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星期專訪》防疫專家蘇益仁︰台灣做好準備嗎? 候鳥南飛 冬季恐爆更大疫情

自由時報/ 2013.04.08 00:00
記者黃以敬/專訪

中國H7N9禽流感疫情不斷延燒,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及疫苗研究所所長蘇益仁直言,台灣與中國交流太過頻繁,而且H7N9流感病毒在發燒前有一至兩天潛伏期、估計二十%感染者可能發燒前就已把病毒傳出去,要以邊防篩檢把病毒阻絕在境外幾乎是不可能!而且疫情警戒會延續到今年冬天,屆時候鳥南飛會有更多病毒散布,恐爆發更大一波疫情。

蘇益仁強調,既然阻絕不了病毒傳播,重要的是台灣能否做好對付禽流感的準備?從病毒監測、短期投藥甚至疫苗研製儲備?台灣其實有足夠專業的防疫體系與能力,且估計不到一億元應該就可研製出H7N9疫苗,但關鍵點在於「決策者」是否真正了解問題、有無智慧及早啟動,為台灣做好萬全的防疫應戰準備。

病毒已蔓延 光撲殺禽類不夠

Q:今年正值SARS發生十週年,當年造成全球七百多人死亡(台灣四十七人),今年又在中國出現H7N9禽流感疫情。有人警告會有越來越多人畜共通的病毒出現?如何看此次疫情?

A:禽流感病毒的傳播順序,通常是候鳥、水禽(鴨子)、陸禽(雞)、到家畜(豬)或人類。例如二○○三年SARS病毒是從蝙蝠到果子狸再到人類,二○○五年一度大流行的H5N1,是目前感染人類最主要的禽流感病毒型別,也是從禽類而來;二○○八年造成全球恐慌的H1N1人類新流感,則是主要由豬隻感染的病毒(豬流感)。此次H7N9也是從候鳥、家禽到人類感染。

這種人畜共通的病毒,在亞洲蔓延又似乎較快且較大範圍,也是因為亞洲人與禽畜共處較多的生活習慣,且各種特殊禽類幾乎都吃,人畜病毒傳播機率自然較大。

這次中國H7N9禽流感病毒的二十一起病例,分布在安徽、浙江、上海、江蘇等四地區,且病例間未必有接觸、關聯性,明顯病毒已蔓延出去,中國華南地區、長江流域應都已淪陷;這些病例已從禽傳人、發展到有限度人傳人,甚至造成人類死亡。

更詭異的是,H7N9對禽類是低病原病毒,感染的禽類未必出現症狀或死亡,反而不易察覺,對人類卻有超過三成的高致死率(禽流感致死率高可達六成),遠高於SARS的十一%,而且不僅禽畜接觸者,連小孩都有感染;不要以為禽類低病原病毒就掉以輕心,危險性可能更強;中國光是大規模撲殺禽類只怕不夠, 更要針對人類防疫做好準備。

H7N9病例隨時會在台出現

Q:政府將H7N9列為第五類傳染病,展開邊境篩檢防疫及境內醫療準備,這足夠嗎?

A:因為病毒感染源是候鳥,目前是向北遷移,因此中國必須注意疫情由華南向北遷移,將監測警戒網向北擴大;台灣要注意的則是,候鳥到冬季又會南飛覓食,因此今年底到明年初的冬季,只怕會有大量候鳥攜帶病毒散布,勢必出現另一波更大的疫情危機,防疫戰線及警戒必須延長。

十年前的SARS還算是較容易監測掌控,因為感染者都會發燒。但是H7N9等流感病毒, 病毒感染後可能一至兩天後才會發燒,潛伏期較長,而且未發燒前就可能透過呼吸道口沫、黏液將病毒傳出去,因此致死率較高,也因此邊境發燒篩檢恐怕無法完全將帶原者阻絕在外,決戰境外是不太可能的;大家要有心理準備,H7N9病毒病例隨時會在台灣出現。

啟動邊境篩檢防疫,主要作用應是要延緩病毒入侵時間,為境內防疫準備爭取更多時間,所以啟動邊境防疫的同時,就須規劃及進行境內的配套防疫措施。

而此次H7N9病毒已變異、會傳染人,更已有人死亡,台灣防疫一定要再提高。WHO、美國已宣布要著手研製禽流感疫苗,台灣也應考慮製造、儲備人類可以用的疫苗,為下一波可能的更大疫情做好準備。

兩岸交流頻繁 禽鳥走私更難防

Q:十年前SARS就是因為中國隱匿而蔓延全球,此次H7N9疫情又出現在中國、而且又是延誤通報;儘管已啟動防疫,但台灣、香港有可能會淪陷?還有哪些可能疫病須注意?

A:全球過去十次大規模流感傳染疫情有七次都是發生自中國,甚至二○○八年發生的H1N1疫情,雖是在香港、越南先通報出現病例,但也是在中國感染的。而現在台灣跟中國的交流,比起十年前更是頻繁,光是旅遊一年就超過七百萬人次;更令人擔心的是,還有許多禽鳥走私或是農產品貨物往來,很多病毒、傳染病根本無法阻絕於外。

不僅SARS、禽流感侵台,過去台灣早已絕跡的霍亂、鼠疫就又出現在台灣,又如台灣已消失的狂犬病,在中國還是頻傳,恐怕早晚也會傳進台灣。

因此,防範H7N9疫情,不能只有機場發燒篩檢等基礎防疫 ,諸如小三通、貨物運輸也都需注意,尤其禽鳥、農產品走私更要積極防止。

此外,對於兩岸往來頻繁的台商,凡是中國有傳染病出現,總會出現一股恐慌性的回流潮,其實這可能是另一股病毒潛伏傳播的可能管道;因此,建議政府也可考慮,讓必須往來中國疫區的台商或旅客,也許可透過醫院管道取得克流感等儲備藥物,讓台商安心、正常旅行,這是避免兩岸恐慌性人口移動的最好作法。

應要自製疫苗 不能只靠進口

Q:在SARS期間,您臨危授命接任衛生署疾管局長,掌舵防疫工程,認為台灣過去建置的防疫SOP程序及體系,面對新疫情還有效用?

A:二○○四年我在疾管局就針對可能禽流感訂出疫苗自製的作戰準備作戰計畫,目標要讓台灣能自製流感疫苗, 不能只靠進口。

二○○八年爆發H1N1人類新流感全球大流行,即是人類第一次真正戰勝未知的新型流感病毒,WHO動員各國對抗控制疫情、更協調藥廠產製克流感及疫苗;台灣也是第一次自己研製疫苗,國光等民間廠商建立合格的人類流感疫苗製程。

就此次H7N9病毒來看,國光生科只要增加禽流感疫苗的人體試驗,就可以把人類流感疫苗的製程轉為製造禽流感疫苗。

內外疫情威脅 防疫戰備須更提升

Q:從SARS迄今,H1N1、H5N1、甚或現在H7N9等各種流感病毒輪番為禍,甚至中東出現新型冠狀病毒也造成威脅,台灣防疫體系需再提升?有何建言?

A:台灣不僅要面對外來的病毒疫情威脅,在國內,其實也有本土性的禽流感疫情必須對付。例如二○○四年起,中南部雞場就發現低病原的H5N2禽流感造成大批雞隻死亡,就如近期彰化又出現死雞。

因此國衛院研發出全球第一個可用於人類的H5N2禽流感疫苗,即將進入臨床實驗,這是要讓台灣具有研製禽流感疫苗的能力與經驗,且可擴大到所有禽流感。

此次H7N9禽流感,只要WHO篩選公布病毒株,國衛院即可研製禽流感疫苗、技轉國光量產。台灣從監測、治療到製造疫苗,都有專業能力因應。但最大問題是「決策者」能否即時啟動因應防疫機制,而且要做到什麼程度。防疫如同作戰,政府應該在人力與經費上給予更大彈性及支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