小貧富差距的經濟、社會、教育與跨國合作,成效斐然。

反觀佘契爾夫人之死,為何落至廣泛不厚道的歡慶蔚為風潮?這與她對資本主義堅苦卓絕的信仰,以及為貫徹信仰,過度擴張警察權、不遺餘力打壓工人運動、福克蘭戰爭,甚至無論貧富採「齊頭式平等」的人頭稅制等,脫不了關係。

一個政治人物身後的評價,端看其治理期間掌握的公權力,留給後世什麼樣的治理遠見或遺禍。陳虹穎/文化評論人

右看:佘契爾夫人的功與過

自1980年代,英國前首相佘契爾夫人與政治理念相近的美國前總統雷根,攜手共創「新自由主義經濟全球化」的一片燦爛天下後,兩人奉行的「自由放任、由資本主義主導、私營化和貿易機制」,成就後續30多年,國際經貿去關稅保護、國內各重大建設與政策的公私協力、外包制的基礎。

1970年末,佘契爾夫人在那普遍蕭條動盪年代裡的異軍突起,採取自由放任與公私協力,矯正當時的財政困難,並藉私人資本與私企業管理效能,為公共建設與公共服務紓困;這不同於步於其後的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斯,要擺脫經濟困境,查維斯手上運用的籌碼是得天獨厚的石油天然資源。但這世界上沒有多少個國家足以擁有油元,甚至無懼美國外交壓力地揮霍與獨大。

加拿大總理哈珀表示佘契爾夫人是時代性的巨人,難得一見的領導者,「將永傳後世」。但他卻沒有說,佘契爾足資後世記憶、稱頌的,是什麼樣的成果?不諱言:她提供各國政府的紓困模式,也同時帶給世界各地後繼治理者們頭痛的治理難題:新自由主義制度化,代代運轉遺留龐大空頭負資產,使得後繼治理者如果不想面對經濟崩盤,那麼策略八九不離十,只能選擇繼續刺激盲目發展、製造繁景假象,支撐這個金融泡沫謊言,直到安穩下台。陸已興/國小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