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合作社交朋友 自學孩子不孤單

立報/本報訊 2013.04.04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自學生最常聽到的問題是:「不上學,那你怎麼交朋友?」不上學,等於沒有同儕關係嗎?《德撒律新聞》(Deseret News)報導,自學生奧利佛‧伍德(Olive Ward)的忙碌生活包括和朋友到紐約參觀歷史博物館與附近的文化景點,住在曼哈頓的他今年8歲,在一個小型交響樂團中擔任小提琴手,每週參加固定的藝術雕塑計畫,最近還出席聆聽諾貝爾獎得主肯德爾(Eric Kendel)的演講。伍德家與其他家庭一起到鱈魚角(Cape Cod)出遊,參觀當地的洋芋片工廠。這是自學家庭的社交生活。分享資源 共同學習伍德每天由母親在家教導幾個小時,身為科學家的父親則指導自學團小孩的科學實驗。像伍德這樣與其他自學家庭一起學習,創造了共同合作的機會(co-ops),能夠交換想法、創造學生間的社交機會,並利用父母親的專長指導學生。美國自學生的人數漸漸增加,根據國家教育統計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1999年至2007年數據,美國有2百萬名自學生,其中3%為學齡學生。2007年有84%的自學生為全時段自學,其他則每週到校25小時,11%的學生每週到校上學習時間少於9小時,其他學生則介於9至25小時。2007年統計中,36%的自學家庭希望孩子自學的原因是信仰與道德因素,而17%的受訪者則是不滿意地方學校。全國性的倡議組織家庭學校法律顧問團(Homeschool Legal Defense Association)律師卡瑪卡伍爾(Peter Kamakawiwoole)表示,自學興起於70至80年代。家庭學校法律顧問團成立於1983年,當時自學在30個州仍不合法。現在,每個州政府都有自學法律或承認在家自學的合法性。自學合法性的倡議運動根植於宗教信仰,由於不喜歡美國公立學校系統,也受到學者摩爾夫婦(Raymond and Dorothy Moore)的影響,其書籍《晚學總比早學好》(Better Late than Early)內容闡述正規的機構教育對兒童造成傷害。卡瑪卡伍爾說,關於自學生的學術成就的擔憂已經淡化,因為他們往往在標準化測驗中表現突出,現今的關注是擔心自學生是否有充分機會進行社交活動。與同齡小孩交流自學合作社可以是一個解決方式,作法很簡單,幾個家庭在一起偶爾進行實地訪查、聽音樂或上藝術教室,不斷變化滿足需求。自學合作社可具有結構性,有的附屬在宗教團體下,或是具有共同的宗旨與出席規則。有些要求家長參與學術活動,或遵循嚴格的課程規定,這些都端看家長的選擇。卡瑪卡伍爾說:「自學合作社讓孩子有機會與其他同齡小孩固定交流的社交活動。家長覺得有吸引力,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的長處和能力,提供有趣和充滿活力的學習。」無法取代家長責任從法律的角度來看,利用自學合作社補充學習是好事,但必須小心,合作社提供孩子的教育並不能取代家長的責任,卡瑪卡伍爾指出,自學法律與規範在每個州都不一樣。在夏威夷,家長必須說明自學天數與時間;在紐約州、北達柯達州和賓州,自學生必須要參加會考(standardized tests);在猶他州和密西根州的自學法非常寬鬆,只要求家長陳述他們要自己教小孩。全美各州都認定教育孩子的責任在家長身上,無法轉移給他人。卡瑪卡伍爾說:「自學合作社是很棒的方式,但家長仍須完成他們的需要,你不能允許合作社取代自學生家長的責任。」▲愛荷華州聖查爾斯(St. Charles)一戶在家自學的孩童,於自家草坪玩盪鞦韆,圖攝於2011年9月30日。(圖文/路透)奧利佛在學齡前就參加了自學合作社,和許多家庭一樣,他們在不同的合作社之間進進出出,偶爾參加一個以上的合作社。記者訪問的自學家長表示,在團體之間流動,取決於每個家庭中孩子的興趣、時間和需求。分擔教育責任可能一陣子輕鬆,但不總是如此。一個孩子可能會喜歡的運動團體,另一個可能偏好藝術和音樂團體。伍德說:「紐約是非常好的自學場所,我們在認識埃及時,就到大都會博物館參觀丹鐸神廟(Temple of Dandur),而自然歷史博物館則有無窮盡的資源。」他們現在也計畫讓3歲的女兒在家自學。奧利佛最喜歡待在博物館的探索室(Discovery Room)和朋友一起用望遠鏡和顯微鏡學習。無論是參加自學合作社或在家和媽媽一起讀書,他都很喜歡。奧利佛說:「我兩種都喜歡,我想。我真的很愛和其他朋友一起玩,當有不認識的孩子,我很容易與他們作朋友。」住在猶他州的雪佛維爾(Kristen Chevrier)5名子女全部自學,參加過許多自學合作社,在一個結構完整的合作社中,要求她指導一個科目,每週上課兩天,子女每週則參加合作社三天。雪佛維爾說:「壓力很大,我認為自學過程中有過掙扎。」她覺得比較不正式的合作社運作較好,和其他家長每週輪流上課一日的作法較適當,可以讓孩子從其他家長的教育專業中學習。雪佛維爾喜歡為孩子全方位的戲劇課,孩子製作一齣戲要自己寫劇本、設計舞台、製作戲服和化妝。課程多元有彈性地方性的自學合作社可以交流地域內的自學動態,全國性的保護傘組織的典型作法則是贊助合作社的教學活動於網路上公告。基博(Donna Keeble)住在印地安那州的戴爾(Dyer),他擔任自學合作社伊利安那自學家庭社團(The Illiana Homeschool Society)的召集人,成員來自伊利諾州和印地安那州相鄰的大芝加哥地區,其宗旨為所有家庭提供社會與教育。成員參與印地安那州自學資源團、遊戲團體、媽媽之夜、德文口說團體、經典教育團體和讀經團之前必須簽署信仰條款。基博嘗試過正式的自學合作社,其彈性類似雅虎網站的家族社團。透過家族資訊,自學者可以找到其他地區的自學合作社,一起計畫見學團,像是以團體取得博物館、表演和演唱會的優惠門票;在活動中,自學生可以和老朋友見面,也認識新朋友。基博的自學合作社囊括很多種課程項目。像是一名虔誠的猶太教徒在基督教福音派的團體中可能會不自在,他認為有些家長不會希望參與所有的課程,所以允許家長彈性選擇參加非正式課程。有的活動具有教育意義,有的則單純聯誼。已執行10年的溜冰之夜每星期至少有40名成員參加,最近的串珠鍊活動在公共圖書館的交誼廳辦理,每次約有30名學生到場。過去兩年來,基博的18歲女兒透過雅虎家族主辦了自學生舞會,公開予自學生攜帶公立學校學生參加,青少年們穿著正式服裝進入租借的大廳空間,裡頭有佈置、點心、音樂DJ和攝影師。適性滿足孩子需求瓦‧路恩(Van Loon)曾在《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部落格中談及,有時候自學團體成為嚴格的組織的原因,是因為許多自學者避免進入公立或私立學校,儘管挑戰很多,合作社的方式有其價值。路恩說:「自學家庭如果不把自己放在孤島上,他會就能一起成長。」不過,完美是不可能的,她補充:「自學團體會議不是同樂會,自學不是不會遇到恰北北的女孩或搞小團體的媽媽,這種情況有些困難,所有的同儕壓力都會遇到。」自學合作社的優勢彈性大,如果運作狀況不佳,可以輕易退出,依照孩子需求尋找他處。雪佛維爾說:「每個家庭有不同的面向,自學最棒的優點之一,是我可以強調孩子的需求,而不是把他們通通丟進同樣的課程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