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借卵產嬰 置換粒線體引發遠憂

立報/本報訊 2013.04.04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英國生育管制機構,為激進的基因療法鋪路,允許從第3人身上取下細胞物,再運用於未來的新生兒。據《半島新聞網》報導,人類生殖與胚胎管理局(The Human Fertilisation and Embryology Authority)近日向政府建議,無證據可證明置換粒線體(mitochondrial replacement,一種先進的試管嬰兒技術)是不安全的,相關部會將決定,是否允許這一技術的使用。批評者表示,這是滑向「人造寶寶」時代的前奏,並預言「消費者優生學」的世代將來臨,此舉將對人類造成災難性影響。非政府組織人類遺傳警示(Human Genetics Alert)的醫師大衛金(David King)說:「之前有5、60個國家做出共識,指出我們不該操縱人類『種系』,種系是指能孕育新生命的細胞。」大衛金說:「這是政府官方頭一次同意跨越紅線,而一旦跨越這條防線,就很難不往下一個階段走去,也就是全面的基因工程。」粒線體在身體細胞內呈雪茄形狀,是提供細胞能源的器官。如果粒線體有缺陷,身體所需的能量不足,可能導致肌肉無力、失明、耳聾、癲癇、心臟衰竭、早發老年癡呆症或死亡。每2百名兒童,就有1人粒線體異常。這項技術主要針對粒線體基因突變的女性,想以自體基因繁殖後代,而非仰賴捐贈卵子。治療方式需要將一顆捐贈卵子的細胞核和染色體移除,但保留健康的粒線體,在受精前或後,植入欲懷孕的女性卵子的細胞核,再將受精卵放進子宮。接受這種方式受孕的新生兒,出生後不會遺傳母親的粒線體缺陷,子女之後的生殖也不會受到影響,基因內容永遠改變了。HFEA表示這項技術安全,去年底經過諮詢後,獲得廣大民眾支持。專家憂心新生兒健康風險被諮詢的成員表示,對於有遺傳病變的家庭,這項技術的潛在好處遠大於倫理考量。HFEA主席亞丁(Lisa Jardine)表示:「儘管有些人擔憂技術安全,我們發現他們相信科學專家,立法者明白技術可實際上路的適當時間。」英國規範生殖和胚胎的法令不允許生殖細胞或以基因療法治療遺傳疾病,但是在2008年允許粒線體技術。這些療法在臨床上尚未合法,但英美科學家都認為通過是遲早的事。HFEA承認這項技術有可能讓新生兒長大後衍生認同問題,因為他的基因來自家長2人之外,還有第3人。相關單位建議衛生部不應讓這些子女知道卵子捐贈者。提倡這項技術的倡議人士說,粒線體的DNA估計只占2萬個基因當中的37個,認同問題並不存在。科學家擔憂,將卵子的遺傳物質交換到另一個卵子,基因表現可能會改變,即所謂的表觀遺傳,可能對人體健康產生深遠影響。科學家們呼籲,應進行更多實驗,確保這個技術不會造成永久新生兒或後代的傷害。表觀遺傳是指基因表型改變,但DNA並沒有改變。然而,批評者堅持HFEA是淡化表觀遺傳的風險,強調新技術可抵抗疾病為由,公眾絕不因此反對。大衛金說:「這些技術遠超出任何胚胎侵襲和其複雜性,所以它會對兒童造成嚴重的健康風險並不意外,而HFEA拒絕強調風險。」大衛金提出反對技術合法的證據。人類扮上帝 繁殖優秀人種不過,現今的辯論則是在強調這是否預言著「優生」的世代到來,透過繁殖實踐理想的人類往往與政治和種族極端主義有關連性。HFEA的報告書中承認,有些參與者認為,人類是在「扮演上帝」,嚴重的話會產出「人造寶寶」以及人工流產不健全的胎兒。紐約醫學院(New York Medical College)細胞生物與解剖學教授紐曼(Stuart Newman)對於粒線體置換技術提出嚴厲批判。「最終這可能變成一種消費遺傳的形式,一旦這門打開,使用遺傳複製去改變未來人類的生物特徵,誰會去規範這些是必要的改變還是只是膚淺的表徵?如果你放寬遺傳工程改造未來人類的禁忌,每件事情就會待價而沽。」紐曼說。他辯駁,這項技術並非醫學,醫學是治療疾病,但是改變未來人類,這比納粹德國強制絕育計畫還嚴重。他提到這項技術的潛在商機,是研究單位可以向政府和企業籌募科研經費,此舉可能鼓勵英國科學單位支持未經測試的程序。生物倫理學家一直對這些考量不屑一顧。亞丁則堅持這項技術將僅用於粒線體疾病的治療。曼撤斯特大學生物倫理學教授哈里斯(John Harris)認為,HFEA的建議只不過是允許將生殖技術的使用範圍擴大。他說:「每個家長都希望生一個健康的孩子,如果優生學是一種實現願望的方式,那這個現象就會普遍。」「真的考慮使用這項技術達成願望的案例很有限,他們的孩子可能幾乎會遺傳粒線體疾病,所以開放的幅度有限,我不認為會變糟,這是無稽之談。」哈里斯說,社會的倫理辯論,會發揮監督的作用,防止這種療法被濫用。「有些人認為,這是開啟設計嬰兒的潘朵拉盒子,但是劇情不會這樣走,也許我們社會可以決定界線。關於置換粒線體,我們不是在談人造寶寶,我們是在談生與死。」他說。

社群留言