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客說客話:炮聲無改鄉音落

立報/本報訊 2013.04.07 00:00
■洪馨蘭掛紙(掃墓)時節在客家社會從上元節(元宵)開始,持續到清明,尤其是舊曆2月這段時間,逢週末假日客庄各大公墓區或家族塚、祖塔皆聚集了各氏衍派子孫進行年度墓祭。家族子孫戶數眾多者往往數百人群立於墓園,場面壯觀。客家人沿襲漢人風俗,相信祖先的靈魂同時存在於墓地與牌位上,並依此設計了豐富的祖先崇拜文化。其中,傳統上堂祭分春、秋兩季以及一般節日如過年或喜慶,而墓祭另擇時於驚蟄至春分節氣這段梅雨來臨前的時節。掛紙時節的選定與氣候應有極大關係。也就是利用一期水稻蒔禾(插秧)後難得的農閒期,如此才能有足夠時間與心力,應付少則一穴、多達三、四穴的墓祭行程。南台灣維持各穴分別掃墓之俗仍盛,集中式的家族塚或因土地取得不易,當地仍非主流。因此每年掛紙時節婦女在家中仍有張羅多份牲禮之責,而分散的祖先墓地也需要子孫提前帶著工具前去整理。這段時間常看到年輕媳婦們因前後應付,在即時訊息上貼了真想離婚的自言自語。由於客家人墓祭的日期分散,每個週末公墓區總會升起柴煙裊裊,大多是因為墓祭前清理墓園的雜草雜樹依習慣皆採就地焚燒,加上客家人墓祭與堂祭都有相同的習俗,即在行禮如儀之後燃放鞭炮,作為儀式結束與再生的象徵,所以墓祭在公墓區非常容易產生「火燒杒崗」(火燒山)的情形。為何墓祭要鳴放鞭炮,許多非客籍友人有著不解,認為與表達對先人追思的肅穆懷想的氣氛格格不入。客籍長輩表示此乃避邪之意,就像是結婚時迎娶禮車抵達時以及離去時也都要燃放鞭炮,替新人避邪的意思相同。墓祭結束時以鳴炮註記,象徵著去除掃墓子孫群身上沾染的墓地氣息,保佑著離去之後的平安。由此亦可看到客家文化對於祖先又敬又畏、既親近又懷有禁忌恐懼的態度。墓祭時充滿的紅色也是同樣的含義。許多墓地的塚碑寫法與堂祭阿公婆牌(祖先牌位)誌法相同,子孫依世系依序刻於墓主名諱的左右兩側。掛紙時要用過年時懸黏於門窗上那種正紅色半幅剪花的五福紙,貼上1至3張在墓碑正上方,加上上述放鞭炮之俗,呈現出事死如事生的文化設計。墓祭祭品中一定有紅粄──那種加入食用紅色色素的客家粄類,甜芝麻或甜紅豆的內餡,在墓祭結束後就會從祭品變成眾人分享的食物。若有已嫁女兒或女婿回來參加掛紙的,紅粄也成為送女兒女婿帶走的禮物。當鞭炮聲又再次揚起於客家人的掛紙季時,火藥爆炸響起的聲音變化不大,近些年反倒是專程返鄉掃墓的子孫,明顯操著越來越生疏的鄉音,夾雜著閩語和普通話穿梭於墓祭山間。家族長公開感嘆地說,「莫忘祖宗言」之訓猶在,但祖先們在享用祭品的同時,想執鞭訓誡子孫的動機,或愈發強烈了。(高師大客家文化所助理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