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庫巴之火:原住民族語認證可以「暫」停辦理?

立報/本報訊 2013.04.04 00:00
■Pasuya poiconü(浦忠成)收到一位刻在台大攻讀博士班的年輕族人寄來的信件,說明她原想以族語認證方式通過學校規定的第二外國語能力要求,卻因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委外辦理的族語認證已經停辦,以致無法如願,如今要在極短時間轉而以其他外語能力申請,實在難以達成云云。原民會的回覆是:「自90年度起舉辦一般族語認證考試,原係配合教育部九年一貫課程本土語言教學政策,作為徵選族語種子教師而辦理此資格考……認證考試辦理迄今,通過認證且取得合格證書者計8,621人次,而實際擔任族語教師者約計1,200名,族語師資充足,實已達成政策性目標。」「鑒於歷年辦理族語認證考試均屬於單一級數之考試,無從檢定應試者之族語能力,即著手研議相關具體改善措施,並規劃族語分級認證制度。將妥善運用現有人力及本(102)年度族語認證節流之經費,全力備妥相關配套措施……是以決定將102年度之原住民一般族語認證考試暫停辦理」,官腔官調,八股十足!原住民族族語認證在2001年開始辦理,當時力主推動族語振興的原民會主委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倡言「用功利的箭去攻打原住民,不會講母語的原住民學生,聯考不要想加分」;儘管當時原住民族社會對於這樣的政策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但是這幾年來原民員會猶然堅持辦理。由始創期的社會人士族語認證,以迄現在納入國、高中學生為升學優惠而辦理的認證,這樣的政策與措施確實是原住民族文化歷史上重要的一章,其正面意義在於:一、獲得國家政策與經費支持。國家擺脫過去同化的政策思維,依據多元文化教育的理念,視原住民族語言為人類多元文化資產之一部分,期待其繼續傳承與發展,並挹注經費與資源,將族語復振納入施政項目之一環,對於曾經長期處於少數、弱勢民族而言,這是一種文化的積極補救與轉型正義。二、增加族語學習與傳承。誠如許多實驗與研究發現,族語認證並非傳承並挽救瀕危語言的最佳選擇,卻能在制度上增加原住民接觸與學習族語的機會。成年人藉由認證重新認識族語並釐清其存續的意義與價值;不少通過認證者經由培訓成為族語師資,傳承團隊逐步建立;而認證必須的認證專業人員、課程教材及題庫也有助於形成永續的族語發展體系。其消極面則在於該機制並非自然的族語習得情境。社會語言學者認為營造語言習得包括集體、互動、自然與自由的學習環境,比較能學好語言並長期維持學習動機,而認證制度則是個人、封閉、非自然與自由情境機制,一旦離開這種固定與僵化的機制,個人就很難繼續維持學習動機,其學習成效有限,而且容易遺忘。惟族語認證仍應持續辦理。原住民族語言文化確已面臨極度危險的境地。201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卲族、沙阿魯阿族、卡那卡那布族等語言列入「極度危險」,噶瑪蘭族、阿里山鄒族、卑南族等為「瀕危語言」層次,因此族語復振並非純屬學術論題,而是這樣的珍貴的文化資產能否存續的嚴肅問題!現階段原住民族社會對於族語傳續如何真正找到活路,確實都在關切,語言學者力倡珍惜並維護這種珍貴語言的呼籲也一直不斷。情況如此,認證卻停辦了!今年開始,國家考試客家行政類科應考人將考客家語,這是主管部門的硬頸與guts,應該按「讚」!原住民與認證卻要「暫」停辦理。台灣頂尖的大學願意讓原住民族語言成為研究所學生選擇的第二外語,這是如此尊重多元文化態度,也是何其可貴的事!我們的主管部門卻以檢討、研議的行政事項推託停辦的原因。對於如此危險的語言文化,其推動還有檢討、研議的空間嗎?投入更多人力、經費資源之不暇,我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虛耗?(成大台文所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