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哈巴狗電台:擲石者的憐憫

立報/本報訊 2013.04.07 00:00
■陳真

常被胸口這顆心所困擾,為旁人所謂小事或一些不關己之事起惆悵,哪怕只是一個眼神,總能記上一輩子。也許一個人的善惡真的不是自己所能決定,而是基因作主,一來到世上便已註定。一個人要是能有所選擇,就如梵谷所說,「我們不會選擇瘋狂」。在我看來,所謂好人其實就是一些不太正常的人,他們像鬼一樣,沒能活在現實的軌道上,疏於計算,時空漂浮。

馬龍白蘭度小時候常撿一些受傷的動物回家照顧,搞得家裏像動物園。他姊說,「你怎麼老帶這些東西回家啊?怎麼不帶些女孩回來玩呢?」好人不一定做好事。在我心目中,馬龍白蘭度就是個聖徒,但我看他好像也沒做過什麼好事,倒是一度整天泡妞。但不管他做什麼,他就是聖徒;聖徒是被揀選的,不是自己所能決定。差別只是在於誰是揀選者?說是基因也行,說是上帝也無妨。

重點是:如果我們所承受的這一切,只不過是某種難解的力量起作用,何其可悲。這麼大的痛苦,以為裏頭有著什麼動人的決志與良善,結果卻原來只是某個染色體在作祟。

另一個「馬龍白蘭度」就是麥可傑克遜(Michael Jackson)。有一回,在電視上看到記者唐突地問他小時候父親對他很嚴厲的事,麥可傑克遜輕聲哽咽回答記者說:「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這一幕讓我很感動。也許你會納悶,這樣一個生活片段有啥好感動?為啥光是這樣一句話就斷定他是聖徒?原因說不出來,但說不出原因並不代表不確定。從一些表面上好像沒啥特別的言行,我總是能看出內在巨大的良善與邪惡。偌大的一種善惡,很難想像是咱自己所能抉擇。套句史賓諾沙的比喻,一顆石頭被人往空中丟,石頭若會思考,很可能會以為是自己在飛,以為是自己選擇了飛行路線與落點。

常想起電影《Thirst》(蝙蝠)裡吸血鬼那段祈禱詞,我配不上這禱告詞,否則我會願意把它刻在墓碑上:「主啊,求祢讓我像血肉潰爛的痲瘋病患,人人閃避惟恐不及;如斬斷四肢的人士,無法移動分毫;求祢將我兩頰奪去,讓眼淚無法流於其上;將我唇舌撕碎,使我無法以之犯罪;拔除我雙手指甲,讓我無從掌握;扭曲我的臂膀,讓我連最輕之物也無法承受;讓我像腦瘤病患般無法做出評價;蹂躪我曾立誓之肉體貞潔,使我毫無尊嚴;置我於永恆恥辱中,以致無人願為我禱告;只求主之憐憫。」

最後一句最讓人感動。當我明白這一切都不是我所能掌握,我只是一顆不知將被拋向何方的石子,只求擲石者的憐憫。

(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