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印尼經濟快速起飛下的隱憂

中央社/ 2013.04.07 00:00
璞玉待琢-談印尼經濟專題(中央社記者周永捷雅加達特稿)臉上沾著汙泥的小女孩站在雨中,低頭望著手上的水瓢,巴不得行乞的金額能再多些。這樣的畫面在雅加達市區存在已久,也凸顯出印尼經濟起飛下的種種問題。

雅加達購物中心前的大馬路上車潮擁塞,天空中還飄著細雨,就在行人穿越道上,1對約莫6、7歲的姊弟,等著綠燈號誌亮起、行人擁入時,上前乞討,偶有外籍民眾停下來,掏出錢包施捨個幾千塊印尼盾(新台幣1元約326印尼盾)。

街道另一頭還有三三兩兩聚集,等待為行人撐傘遮雨討賞、自己卻淋成落湯雞的「傘童」。

根據雅加達省政府社會福利局估計,雅加達地區的丐童近年來有增加的趨勢,目前大約有逾7000名丐童在街上乞討。

貧窮是造成這些丐童無法上學的原因。社工團體分析,這些丐童大多數不是來自破碎家庭、就是父母離異,他們由於未曾受教育,不會閱讀、寫字,更遑論寫下自己的名字。

事實上,雖然印尼經濟成長率連續幾年突破6%,國民所得也不斷攀升,但貧富差距問題仍相當嚴重。

印尼政府統計資料顯示,2012年印尼貧窮人口比例為11.7%,即約有2860萬印尼人處於每月所得不到26萬印尼盾(約新台幣800元)的困境。

已婚、育有2名子女的清潔工夏立福(Syarif)帶領記者走訪他位於鐵道旁貧民區的住宅。樓梯間3坪左右的狹小空間就是他們一家人的住所,而樓梯下1個榻榻米大小的地方就是他兩個小孩的床舖。

夏立福說,他的工作是清洗大樓和洗車,1個月僅能賺15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4600元),不夠一家子開銷。他無奈地說,「我們有許多需求,包括小孩子的花費,不過我們試著利用有限的收入來過日子」。

除了貧富差距外,近年來印尼勞工意識高漲,經常大規模罷工抗議,也造成龐大的社會及經濟成本損失。

印尼去年10月初爆發大罷工,導致雅加達、勿加西(Bekasi)等地至少12個工業區癱瘓,甚至連台商在雅加達郊區的工廠也受到波及。去年底,數萬印尼勞工再度前往總統府抗議,要求修正勞工外包制度、調高最低工資。

如影隨行的罷工抗議潮,加上大雅加達地區最低工資最終獲允調漲逾40%,這些都是不利印尼拚經濟、造成企業裁員甚至出走的導火線。

此外,印尼跟不上經濟成長率的基礎建設也是阻礙印尼經濟發展的絆腳石。

今年1月中旬雅加達地區連日豪雨,加上河水暴漲,出現5年來最大的一場水災,造成逾20人死亡,3萬多人流離失所,市區垃圾堆積如山,經濟損失高達32兆印尼盾(約33億美元)。一場大水凸顯印尼經濟急速起飛的背後,基礎建設的落後程度。

除了水災,「塞車」也是許多印尼人及國際人士的夢魘。統計資料顯示,雅加達塞車與環境汙染造成燃料浪費所產生的社會成本,每年累計達68兆印尼盾。對於講求效率的經濟及商業活動而言,這也是一項相當棘手的難題。

和諧的社會環境絕對是有利國家發展經濟活動的助力。不過,多元族群的印尼社會,時至今日仍可見到不同宗教群體的暴力衝突,而這樣的暴力衝突屢屢登上國際媒體版面,這對意欲吸引國際投資的印尼而言自然是多了些負分。

印尼經濟正以驚人的速度起飛,各項經濟數據都揭示印尼逐漸走向大國之列。不過,就在印尼經濟起飛的同時,反觀印尼國內,不論是貧童、抗爭、淹水、交通或衝突,這些都是力求長遠發展的印尼不得不面對的問題。1020407

(中央社記者周永捷雅加達傳真 102年4月7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